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槍無奏

“刷牙玩手机大师。”





开放授权。
只回复近期更新和问题留言。
时常出现bug收不到at。
私信会看,努力回复。
我也永远喜欢你。

[全职高手/叶喻相关] 极北光 009—014 (中)

 







        009



    第五赛季无论蓝雨还是嘉世都没能挺进总决赛。
    蓝雨新晋队长喻文州在公众面前笑得极有分寸,面对记者的长枪短炮和尖锐的问题他也没有多做解释,只是淡淡然的说着我们明年再来。
    从会场出来的喻文州长出了一口气,拿出手机确认时间,想想顺便送出一条消息。




    喻文州  20:06:08
      还是输了。




    他站在后门门口等了会儿,门外渐热的天气和会场里开足马力的空气仿佛两辆动车相撞,让人不由得皱起眉头。


    一叶之秋  20:09:33
      很明显需要继续努力,接下来只有看嘉世了。
  

    喻文州把发来的消息小声读了一遍,想象中叶修的语气应该是软趴趴没什么力道,但是尾音往往不自觉地往上微微扬起来,小勾子一样。
   


    喻文州  20:10:08
      加油。^^ 
      光说可不行。


    而次周嘉世也紧随蓝雨之后离开赛场的事实充分地证明了“光说不行”的绝对性。
    第五赛季嘉世蓝雨提前离场,虽憾却无法忽视其暴露出所有亟待解决的问题,喻文州更是亲力亲为地找到每一名战队成员谈话,一时间也是忙累无比。
    叶修没有那么重的担子,但不知是否是有所错觉,他总是在嘉世嗅到一股风雨飘摇山岚满楼的味道。




    两人的交流仍在保持,而且有更进一步的趋势。
    双方战队的退场给了他们一个深入交流的机会,对其他战队的评判也就随之聊得更加深刻。……除了这点,硬要说还有什么不同,那大概就是睡前的几句闲聊中会牵涉到荣耀以外的事情,或是衣食住行,或是琐碎趣事。
    大多是喻文州讲,作为一个尽职尽责的好队长,他总有那么一些挑出来黑队友的素材。



    第五赛季对于比赛的闲扯,两人最多的词汇送给了微草的队长,第三赛季最佳新人,魔道学者,王杰希,对于这个为了团队而放弃个人风格的魔术师,评价不可谓不高。
    而话题的主角也没有辜负二人的预期,第五赛季用收放自如的姿态,优异的操作意识和团队配合水平震撼了职业圈,摘下微草历史上的第一冠,决赛结束,各大电竞新闻纷纷对这位魔术师进行报道与采访,在刊登的稿件中,几乎所有的报刊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change”
    喻文州翻了翻放在手边的报纸,环顾一眼训练室里逐渐进入状态埋头训练的队友,娴熟地拉开QQ列表发送消息。




    喻文州  09:35:06
      蓝雨也在努力地改变中。




    叶修并没有回复,应该是在训练。他也只好关闭了聊天窗口后也专注地将精力投入进训练软件中。
    再次收到叶修的回复已经是当日晚,喻文州刚洗了澡刚从浴室里擦着头发出来,摆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提示有新消息,叮咚一声响,动静偏偏还不小,吓得喻文州差点脚底打滑。
    他走过去把吹风机插头插上,才低头去看手机屏幕。





    一叶之秋  22:05:22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背负希望远方夕阳手牵着手一路狂奔?




    喻文州看见消息先是一愣然后忍不住笑出声,发梢上的水滴积坠,晃动几下便砸在触屏上溅开小水花。



        
    喻文州  22:06:06
      朝着好的方向。





    叶修看着这条消息双手搭在键盘上,似乎出了一会儿神。他拉开电脑桌一侧的抽屉,从层层叠叠压在一起的纸张下面掏出一张账号卡。
    是一张第一区的首版卡。
    他把卡片翻了个翻,似乎想了什么,又什么都没想。
    他重新将卡放回抽屉里。




    好的方向……吗。









        010



    第六赛季在孙哲平退役,繁花血景消失在联盟中的背景下,在喜愁不一的声浪中轰轰烈烈的开始了。
    蓝雨从常规赛开头状态保持得极好,积分一路领在前五位置稳打稳扎的杀入季后赛。嘉世紧随其后,虽然之于一个创立王朝的豪门战队来说,这般战绩并不足以令人满意。
    季后赛第四轮半决赛,嘉世对战主场微草,团队赛中微草以微弱之势拿下王朝嘉世,再一次狙击了斗神冲击冠军的步伐。嘉世遗憾退场。
    而喻文州却在当然观看嘉世的比赛中找到转瞬即逝的违和,像是鱼尾摆动式牵引起的水流,不规则的晃动一下又消失,他皱起眉头想到去询问,却又放松下来,发现自己并无立场。他按灭方才点亮的手机招呼着队友回宿舍休息,却接到了一条意料之外的消息。





    一叶之秋  21:48:09
      这次嘉世先走了,你们蓝雨继续努力哈,不要年年都是“下次再来”。





    还没等喻文州回复过去,对面又炸来一条消息。





    一叶之秋  21:48:20
      努力去赢吧,拿下冠军有奖。

     喻文州  21:48:55
      嗯?是什么?

    一叶之秋  21:49:08
      /大兵  你猜?
      




    同样是还没等喻文州开始猜,叶修就递过来一条消息说要睡觉强制的结束了话题。喻文州无奈,也只好起身关上电脑退出训练室。





    第六赛季半决赛,嘉世被微草狙击,上个赛季的亚军百花也遭遇蓝雨,被蓝雨干脆利落的斩落马下。终是微草与蓝雨站上了最后的赛场。
    开场时分蓝雨并不占优,看起来甚至落于下风,但喻文州面色平静,操作仍是不慌不忙,黄少天亦尽力周旋,神色冷然,等待着那个最大的机会。
    就在蓝雨第六人替换入场后,微草的阵型终于在喻文州的极力引导下出现巨大的破绽。
    ——机会!
    夜雨声烦毫不留情的切入战圈,冰雨出鞘,刀光剑影炸开在不大的投影屏幕上,底下的观众忍不住随之一起惊呼。
    微草方短暂的被动后决定集中火力带走蓝雨指挥喻文州,而就在此刻,夜雨声烦横剑直立在索克萨尔身前,俨然一派守护的姿态打乱了微草的集火节奏。也是在观众们惊诧激动之际,战术配合开始起了效应,黄少天的垃圾话也是一句接一句的开始对微草进行狂轰滥炸。在明显的不适中微草难免会暴露些许不稳定的因素,再遇上喻文州拿手的错误引导,蓝雨实现绝杀逆转。


    偌大的屏幕上,“荣耀”二字分外亮眼。


    比赛结束。


    喻文州摘下耳机时还有些呆愣,他左右看了看,队友们的神情或疲累或激动心下有些茫然。
    结束了?
    ……冠军。
    似乎是很久之前他也没有信心会办到的事,似乎是很久之前还在训练营的他没有想过的事,似乎是更久以前,接触荣耀,喜欢荣耀的那段时间想都不敢想的事。
    一直到主持人在台下呼唤新晋冠军蓝雨战队,他才调整好心情从比赛台上走下来。
    观众在双方握手后或是真挚或是场面性的给予这个首冠热烈的掌声。
    喻文州捧起奖杯的时候笑了,并非礼节性的场面化的微笑,他笑弯了眼角,表情柔软,他咬住下唇却止不住不自觉上翘的唇角。




    这是蓝雨长途奔跑六年后的第一杯聊以解渴的水。
    



    叶修缩着身子蜷在会场一个及其不起眼的对角座位上,他随着热烈如潮的掌声一起拍了拍,然后歪在扶手上看喻文州把冠军奖杯递给一边讲个不停眼眶通红的黄少天。
    他知道,眼前这个少年将成为蓝雨基石一般的存在,而黄少天将成为最锋利的剑刃,斩破一切。
    未来的蓝雨,剑锋所指的地方,诅咒也将如影随形。


    他小小的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提前退场。





    

    夺冠之夜自然不能如此平静的过去了,蓝雨竟然有黄少天这么闹腾的副队,底下的队员自然也不都是安静的美男子,蓝雨一行人在回到宾馆后便狂性大发,一箱子听装可乐被摇着摇着喷了个干净。黄少天从最开头追着人喷到被人追着喷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钟,他惊叫着抓着喻文州挡在旁边吵郑轩嚷嚷。
    喻文州拿着一听可乐笑眯眯的被推来搡去,最后轻轻的叫了一声“少天”,黄少天刚歪过头去想问什么事,喻文州就抬手叩开拉罐喷了黄少天一脸。
    ……于是喻文州也被迫加入战局。






    疯累了的一群人纷纷做鸟兽散,顶着湿透的头发拎着湿哒哒的衣服钻出了喻文州的房间回去洗澡,留下蓝雨队长一脸无奈的看着凌乱到极致的房间努力思考着去隔壁找人挤一晚上的可行性。




    







        011



    喻文州刚刚把头发吹干,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就催命连环不停地响起来了。
    他跪在床上爬过去,抻长手臂把手机捞了来,动作倒是连贯,只是看到来电人那一刻他开始犯起迷糊来。


    苏沐橙?


    怎么会想起大半夜打电话来?礼貌的祝贺需要电话吗?
    喻文州满腹疑问接起电话,而对面轻巧的一声试探将他打得手足无措。
    “……喂?”
    是软趴趴的,没什么力道的嗓音,有些沙哑的嗓音透过电话兹兹的电流声小刷子似的搔着耳朵,尾音仍是不自觉的朝上扬起,像是带着笑意一样的随和,周围的环境有些嘈杂,似乎是在闹市街区,甚至能听到小摊小贩的呼喝。
    “……叶秋?”喻文州翻了半个身,发现压到了胸口,闷闷的不太舒服。
    “是前辈。”叶修承认得到是很快,“你们蓝雨的冠军之夜庆祝完了吗?”
    “完了。”喻文州也坦诚,“叶秋前辈有什么事吗?”
    “我在B市,”电话那边传来啪嗒一声,似乎是打火机的声音,“嘉世队长想借新晋冠军队队长一用,你看行不行?”
    喻文州一把捂住听筒,不可置信地拿开了,又笑了,弯着眼角拿回来,“好啊,冠军队队长同意了,前辈在哪里?”


    电话另一头迅速的报了地址,喻文州查了查车程让他原地等个十五分钟,然后翻身起来套上干净的外套出了宾馆拦车赶过去。





    赶到地点后喻文州几近一眼就能发现坐在大排档门口靠最边上抽烟的叶修,穿着简单,灰色的衬衫黑色长裤,脚边已经扔了一大堆烟头。
    喻文州走到他对面,自顾自的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叶修把最后一根烟杵灭在脚边,抬头扫了他一眼,挥手让服务员来点菜。



    “所以前辈之前说的冠军有奖是请我吃饭吗?”喻文州笑着将菜单递还给服务员转过脸来看着叶修。
    “你想多了,我只是没吃晚饭很饿而已。”叶修掰了一双一次性筷子,想想颇有绅士风度的递给了喻文州。后者道了一声谢接下来。
    “前辈提前进场了?”
    “是啊。”
    “比赛结束出来怎么不吃?”
    “这不是等你吗?”
     敢情还是我的错了。喻文州愣了愣,菜就已经上来了。而叶修一边毫不介意的一挥手招呼吃吃吃一边……就真的埋头开吃。
     喻文州无奈,只得跟着低头,当做吃宵夜。



     席间也是隔三差五的聊着,从第一赛季开始,联盟的日新月异的变化,到每一届的新秀都被提及,也许仅是三言两语,但二人总能交换一个你懂我懂的眼神。



    吃完这一顿后叶修并没有提议送喻文州回宾馆,两人一前一后顺着一旁的路边走边聊,深夜的街道上并没有多少人,何况天黑也就不存在担心有被认出的风险,喻文州跟在叶修身后也是走的轻松,加上拿了冠军的愉快也是没什么介意的。


    再往前就能看到宾馆大门了,叶修还是没有开口提所谓的“冠军有奖”
    喻文州无奈至极,也只好再次开口:“看来前辈说的奖励还真的只是一顿饭了?”
    叶修闻言停住脚步,没有开口却是点了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转过身来直勾勾的看着他,棕褐的眸子里沉着街道旁彩色招牌灯的亮色,他对上喻文州疑惑的眼神,偏头笑了。
    他朝喻文州走了两步,张开双臂将与自己身高不相上下的人揽住,沉着声音说出祝贺。
    他说,“恭喜夺冠。”






    喻文州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也不知觉的回抱了一下,他只好软着声音给自己圆场,“谢谢叶秋前辈……”
    “是叶秋。”
    “……”喻文州沉默了一下,似乎是被自己的某个突如其来的想法惊吓到,但他却笑了,笑得愉悦开怀,“这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你想的意思啊。”叶修坚定的跟他打哑谜,顺手把人松开退了两步,食指中指的指缝间夹着还烧着的烟送进嘴里,火光一明一灭,一大截灰色的灰烬就掉了下去,“你要不要自己来试一下看看你想的对不对?”
    喻文州还在笑,他抿唇想了想,应了下来,“好啊。”
    他看着叶修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忍住笑上前几步摘下那根快要烧尽的烟,自然的将手搭在叶修的肩膀上,将有些唇贴上对方的。



    干燥的唇角被唾液濡湿,阖起的牙关被强硬地撬开,闪躲的舌尖被对方的唇齿捕捉,口腔的所有部位一一失陷。


  


    喻文州眯起眼睛,盯着叶修紧闭的双眼,像是在数他的睫毛。




    “怎么样?”结束一吻,两人都有些喘,但都笑的开心,叶修问他的时候笑得得意,眼里像是亮着光。
    “……有点呛,”喻文州也笑,嘴角眉梢往下弯出一个漂亮的弧,“意料之外的……挺好。”
     叶修耸肩,伸手去勾喻文州的,夏夜的风带着热度却吹的两只手幽凉幽凉的,“没地儿去了,新科冠军队队长求收留,一晚上就行。”


     喻文州本想回应一声好,但是一想自己房间里那一堆狼藉,只好苦笑着递了一个眼神。
    “不是吧?你们难道几个人一间?”
    “不……”喻文州把快烧到手的烟扔掉,“少天他们疯的太过,现在房间里住不了人了。”
    “……年轻真好。”








        012





    最后叶修还是留宿了,留在喻文州楼上的房间。他用新科冠军队队长的一个签名换得了一个无身份证登记住宿的机会。




    标间两张单人床,喻文州坐在左边那个,叶修在用浴室,他拿着手机刷了刷微博,黄少天意料之中的发了一篇特长的微博来表达自己夺冠的激动心情,蓝雨的官方微博也贴出了喻文州捧着奖杯,全队在台上鞠躬的照片,各家战队官博面子上都纷纷转发祝贺普天同庆。
    他拍了一张衣袖可乐湿透现在已经沉淀成一片棕褐色的蓝雨队服,附上一句冠军之夜,晚安,以及一个微笑的表情,按了发送便放下手机准备睡觉。



    叶修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他刚躺进被窝里。他闭着眼睛像是无意识的开口问他,
    “你明天上午回H市?”
    “估计要下午。”



    “嗯?”喻文州睁开眼看他,神色已经带着朦胧的睡意,“有事吗?”
    “沐橙让我给她带礼物回去呗,”叶修伸手把床头灯调暗了些,“说是把手机借给我的报酬。”
    对床的人压着嗓子低低笑,声音蒙在枕头里有些模糊,像是闷声闷气的哼声,尾音软软的,“……自己怎么不去买个手机?”
    “嫌麻烦。”叶修缩回手拍拍枕头,看着眼睛已经闭上,累得接近睡着的喻文州,他叹了口气。


    “年轻人还是太嫩了。那?晚安?”
     房间里的沉默了持续了快三分钟,叶修已经准备闭上眼睛睡了,对床才传来一句回应,不怎么清晰,声儿细细小小,像是无意识的呢喃。
    “……安……”




     这是两人有交集两年来第一次亲耳听见的道安。
     




    第六赛季蓝雨拿下意料之外的一冠,各大战队官方博客送来的祝贺里当然包括微草,但是微草粉多少不称心的多,于是蓝雨微草两家粉丝以微博上某个粉丝一句不太规整的地图炮为起因,一场规模非同凡响的掐架就此开启。
    黄少天刷刷微博看见一篇恶意重伤喻文州的PO都快笑DIE了,举着手机让喻文州看,喻文州随便扫了两眼也跟着笑。长篇是长篇了,其中漏洞百出不说还有多少胡编乱造也是不需点名。
    当晚与叶修的聊天记录里多了这张图片,显然叶修也是笑得不行不行的,他告诉喻文州说不行不行微草粉的战斗力跟他们队长俩眼睛似的战斗力太不均衡了。然后“想当年”了一把霸图粉的“亲切”问候才去休息。
    第六赛季属于蓝雨的夏天,才真真正正的来了。










        013.



 

    第七赛季蓝雨发挥稳定,而嘉世却在一次又一次的战役中下滑,外界之于嘉世的报道一天一天更趋近于“斗神状态下滑”,而嘉世也颇对得起各大报纸,季后赛第三轮就与联赛说了拜拜,卷起铺盖哧溜往回去了。
    喻文州也是茫然的,嘉世的比赛每场都看这已经是他几年来的习惯,没能看出“斗神状态下滑”倒是看出了团队赛上隐藏在指挥下的杂乱无章。其内有配合失误,支援缓慢,站位走位的细节问题。他也不方便去询问叶修,毕竟后者聊起天来也是没提到过一句相关话题。

    第七赛季季后赛后半程,百花战队的弹药挟着雷霆万钧之势横扫联盟,张佳乐铁了心要在第七赛季最后疯一把,无比绚丽的百花式打法再一次出现在灯光耀眼的舞台上,一路笔直的朝着冠军冲去,最后却被魔术师王不留行斩落马下。
    赛季末,微草夺冠,张佳乐退役。
    


    虽然微草再一次夺得了冠军,但他们对蓝雨的仇视则更上一层楼,微草在第六赛季的失之毫厘,便于创世纪的王朝嘉世差了千里。
    七赛季的夏休喻文州去了一趟H市。
    ……当然,是陪父母旅行。



    七八月正是热时,每天走过H市的大街小巷都会出一身汗,甚是磨人,蓝雨队长更是陪着父母游西湖上苏堤,西湖南面的苏堤南起花港观鱼,北接曲院风荷,也实在不愧于西湖十景之首,
    回了宾馆,喻文州把自己扔进床铺里,正对着空调躺得直挺挺的,缓了好长一会儿才想起去兜里摸手机,点开QQ选出几张西湖的照片发给黄少天,才给叶修发了条消息说H市的夏天真够热的。
    叶修回了他一句是啊才发现有什么不对,赶紧又问,
   “你在H市?”
   “对啊。”喻文州已经没什么力气去打字了,直接发送了语音消息。


   “……”那厢,一叶之秋这个ID给他发来一排省略号,没一会儿才打字,“什么时候回去?”
   “后天吧……”喻文州翻身,有点无力。
   “……”叶修又是一排省略号,“万一H市没那么热,你是不是准备等到要上飞机前才跟我说你来H市了啊?”
   “哪能。”喻文州笑,“本来没打算告诉你的。”
   “多大仇啊蓝雨没拿冠军这是拿我发泄呢?”
   “不是啊……本来也不是为了见你才来的。”他挪着位置靠上枕头,“陪爸妈来的。”



    叶修点开这句语音已经是30分钟后了,荣耀地图中BOSS战正胶着,于是他没能回复,又过了半个小时喻文州发来一句长达一分钟的语音消息,前五秒就说了晚安,叶修打下晚安回复过去,就听语音消息里传来陌生的声音,连语调也不那么熟,听上去像是粤语。
    喻文州又回答两句,语音留言才真正的完了。


    那是他第一次听喻文州说粤语,比平时声调平和咬字圆润的普通话要更软一些,带着句末拖长的语气音和些些笑意,是格外好听的调调。




    还是去找他见个面吧。叶修心想。








    第二天晚上喻文州随父母回到宾馆以后接到了苏沐橙的来电,像是早就知晓一般他无奈的回应了父母暧昧的表情,走去窗台接电话,不到五分钟过后又回来了。
    他老实的告诉父母明天上午要去见一个朋友,晚上再回来一起赶飞机。父母也相视一笑地没有表达反对意见。




    当然次日叶修又请了喻文州吃了一顿饭还差点被粉丝认出来,连个小手都没能牵成的事情,不提也罢。






        014.



    第八赛季的嘉世,从常规赛开始就表现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一面,在面对昔日的对手时出现的大比分差一个接着一个,嘉世的死忠粉丝无一不拿发挥不好,适应期,没有调整好各种理由来自我安慰,可一场接一场的负局也毫不留情地一个接一个如巴掌一样打得他们脸生疼。
    不满,不安,沉郁的气氛逐渐席卷了嘉世主场H市。
    像是满满的一桶火药,在雨季将来压抑到令人作呕的空气里等待那一声闷响。



    而震惊全荣耀职业圈的,也正是这声沉重的爆破声。
    导火索被燃尽,炸出惊天的一声响动——“斗神叶秋退役”
    这是今年冬天的第一把火,从城南烧到城北,从论坛烧到微博。但无论什么人都不能从这把火中感受到温暖,反而体会到彻骨的冷。嘉世的粉丝们茫然失措,失望,不理解,甚至认为被背叛被抛弃,太多太多的负能量从被压抑的地底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疯长,一发不可收拾。


    喻文州与叶修也在那个雪夜断了联系。
    似乎是平常的一天,一如既往的训练时间。喻文州完成了训练额度以后与副队黄少天交流了几句,回过头来发现显示屏的右下角,一个红色枫叶的头像正在跳动。他点开对话框,那红色的枫叶已经变成了灰色,徒留下对话框中一句孤零零的黑色字体。





    一叶之秋  21:30:20
      H市下雪了。





    他回复了一句“H市今年的雪真早。”发过去的那一瞬,像是发现什么不对一样,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而也正如他所想,从那天之后,他与叶修就再也没能联系上了。
    那个红色枫叶的头像就这么沉默的灰着。
    不做回复,不发一言。





—To be Continue—




打一句广告 出售剑三一套五周年激活码,可拆卖,带价私信我!



评论 ( 11 )
热度 ( 81 )

© 槍槍無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