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槍無奏

一个在当地较为不知名的骚话博主


开放画图/转载等各种授权。
可以不用等我回复,自标出处,私信我链接,或者直接at我即可。
只会回复近期更新的留言。
珍惜写手,婉拒在乱七八糟的地方推文。
感谢厚爱。
我也永远喜欢你。

[全职高手/叶喻相关] 极北光 015—023 (下)


        015.


     同样是那个冬天,喻文州终于在某天晚上收到了来自ID为“君莫笑”的账号留言。

     那个头像有些扭曲,比起好友里一水中规中矩的头像,那更像是手写的字体。伸出枝干一般歪歪斜斜的靠在那个狭小的框里。


    君莫笑  20:11:25

      还好也不算晚。


    君莫笑  20:11:30

      对吧?


    喻文州斜着眼看了看在桌上兀自震动的手机,亮起的屏幕上赫然是这句看似毫无厘头的话。他怔了怔,又恍惚突然明白了什么。但他只是坐着,在两米开外的一张椅子上,垂着眼,神定气闲地做手操,任屏幕再戚戚然地灭下去。

    他按了按有些发麻的指根,转动手腕,叹了口气终于还是笑了起来。

    ……是吧,还算是不晚。


    他若有所思的看着窗外,黑色的,晦暗的夜空当头笼罩下来,罩住这个有一千三百万人蛰居的滨海城市,他起身捞过手机,解开锁又再关上,再解开又再关上,最后将它放在床头柜上走进了浴室。

    两天后便是客场对战嘉世,他需要调整,收回过多支出在荣耀以外的精力。


    ——也不仅仅是这样吧。


    也是漫长无声的等待后,突然苏醒,情人间的,报复似的小私心。


    两日后蓝雨客场大比分战胜嘉世,蓝雨一干人草草庆祝一番后回到宾馆做休整,第二天还有一个上午的自由活动时间用来选手自己安排,喻文州整个人陷在落地窗旁的沙发椅里,身侧,玻璃小桌上摆着正在工作的烧水壶,咕嘟咕嘟的声响显得有些沉闷了。

    他伸手去摁掉了开关键,加热板就“滴滴”的叫了两声。


    倒了些热水在洗净的玻璃杯里,再从行李箱的暗袋里掏出茶叶包扔进水里,扑通一下溅起一片水花。他端起杯子,外壁有些烫手,那温度激得他忍不住把杯子塞进左手又塞回右手,来来回回才握住了杯口。茶香在杯子晃晃荡荡地递来递去中溢了出来,清淡的香,又微苦。


    他尖着手指拎着杯子,从沙发椅挪到床边坐下,杯子刚递到嘴边,热气就逆着呼吸猛地扑了他一脸,带着些湿气的暖意凝结在睫毛上,雾蒙蒙的,分外舒适。

    手机在床头柜上叮咚的响了一下,他浅浅的啜了口茶再去看,本以为是一如既往的,来自经理的祝贺讯息,却不想是意外的人,意外的内容。


    君莫笑  22:40:35

      恭喜恭喜,又赢了。

      ……那什么,借黄少天一用呗,你看行吗蓝雨队长?


    君莫笑  22:41:00

      不行也得行,愉快的决定了。


 

    喻文州拿起手机,鼻尖里哼出几声断续的笑,他想起在蓝雨夺冠的那个夜晚,他也是这样带着笑意的朝他提出要求。喻文州放下杯子刚想回复,就听隔壁黄少天的房门“嘎吱”地一响,应该是开了,又“嘎吱”的一响,摈着呼吸般关了过去,然后像是有人走动,但是鞋跟没进了地板毛茸茸的毯子里,失了声息。

    他不由得觉得好笑,黄少天倒是努力在掩饰,没想罪魁祸首竟转头就把他卖的干干净净。


    喻文州  22:45:00

      嗯?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016.


    梁春易找上门来的时候训练刚刚结束,深深浅浅真真假假的谈论了一番后,喻文州动了个心思,软绵绵的把球往黄少天脚下轻轻一踢。

    “少天最近和叶秋有联系吗?”

    “没有啊,那家伙从退役后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或许已经被外星人绑架了吧!”

     黄少天赶忙回答,语气里一闪而过的闪烁和躲藏并没有逃过喻文州的耳朵,他忍住笑把话题继续下去,却也没有放过黄少天如蒙大赦的手在裤缝处不停地画着十字的动作。


     ——当然,梁春易离开后他也是必定会逼供黄少天的。


    黄少天自然也是老老实实的交代了,甚至还拿着账号卡上了游戏示意他亲自来看看。喻文州站在黄少天身后看着叶修调笑他手残,忍不住笑着开了口。

    “手残想和他切磋两把,问他来不来。”


    战局由一个拔刀斩结束,流木空血倒在地上。喻文州也退出了竞技场,在那之前光明正大的保存了一份对战录像。

    ——也许他的硬盘里会多出一个叫做君莫笑的文件夹吧。


    喻文州恍惚了一下,才挥挥手示意黄少天凑到近前来研究录像。


    ——散人吗……

    喻文州十指交扣,撑在下巴上盯着屏幕,眯了眯眼笑起来。









        017.


    蓝雨在第八赛季常规赛的表现一直也是无可非议的良好,最后也是稳稳地进入了季后赛的名单,没有人因此而松懈下一口气,反倒还更加的卖力了些。

    喻文州坐在S市全明星的场内,冬季冷得刺骨的风被堵在了场馆外,暖气恰到好处的包裹着每一个人,他搓搓冰凉的手,不时呵上一口气,又掏出手机来看一看,却一直没有消息过来。直到开幕式的音乐响起,手机也是安安静静的,没有消息。

    他叹了口气,有些遗憾地将手机放回上衣口袋里。


    荣耀的比赛总是错综复杂,除去那象征胜利的“荣耀”二字外,还有浸润着太多感情的细线,将这样的胜利狠狠的捆绑缠绕。

    喻文州看着不远处的战况投影,唏嘘地感慨着王杰希故意相让的良苦用心,而少见的,黄少天也没有一股脑的倒出一堆话来询问,只是怔楞一下后感叹似的问了一句。

    “他还真自信,以为大家都看不出来吗?”


    喻文州笑了笑,也没有回答,倒是立起身来转头看了看身后座无虚席的观众台,眼里一丝期待转瞬即逝,语气平稳地问了句,“叶秋来了吗?”

    ——他知道他明白,在这一切的修饰后所掩藏的,除了胜负之外的东西。

    ——他一定明白,而且比谁都明白。因为他是叶秋。

    ——因为他是叶秋。


    

    王杰希输了。

    掌声从一个角落稀稀拉拉的起来,不停地扩大到变为雷动,连喻文州也站了起来,为微草队长王杰希而鼓掌。他穿着队服,蓝白的外套服帖地包裹着他,站起身的瞬间,原本搭在肩膀上的黑色长外套悄悄的滑了下来,落在椅子上。

    他背朝着观众席,并不知道他笔挺却不僵硬的背影早已悄悄的落入一个人的眼里。

    那个人同他一样,站起了身,为这场比赛的输家鼓掌,为王杰希鼓掌,他的目光从投影屏上错下,轻轻的落在喻文州的身上,一转不转的看着。

    直到喻文州坐了下去后才若无其事的移开。


    喻文州料是叶修没有来参与这次全明星,也料他并未在现场,但在活动第二日,面对那个干脆利落的龙抬头,也不禁有些微张着嘴,稍稍瞠大双眼,短促的“啊”了一声。

    这人,昨晚还一如既往的跟他聊了王杰希与高英杰的那场对阵,喻文州浅浅的刺探问他“是不是到了现场”“怎么知道得如此清楚”,却被一句“电视上不是也能看见吗”堵了个严严实实,他有些无奈,的确是他自己误解了,叶修倒是只字未提他究竟在哪里。

    


    “是那家伙,肯定是那家伙!上厕所?你信吗?肯定是不想露面溜走了嘛!”


    “嗯。这个捉迷藏他也算是经验丰富,恐怕是找不到了。”


    “嘿嘿,龙抬头……简直就是打脸,这家伙难道是和韩文清串通的?”


    “那个时候,用龙抬头很正常……”


    喻文州伸手摸到上衣口袋里的手机,放在手心里掂了掂,嘴角挂着无意识的笑,他解锁后点开QQ。线条柔和漂亮的双手在26键上快速的删删打打,最后点了发送。

    场馆的信号不怎么样,一条消息过了半晌才发出去。

    喻文州看着对话框里对方黑白色的头像,一个“笑”字歪歪扭扭曲曲折折的,心里温酝着笑意。他想这果然是叶秋,简洁明朗又懒懒散散的。


    喻文州  15:09:30

      漂亮的龙抬头,在现场竟然不告诉我,面也不见一个就跑了。有点伤心。/委屈


    再收到回复的时候是他已经换好衣服准备缩进被子里睡觉的时候,手机在床头上嗡嗡嗡的响,睡在他隔壁床的黄少天一把拽起被子捂住脑袋含含糊糊的哼着“队长你的手机手机……”

    喻文州睡眼朦胧,他眯着眼伸出手去把手机捞进被子里,睡衣的袖口在翻身时往上滑了一大截,露出的皮肤被冷风一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清醒了一大半。


    君莫笑  23:01:05

      陪网吧老板娘一起来出公差,告诉你也没用啊,总不能带着人家来找你谈恋爱吧。


    君莫笑  23:01:11

      而且你又没什么空,哎这样说起来该伤心的是我。


    君莫笑  23:01:28

      下次来H市请你吃饭。


    君莫笑  23:01:39

      乖。/得意


    喻文州一路看下来,眼神顿在最后一个字上,愣了半响反应过来这内里十足十的腻歪逗弄语气,耳根也微微红了起来,缩在被子里无奈地笑骂一句这人真是,再认命的摇摇头。


    喻文州  23:02:09

      别闹。可睡了,明天还得伤心的赶飞机呢。……晚安。


    发送完毕也不管对方是否还会回复了,一股脑的把手机塞进蓬松的枕头下边,翻了个身面朝墙壁。

    喻文州缩着肩膀闭上了眼。









        018.


    再之后,叶修携着君莫笑横扫十区,踏入神之领域引起腥风血雨的事迹,喻文州自然也会有所耳闻,尚还保留着的简短交流,叶修也就着名称之迷而回归了挑战赛。

    清晨G市的阳光尚还好,风都带着昨日夜晚雨后的湿润气息和透骨冷意。

    喻文州握着手机在床上翻了个身举着手机按了半天,又觉得麻烦似的爬了起来,揉着眼睛开了屋子里的手提。刚登陆上去就收到了来自叶修的问候。


    君莫笑   08:01:20

      你不至于吧,打个字都这么慢?


    喻文州被这句话梗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性的将其无视。细长干净的指尖毫无停顿的在键盘上跳跃,思路比起用手机时清晰明了了不少。

    他按下回车,心想。


    喻文州   08:03:22

      节奏应该刻意有压吧!不过我不觉得是为了伪装实力才打成这样,应该是为了更加稳妥,所以打得比较耐心比较慢。操作方面,看起来有一种生疏感,像是拿着新角色在适应似的。


    简单的分析得到了对方肯定的认可,他笑了笑,敲了个“个人看法”回去权当做事后声明,而叶修却似乎并不领他的情。


    君莫笑   08:07:00

      行,我知道了,辛苦你了,你要是困就再去接着睡吧!


    喻文州又被梗了一下,略有不甘的中指在W键盘上轻轻敲击两下,终于,他才在聊天框里,轻飘飘地问出了。那个不知道多少人都想要知道的问题,他像是没什么介意却又特别介意的问他。

    是叶修,还是叶秋。

    而叶修却没有再回复他。

    略觉无趣,他收拾掉那点小心思,听到房门后黄少天来敲门的声音,他不咸不淡,嗯了一声作为回应,然后站起身,一边抬手顺直自己乱糟糟的头发,一边去开门。

    电脑定时自动关闭的时候,一句不算回答的回答,才在与叶修的聊天窗口中,抖抖索索的出现。


    君莫笑   08:56:00

      是叶修。

      对你来说都是我的话,那重要吗?


    重要……吗。

    喻文州握着手机,皱起眉,半晌又松缓下来。

    也许不重要吧。    








        019.


    可是真的不重要吗,如果这都不重要那又有什么才是重要的呢。

    喻文州偏过头看着落地窗,里面却迟迟没有出现叶修拖着单薄行李箱的。单薄身影。他想许是走过了,又许是根本没有朝向那一条路。他打开电视,音乐台里正放着乱七八糟的苦情粤语歌,好像这个语种里所描述的爱情都是残破又欠缺的。

    心理的茫然在一瞬间变成了柔软的棉絮,没有形状地堆挤在窄小的空间里,再被零星的火苗点燃,然后剧烈的烧灼,呼啦啦的闷在内里,烟雾弥漫呛得他感到难过。

    


    喻文州站起身来,快步走到卧室,拿起床头柜上整齐摆放着的三把钥匙,三把钥匙被套成了一串,规规矩矩地穿在钥匙扣里。

    银制钥匙扣样式是一个简单的“叶”字,贴身放置时间过长,字面斑斑驳驳的发着黑,右支上还被坑坑巴巴地磕碎了一小块。

    那是喻文州送的。在他拿到挑战赛冠军的那天晚上。


    叶修住在这里的时间并不长,但是钥匙他拿到了很久。

    第八赛季蓝雨惜败轮回,喻文州又一次与冠军失之交臂的时候,他亲手将钥匙放在叶修苍白色的手心里。

    第十赛季兴欣奇胜轮回,叶修再一次捧起的奖杯之后,又轮到他将着钥匙交还,却又欠着一个亲自的由头。


    喻文州把钥匙握在手心,串链儿的叶字铬得手心发疼。他在卧室里走了一圈,床头靠着的两个枕头还有一个软塌塌的窝下去了一块,两边床头柜上放着的小台灯还有一边开着。墙角放着的笔记本折叠板还支着腿孤零零的站着。他往浴室里走,镜子里映着他无甚表情的面孔,镜台下的架子上摆着荣耀周边的漱口杯,只有一个,旁边有一圈相似大小的水色印记,提醒他这里本该还有另一个。浴缸边缘还是湿的,有点水珠摇摇晃晃,又落不下去……


    到底为什么要分开呢。

    这究竟要如何说才好,大概是,有些时候突然预见到了这份感情或许不能长久?又或者是突如其来的违和感?甚至是相处过程中的,些微的不自信,对未来也许会受到伤害的逃避,这样的自爱?

    ……都可以归结于自顾自的怀疑,却毫无任何有关于不爱的字眼。

 

   

    人可以心如冷灰,可以热情澎湃,那么人心到底是什么介质?

    什么叫爱护羽毛?太爱自己而恐惧伤害能算是一种错误吗,如果所谓“爱”并不建立在伤害和倾轧别人的基础之上,也许怎样都是无妨的吗?


    喻文州想起在他人生二十多年的人生际遇中,与叶修一起的时光,日子太过短暂,却足够分量。欢欣喜乐。


    他回到卧室,打开床头柜的小抽屉,里面有一只录音笔,水蓝色的,是第八赛季,过后的那个冬天,叶修抵着他的生日那天送来的,不明所以的礼物。

    彼时还能轻飘地送出去一句打趣,点开却听见一路笑场,四六没调,混合着兴欣特有背景音的生日歌。

    喻文州笑得打颤,往后一靠窝进沙发里,仰脸看着脸色阴晴不定的叶修,喘着气告诉他。

    “前辈,你唱歌可真难听。”

    叶修无谓的耸肩,撑着沙发背俯下身去吻他,似是咬牙切齿的轻哼一句,他说随你说吧,给寿星一个难能可贵的嘲讽机会。


    好啊。

    喻文州心想。










        020.


    再次点开那只录音笔的时候,喻文州坐在沙发上不知道该摆出个什么表情来,空旷的客厅里是叶修走得歪七扭八的音调,背景音是兴欣众人毫无人性的哄笑和魏琛怪糟糟的惊叹。他摇摇头,把录音笔放在一边,走去落地窗又看了一眼,还是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

    已经不在这里了吧。

    这么一想,却笑了,没有解脱,笑得眼睛泛酸。

    他拉上帘子,走回卧室关上了灯,抱着薄被毯子枕头来到客厅,安静的倒在沙发上。

    有人说躺下的话,沙发是习惯一个人生活的,最好的空间,因为摊平了也只能容下一个人,只摆得下一个枕头,一床被褥,如此而已。

    他大概,需要时间来适应一个人。


    客厅里的灯都灭得干干净净,喻文州靠在沙发扶手上发呆,身上搭着薄薄一层被子。他看着天花板上的顶灯,一个星期前叶修仰起头跟他说灯泡坏了一个,他也仰头看着,说过些日子找人来修吧。

    过了那么些日子,却也没想起这码事来。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十分钟或者二十分钟,又或者更长,一旁茶几上忘记关掉的录音笔却自寂静中,传来一声沙哑的轻咳。

    喻文州瞠大双眼坐了起来。

    录音笔里,有人敲着键盘,发出哒哒的声音,夹着一声轻笑,说估计你也听不到这里。


    可我现在听到了。

    喻文州带着些不满,伸手去把录音笔拿过来细细的听。

    又是一阵哒哒哒哒哒的键盘声响,单调枯燥却仿佛有节奏感似的。

    然后突然就停了。

    


    叶修在里面轻轻叫他的名字。


    喻文州。

    文州。

    听,可得数清楚了啊。


    叩 叩 叩


    他屈起手指,在木质的桌面上,响亮清晰的,敲击了三下。*


    喻文州握紧了细长的录音笔,翻身一撑就站了起来,来不及开灯,甚至来不及顾忌还没有换下的拖鞋,他抄起那一串钥匙就往外跑。

    他想叶修你这是报复,报复那句到了QQ语音传送上限的晚安。


    报复他一时思虑太过的,错误的决定。


    那之前,音乐台点的call on 24小时的歌,他晃着脚,却踩不到一点节奏。

   


   “情人们一呼一吸,相爱到底,结局或同样”

   “仍然能拖紧彼此,走绝地雪霜”

   “如能重修好一双,不要再想”

   “再一刻人便缺氧”

   “明知可一起,不要再独唱”








        021.


    喻文州跑下楼的时候脑子里一片空白,距离叶修离开这个地方已经将近快三个小时,他不知道他去往哪里,不知道他会在哪里,也许在G市的哪个网吧,又或者在回H市的班机上,他不知道。

    可是他没有去想,他冲去楼梯间,赶上正往下的一班电梯,又跑出大楼,往前踉跄两步。夜晚的凉风打得他脸生疼,他抬起眼,不经意间扫到小区角落的公共座位,有个人安静的坐着,指尖夹着一根烟,燃得很短,烟灰扑朔朔的往下掉,他抬起来放到嘴边咬住,深深吸了一口,烟头蓦地亮起一点红光,又喑暗了下去。

    喻文州按了按酸胀的眼角,一步一顿的走过去。

    他想起那么多年前,一叶之秋那记豪龙破军,却邪矛尖一点寒光先到,亮成他生命里无法湮灭的极北星光。

    他想起叶修背朝他高举起的双手,侧脸的眼神里骄傲光芒。

    想起第一次互道晚安。

    想起蓝雨夺冠的那个夜晚里迟来的拥抱和亲吻

    想起第十赛季他轻轻握住叶修的手,苍白的手心有力而温暖,他说恭喜而对方回谢,带着笑意的眼睛流连在他身上。

    他想起多年以来因为未曾点明就被自己不住怀疑的感情。

    他想起那人捧起奖杯时颤抖的手,那双手曾经温情的抚摸他的后脑脖颈,背部腰侧小腿脚踝。曾经与他在视线的盲区短暂的十指相扣。


    喻文州站在叶修的面前,他低头看着叶修突然僵硬的脊背,发出一声清脆的笑。

    他俯下身,穿着单薄的身体轻轻的环住坐着的叶修,而后者吓了一跳似的将手抬高举过头顶,小声的叫了一句。

    “干嘛呢,缺心眼看不见有烟还是不怕烫啊?”

    喻文州却不回话。

    “……行了,大半夜,赶紧回去,出来吹什么风。”


    “好。”喻文州笑得眉眼都弯得柔和,他凑在叶修耳边,小声的开口:“……回家吧。”

  

    “……少侠这是何意啊。”


    “就是……”喻文州松开手,将手里紧紧握着的钥匙串塞给叶修,“我第一次发现,录音笔里还有其他内容,听完了呀。”


    “……”叶修握着那串钥匙,挑起眉梢,“所以呢?”


    “我也是。”


    这是他对叶修那三声敲击的回应,他在笑,夜色攀附在他的侧脸上,带着润色的唇开阖数次,他告诉叶修说我也是。

    理所当然又温和清朗。


    叶修扔掉烟头,缭绕着烟气的指弯勾住了喻文州的。

    他说成吧那就,回家。


    不管怎样,别因为害怕结束,就选择放弃去开始和尝试。生活与爱,都要继续。


     





        022.


   “有人问我,失去的东西还会回来吗?怎么说呢,嗯,还是会的吧。只是,我曾经丢过一枚扣子,等到后来找到那扣子时,我已经换了一件衣服了。”


    “可是那又怎样,我只是把丢掉扣子的衣服放在了衣柜最底下,它一直就还在,拿出来把扣子缝上还能穿。也许没有以前那样新了,但是我还是喜欢的啊。”


    难得和你相遇,用来分离多可惜。






        023.


    G市并不是能清晰地看到星星的城市,但喻文州抬头却看到极北夜空上的那颗星。

    它一如既往,又前所未有的闪亮着。





  —End—


*标记处,梗出自于《敲三下,我爱你》

敲三下代表我爱你。




评论 ( 10 )
热度 ( 103 )
  1. 星辰燎乱。槍槍無奏 转载了此文字
    ……他竟然写完了。开心。…但是我不会承认那个基佬是我的呵呵。^^

© 槍槍無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