槍槍無奏

风光霁月当缓缓收卷。




微博搜id。

记一个三日一期

——

“一期唷,若人一生只同蜉蝣,那世间情爱亦朝生暮死,聚聚散散,何欢何苦?”
“聚有所欢,离有所苦……大概如此?”

——

何欢何苦…吗?

“…三日月,”审神者伸出手横在他眼前晃了又晃,“您在听吗?”
“哈哈哈,在的、在的。”三日月宗近从回忆中挣脱,如梦初醒地眨了眨眼,深幕似的瞳中却仍映着大阪城的归山晚月,他摇了摇头,似笑非笑:“既生如蜉蝣……当是,生聚有所欢,死离有所苦。”

——

山川万古作伴,春秋一晌而过。
怕是众生缘分,迟来却顿悟。

———

(如果我活着写完秘则为花的话就会写的)下一个三日一期。:D这么说是不是等于下辈子再见了所以不打tag(乌鸦嘴.jpg
日推《谓风》过后的脑洞,双笙笙唱“梦过春来梦过秋去还将...

2017-08-09

文人相輕,自古而然。
如果做不到令我感到敬佩或訝異的程度,還請不要輕易來指教我。
謝過。

2017-05-01

[三日鹤/安清]Killer will not have REST.

标题不是写的那样你们听我解释(我不是我没有.jpg

Lof屏蔽我一万次了我也没有办法啊……

看不了图片就点我吧


2017-04-08

[三日一期]秘すれば花なり - VIII

秘すれば花なり


さびしさや 一尺消えて ゆくほたる

流萤断续光,一明一灭一尺间,寂寞何以堪。


八 


【归雁】


“……失礼了。”一期一振压下了忍不住抽动的嘴角,恍惚间想起了结界的神铃并没有过过于激烈的响动,这才在心里无声地松了口气,收了势暗地里打量着这位行动隐秘的来访者——他一身干净明眼的雪白,衬得原本就纤细的身板更加地清瘦,同色的羽织上挂着细长的金链,端口别在胸前的纹章下,一期一振要眯起一点眼睛,才能大致上模糊地看出那是展翅仙鹤的铭文。莹白兜帽下探出一小截发丝,和服领口露出一片皮肤,都是近乎透明的白,仿若下一秒就会...

2017-04-03

[三日一期]秘すれば花なり - VII

 秘すれば花なり


花の色は 移りにけりな いたづらに 

わが身世にふる ながめせし间に

忧思逢苦雨,人世叹徒然。春色无暇赏,奈何花已残


七、


【暗灯】


“……こい,一期一振。”


明蓝的闪光落在他的手中就成了纤细的刃,原本银亮的刃身上却有一处深色的污斑,可见地泛着黑紫的气息。几乎是同时,那黑紫的污斑纹路随着一声灼烧的嗞响,顺着刀柄处的那只手,跗骨之蛆似的一蹿而上,手指,掌心,手腕……

“三日月殿,你……!”一期一振被他握在手中,声音有几分无奈,几分激动,几分不甘和几分意味不明的苦。完全可以不去看,他就...

2017-03-29

[三日一期]秘すれば花なり - VI

秘すれば花なり


色は匂へど 散りぬるを  我が世誰ぞ 常ならむ 

有為の奧山 今日越えて  淺き夢見じ 醉ひもせず 

(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1


六、


【浮槎】



“一线!”

一期一振扬手狠狠地一划,弧状的气刃携夹着扯裂开空气的刺耳嗡鸣,直直地朝上劈去。

他回身扑向三日月,两人滚作一团,迅速地避开了从天而降的,仿佛能够掀起楼房一阵惊天动地摇颤的妖怪。


嘶——

怪物发出不满...

2017-03-27
1 / 9

© 槍槍無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