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槍無奏

一个在当地较为不知名的骚话博主


开放画图/转载等各种授权。
可以不用等我回复,自标出处,私信我链接,或者直接at我即可。
只会回复近期更新的留言。
珍惜写手,婉拒在乱七八糟的地方推文。
感谢厚爱。
我也永远喜欢你。

[全职高手/周叶同人]Cat、Dog or ME? (02)

BGM什么的大家自由心证吧。


002



    叶修正在沉思。


    小点的餐食余量已经见了底,他只好在狗的汪汪汪的不懈叫声中抓起钥匙,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冲出家门,把妄图跟着一起出来的狗关在门里。

    终于有烟抽啦,计划通。

    叶修给当时迅捷的自己点个赞。

 

    可是现在叶修却在纠结。

    近年来猫猫狗狗等家养动物的待遇可谓是越来越好,连粮食都分不同的种类,同种类还不同包装不同口味,他仰头打量比他还高一大截的货柜,不知道该拿哪一包,于是心思无比沉重。

    他临走时还特别关注过,原本叶秋是有给小点准备日常用品,但狗粮竟然是由保鲜盒装着的,不会变质变味倒是一个好处,但是结果品牌不明,让人无从续盒,真是夭寿。

    距离他来到这里时间已经走过五分钟,叶修决定蹲下身挨着一包一包的看描述再做决定。


    …啊好烦,早知道带上小点一起让它自己来选好了。

    

 

    叶修叼着烟,眯着眼睛看着包装背后的小字,心想。

    看来是没看到超市门口“禁止宠物入内”的标示呢叶先生。

 

 


 

    叶修从底层货架一层一层的往上看,看了半天确定下内容,开始进行对比,正当他纠结得不行时,隔着厚厚的冬装外套,他感觉后腰尾巴那地方被什么东西突如其来地,不轻不重地撞了一下。

    他吓一跳,“刷”的回过头去,就对上一张满怀歉意,一见难忘的脸。

    “小周?”

    “抱歉……”周泽楷拽紧推车的把手,这台车不知道是不是转轮的轴承有点问题,装上一堆东西就开始侧滑,像是醉驾的车和脱缰的狗,越拉它还越歪,他拉了一路也没能把路线抢救回来,好不容易走个S型挪到了宠物区门口,眼看就要胜利时居然滑脱出手,龙头一歪把人撞了。

     周泽楷有点想解释,嘴开开合合憋了半响挤出两个字:“没事?”

    “嗯,”叶修捂着后腰沉吟,瞥视有些慌张的周泽楷,竟起逗弄的心思,“人老了,腰不是很好使,哎还挨这一下……”

    “……看看?”周泽楷拉开推车站近些,他不太清楚撞过去的力道到底重不重,心想毕竟车上东西多,肯定一下也不轻。于是他伸手要去撩叶修的衣服。

    “咳咳!没事我开玩笑的……”叶修看他动作的走向也是一惊,尴尬的咳嗽两声一把抓住周泽楷的手腕,“你要是真的心怀歉意的话就帮我个忙。”

    周泽楷的手腕子捏起来很舒服,即使腕骨清晰没什么肉,但是奈何不了人家皮嫩,手感就是不一样。

 


    “?”周泽楷点头表示同意。

    叶修转过身指货架:“给小点买粮,不太清楚该买哪种。小周给个推荐呗?”

    周泽楷仰起头看了一圈,从抬高手臂从第三层上抓下来一包进口粮塞进叶修怀里:“这个。”叶修正拽着看封面呢,就听见周泽楷开口问话:“狗,不是你的?”

    “对啊,”叶修正看得起劲,随口含糊的带了过去:“一直被当祖宗惯着呢…人家跟我说,这狗的身价比我肾还贵。”

    周泽楷闻言一愣,扑哧乐出声来:“嗯……英系红陨,贵。”

    “你还能看出来,挺厉害的啊。”叶修有些惊讶地回头看周泽楷,“这年头,狗还带着身份证和血统证明,有钱人,就是不一样。”

 

    被夸了。

    周泽楷有点小得意。

 


    “小周家那只也不便宜吧。”叶修往四周望,没有发现有摆篮子的地方,几包狗粮提着好累去推辆推车又不太划算,于是他心里打起周泽楷的算盘,“是布偶吧?颜值看起来很高啊……那什么,你还买东西吗?介意我把东西往你这儿放放不?”

    “可以。”周泽楷心底又有点乐,想哪有用颜值去形容猫的,“嗯……也贵。”

    叶修唏嘘:“小周也是有钱人呐。”

    看着动作自然地把东西放进推车的叶修,周泽楷竟然忘了这辆车有多难操作,走过去握住把手往回一拉……车头一偏从叶修的脚上碾过。

 

 

 

    “……小周啊。”叶修表情有点扭曲,他摘下嘴上叼着的烟,一脸认真对着周泽楷,“你科目二肯定挂了。”

    “……”我还没考呢。周泽楷心想。

    最后周泽楷为了表示对叶修的歉意,抢着替叶修付了那两包狗粮钱,让叶修对这个实诚的小青年有点不好意思的事,不提也罢。

 

 

 

 

 

    “小周是准备回诊所还是……?”叶修从周泽楷手里接过自己那两包狗粮,开口问:“要我帮你提一点吗?”

    “不用。”周泽楷买了很多东西,多数都是要塞去诊所的小柜子里作储备粮,偶尔还得拿出来跟客人分享的。但最近临近春节,诊所也少有人来晃,连搭手的店员都回家过年去了,也就没什么急需,他想了想,摇头:“回家。”

    他扫视叶修苍白的脸色和看上去……并不太可靠的身板,又看了看叶修提着塑料袋子的那只手,从手指到腕子看上去都很白,骨节不是突出明显的那款,倒是线条温和柔润,手腕相较于自己来说细了一圈,周泽楷觉得,还是自己提比较好。

    叶修扫视一眼那几个大包,也没有坚持。

   “那我就先走啦,有机会来找你报这两包狗粮的恩啊。”

   “……不用。”周泽楷提起包,“可以来,照顾生意。”

   “感情在这儿惦记着我呢。”叶修笑,眉梢发尾融进冬日暖融融的阳光里。“有机会会的,找你聊天什么的。……开玩笑。”

   “可以。”聊天,当然可以。周泽楷直愣愣地看着他,又点点头。

    

 

 

    冬天的天气有点干燥,出了暖气供应区的两人鼻尖都带点红,叶修的面色比周泽楷还浅一些,看起来更明显。周泽楷盯着他瞧,远看都能看见睫毛像小刷子一样扑棱棱的上下飞,黑亮黑亮的眸子像是盛满了话似的,看得叶修有那么一瞬间,不太好意思。

    于是他朝周泽楷挥了挥手,道了声再见后转身就走。

 


 

 

    结果却再见得那么快……

    感觉像是什么狗血电视剧的剧情。

    

 

    周泽楷提着大包东西站在楼道口,看见叉着腿坐在门前吸烟的叶修,心里一片复杂。

    “呃……”

    “……小周?”叶修抬起头来看他,“好巧……你该不会……”

    “住这里。”周泽楷指了指624-2。

     叶修直视着门牌号,摘下嘴里快烧尽的烟屁股,站起来一脚碾灭,然后指着624-2旁边那扇门说:“真巧,我住这里。”

    “……”

    叶修的话音刚落,624-3的屋里像是应和他似的,传来清脆响亮的一声“汪”

 

 

 

    “出来的时候太急,忘记带钥匙。”叶修摸摸裤兜向周泽楷解释道,“你觉得我叫小点把这个门弄开的话,可能性有多大?”

    周泽楷像是真的认真的想了,然后他拿出钥匙打开家门,转身对叶修笑,“进来坐?……”

    意思就是没可能了你不用再开脑洞多想。

    叶修没有带手机,连带着喊物业上来开门的能力都已经失去,只好跟着周泽楷进屋,借用一下这位好邻居家的座机。

    周泽楷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棉拖鞋递给他,拖鞋上面有两个毛乎乎的兔耳朵,显得特别可爱。叶修把脚塞进去,又深深地看了一眼周泽楷,刚想调侃他萌系的审美品位,预备调侃的对象就是一招釜底抽薪,把没出口的话给堵得严严实实。

    周泽楷说,

   “这个暖和。”

 

    听上去竟然还是实用派该说的。

 

    叶修跟着周泽楷走进客厅,一路上走姿懒散手却规规矩矩,左右都不碰一点。周泽楷的屋子很干净,看得出是精心打理过,客厅整洁又有生活气,灯光温温暖暖的,墙纸颜色也是暖色调。在靠阳台的地方有个藤条躺椅,上面还搭着几件羊绒外套。

    定睛一看,还有一团毛茸茸的东西蜷在外套上,呼吸起伏匀净,一看就知道睡得很舒服。周泽楷把包放在一边的柜子上,塑料袋子发出哗啦啦的响声。那团绒毛里突然支楞起两个小尖儿,跟着塑料袋的声音不停抖动。

    “汤圆。”周泽楷唤了一声,那团绒毛就翻个身,一个懒腰把自己拉得长长的,像条白海参。它翻身跳下躺椅,喵喵叫着挪了过来,对着周泽楷的裤腿就是一阵蹭,蹭完周泽楷才发现后边跟着个叶修。一双水蓝色的猫儿眼滴溜溜地看着他,半晌,才细细的“咪”了一声,踱过去蹭得叶修一裤腿的毛。

    “……你家猫挺粘人的。”叶修被蹭了一路,走得艰难,生怕踩着在他两只脚中间穿过来穿过去的汤圆,累得半死,得到一个在沙发上坐下来的机会,“我借用一下电话,我打给物业让他们上来开个门?”

    “嗯。”周泽楷点头回应,看着左手拿着座机听筒,右手却被迫的抚摸汤圆的叶修,他笑得很开心,“汤圆很喜欢你。”

    “看得出来。”叶修回答得理所应当,“人帅,讨喜没办法。”    

 

 

 

 

    又坐了半个小时,物业的人才来核对身份,帮叶修开了房门。

    叶修走的时候汤圆硬是从客厅跟到了玄关大门口,送着叶修的背影进了隔壁才钻回客厅,看见抱着抱枕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周泽楷,它一蹬就跳到了周泽楷的大腿上,费老大的劲把抱枕从周泽楷怀里拱走,这才满意的蜷成一圈趴卧下去。

 

 

 

    叶修回到家投喂过饿的眼睛发绿的小点,自己又随便搞了点东西吃下肚,就坐回屋子里打开电脑开始赶稿码字。

    小点进来看来看去好一会,大概是觉得光听见键盘哒哒哒哒哒的声音也没什么意思,又自己跑去客厅玩窗台的绿色植物。

    “果然别人家的孩子就是可爱得多。”叶修把小点和汤圆一比,也笑了。

     东西完的很快,打下最后几个字准备关闭文档时,他手一顿,破天荒的在后面加了几句FT。



    “朋友家的猫,感觉特别可爱,萌得哥一愣一愣的。

      养猫的朋友也挺可爱的。

      提前说句新年快乐。”

 

 

    对叶修来说,FT这种东西就是缘分,哪天心情好了,想起来写两句,不过加起来次数也少,连一双手都掰不完,可他就破天荒的因为周泽楷写FT,他觉得他和周泽楷应该是属于比较有缘的那种类型。没能想,这个有缘,可能还不是“比较有缘”而应该是“挺有缘”。

 

 

 

    没两天以后便是春假除夕的前一天,叶修去机场接那一大家子旅游的人,本想带着狗一起去顺带就交还作罢,结果被叶秋一句“不急家里可能还会忙一点其他的事儿”给推了回去,硬是要他自己一个人来,不然就在机场血溅五步。

    叶修一个人去了,回来的时候开着一个空车。

    爹妈带着叶秋坐着司机的车去扫荡商场,而叶秋停在机场的车自然就无人驾驶,于是“把车开回去”这个艰巨的任务就被光荣地交给了叶修同志。

    他开着车从机场回来,走到半途忽然下起了雨,不是细细软软的毛毛雨,也不是劈里啪啦的倾盆大雨。雨势普通,但硬要在外边站个两三分钟全身也要湿透,叶修打开雨刷,就从细长黑色机械杆的运动轨迹里,看见一个熟人。

    那人站在车站边上,脖子上围着带流苏的三角围巾,斜侧里打了个漂亮的结。藏青色的大衣里套着件杏色圆领毛衣,黑色的长裤,浅棕色的鞋,看起来合衬得不行,好像打上光就能拍外景似的。他低着头看手机,有一小撮头发滑下来触到鼻尖,大概是有些痒,他轻轻的把它挑开,别到耳后。

    是周泽楷。

 

 

 

    叶修拉起手刹在靠路边停了下来,摇下副驾座的车窗跟他打招呼:“小周?”

    “……!”正在看着自己一直非常喜欢的写手的更新,周泽楷就没注意到有车停在他的面前,被叶修一喊倒是惊一跳,他放下手机抬起头来看他,“……叶先生,好。”

    “这个喊法好可怕啊,还是叫名字吧。”听见“叶先生”第一反应竟然是叶秋,叶修不禁一笑,“这是去哪儿呢?没带伞等车?”

    “嗯……回家。”周泽楷点点头。

    “这个时间段打车也不好打吧,这附近的公交发班间隔挺长的。”叶修拍拍副驾座的座椅,“正好顺路,送你回去呗,报道一下你上次收留我的恩情。”

     周泽楷有些犹豫,他觉得这样大概有些麻烦叶修。

 

 

 

    “啪。”

    周泽楷听到车锁轻轻一响,副驾座门把上的灯也缓缓一闪。叶修坐在驾驶座上,微微仰头看着周泽楷,笑得随意。

    “上来吧。”他说。

 

 

 

    周泽楷低头犹豫了几秒,攥紧了手机,抬起脸来也朝叶修微笑。

    “好。”

    他点头。

 

 

—To be C—



倒计时:Day 98



呵,所有的内容尽在我的大纲之内,应该是不会爆字数了(认真的吗


有先见之明的埋了两个伏笔不造有没有人能揪出来XD。


有人好像不知道布偶猫长啥样啊,没事我给你们PO个帅照。

我就觉得布偶猫是所有猫种里眼神最纯良最像小周的品种了


举高双手大喊三声布偶大法好好好不管海豹还是手套都萌萌萌。


可爱吗XD。



说起猫来废话两句……今天突然知道隔壁人家的银虎斑苏折名字竟然叫楚贝娘。

……总觉得处境很危险的样子

                          于是和                 @光挖不填,再等一年。 展开了“这只苏折的儿子到底是叫楚贝,还是楚贝苍”的讨论(无不无聊          

  

好了废话讲完了,大家晚安。明天早上我要去吃好吃的。(滚


评论 ( 44 )
热度 ( 91 )

© 槍槍無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