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槍無奏

“不顾一切的爱吧,爱上我最刺激吗”





开放授权。
只回复近期更新的留言。
我也永远喜欢你。

[全职高手/周叶同人]Cat、Dog or ME? (03)

 @光挖不填,再等一年。 写完才去睡觉的我(。 



003



 

    困…。


    赶了一个晚上的稿,除了眨眼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就连狗叫都听不见了的叶修,现在正被小点拖着,一脚深一脚浅地从电梯里出来,他站定在电梯门口抬手对着眼睛就是一通狠揉,又被拽拉着擦着墙走出大楼,呵欠连天地跟门口新来的保安打招呼。

    小点的脚步轻快,哒哒哒哒地拉着叶修往目的地——楼下的包子铺飞奔而去。                     

    叶修拽着牵引绳被扯得像只风筝,后悔自己为什么不买双滑板鞋。

 

 

    楼下包子铺年初二就恢复营业,按理来说春假期间人应该不多,可当叶修牵着小点走下台阶却发现包子铺门口排起了长龙,先不说里面还有没有位置,就连外面要排多久才能排到叶修都不知道。

    小点“汪汪”叫了两声,把叶修吓得半清不醒,又拽着他使劲往前窜,冲到了队伍的最尾才消停下来。



    你倒是一屁股坐下了。叶修心想:哥还要站半天。

 


   困意像暖潮一样一波一波地卷上来,温暖的将叶修包围,他把脑袋往围脖里一缩,半眯起眼等队伍。呼吸的二氧化碳顺着脸颊往上飘,本就模糊的视线变得更加模糊不堪,叶修想眨眼,结果发现眼皮比灌铅过后的铜瓶还重,跟着脑门也往下点。

    意识模糊前,他还想起把牵引带的圈套上了手腕,以防小点这个小祖宗跑路。

 

 

      

    周泽楷今天起得有点晚了,前天晚上汤圆趁他打电话给爸妈时,偷偷吃了他放在茶几上的奶油酥,上吐下泻打蔫整整一天,害的周泽楷也跑上跑下忙活了一整天。除夕过后这几天街上时不时总能听见炮仗烟花声,汤圆最不擅长对付这类乒乒乓乓轰隆乱响的玩意,一听见哪儿炸了哪儿响了半夜就发疯似的挠周泽楷的门,不让它进屋它就在门口喵嗷嗷的耍混。

    ……最后还是只有放它进来一起睡被窝。

    汤圆在他的枕头上睡成一团。周泽楷盯着它看了半天,坐起来把脱下来的几件薄衣服折成方块,象征性地枕着睡了。

 

 

 

    然后就落枕了。

 

 

 

    周泽楷有些郁闷,左手按上右后颈,大冬天的冰凉指尖一触到皮肤就掉了一层鸡皮疙瘩。他捏了几下发现酸疼得厉害,只好凄惨的挺直了脖子暂且作罢。

    忘记带围巾了……

    梗直的脖子一阵一阵的发凉,冷风呼呼地往里灌,刺骨得厉害。周泽楷受了刺激就想缩脖子,结果一缩一阵疼。

    他现在正站在楼下卖包子的店铺门口,本就起得晚还撞上人多,休假的店员还没有回来呢,都这个时间点了,不知道会不会耽搁开店,一想到这周泽楷也是要愁死了。他刚想伸手摸摸自己的后脖子,身后有个脑袋突入起来的磕在了他的肩膀上。

    “…………………………?!”周泽楷下意识的想转头,头还没拧过去就先疼得找不着北。肩膀上那人好像是睡着了,无意识发出“嗯”的一声轻哼,感觉睡得还挺熟,呼吸规律吐息均匀。周泽楷看不到他是谁,也不敢朝前动,生怕他一动,后面的人就要啪叽脸砸地。偏偏这个时候前面的队伍还动了。

    周泽楷急死了。

 

 

 

    他伸手想去摇醒后面那人,却看到了坐在自己旁边的,一只很眼熟的苏牧。

    小点。

   ……

    这是叶修?周泽楷僵着脖子心想,幸好没动。

 

 

 

    可是现在怎么办呢?叫醒他?

    ……可是他看起来又好困的样子。

    周泽楷有点纠结。

 

 

 

    “嗯……”靠在他肩膀上的叶修又哼了一声。温热的吐息拂过他颈窝,软绵绵暖乎乎的让他心头发颤。他稍稍往后退了一步,将肩膀抬起来些,压低声线开口:“往前,走一步。”

    叶修正半梦半醒,听见有个声音温柔的让他往前走一步。他想也不想地跨了一步又停下。

    周泽楷看不到梦游似的叶修,但他还是笑了。

 

 

 

    叶修醒来的时候周泽楷的钱都付好了,下一个就该他。意识中他好像靠着什么东西睡了蛮久。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就看见几根黑色的头发,安静的耷拉在肤色漂亮的颈侧,衬着那颜色分外的白。他揉了揉眼站直身体,视线正对上脖颈僵硬的周泽楷。

    周泽楷想朝他点头问好,结果脖子像是被梗住了似的,他一手提着包子,另一只手挽过去按着后颈侧,脸色痛的发白。

    叶修下意识就把过错揽到了自己身上。

    

 

 

    他拉住周泽楷的手,有点不好意思的让他稍等一下。然后转身去买好包子,一口袋拎在手里,又拽着那厢忙前忙后恨不得多张两只手的店主说了什么,脑袋后边拖着个小辫子的店主怒对他竖起中指,压低声音咬牙切齿。

    “滚滚滚滚给我滚到里边坐着去!”

    “行那我去了啊。”

    叶修摊手一笑,拉着周泽楷就往店里走。店里的客座已经满了,周泽楷也晕乎乎的不知道叶修拉他进来干嘛。

    他俩往里面走了老长一段,找到一张写了员工用餐处的空桌。

    叶修抓着周泽楷的手腕,示意他往这儿坐:“……就数张佳乐名堂多,整个店就只有他一个员工,还专门摆个桌子给自己用。”

    周泽楷的脖子还是疼,他坐下想朝叶修笑,却发现脑袋拧不过来,僵在了半道。

 

 

 

    “别动。”叶修轻呵了一声,他拉开周泽楷的上衣领,把手搓得热热和和的,然后整个手掌覆上周泽楷的侧颈,“别动啊,哥的手艺可专业了,以前没用过,看在今天你有功让你免费体验一下啊。”

    周泽楷又想点头,不过这次他忍住了。

    “嗯……”他拖着一个长长的尾音回应叶修,像是舒展身体的猫。

    叶修的手触感细嫩,即使没有按摩油,仅是搓热的手掌心在他颈项上按揉也不会觉得干涩。轻轻重重不停变换的力道和按揉捏抓的刺激都很到位,周泽楷忍不住稍稍眯起了眼。

 

 

 

 

    “怎么样?没骗你吧。”按了一阵,周泽楷明显舒服了不少,他左右转了转脑袋,疼得已然没有那么明显了。

    “嗯!”他回头用最真诚的眼光看着叶修,“很厉害。……有学过?”

    “自学成才。”叶修拿脚够了跟板凳过来,转身坐下来,“工作原因,坐的久也容易脖子肩膀不舒服,就去学了套,有用的时候还是挺有用的。”

    “嗯……”周泽楷坐在叶修旁边,好像不记得还急着回去开门这件事,直接的在这儿啃起了包子,“很老板很熟?”

    “熟啊,都是这里的老住户了。”叶修正从包子上掰下一块来喂给小点,“狗没来之前,包子都是让他亲自提上门来的呢。”

    “……”怪不得没有见过你。

 

 

 

 

    一顿饭也算吃得融洽,半途叶修摸出去盛了碗粥回来,到最后给钱的时候还是周泽楷抢着给付了。偏说是要感谢叶修,叶修自然是拗不过他,点点头同意了。

    包子铺的老板收钱的时候用一种无法描述的眼神看着叶修,语气十成嫌弃:“老叶啊你就欺骗纯良小年轻吧。”

    叶修踢了他脚后跟一下,反驳回去:“干你的活去员工张佳乐。”   

    周泽楷把钱递出去,冲着他俩笑。

 

 

 

    两人在小区门口道别,周泽楷忙着要去开店门,而叶修困得只想回家补觉。临分手前周泽楷脑门突然灵光一闪一步上前搭住了叶修的肩膀,后者转过身来一脸疑惑,周泽楷深吸一口气,劈里啪啦报上一连串数字。

    “……嗯……手机号。”

    叶修哭笑不得:“你光靠念我哪里记得住。”他拿出平时放兜里基本不用的手机递给周泽楷,“自己打上。”

    周泽楷接过手机,低下头认认真真的输着通讯录信息,然后又朝自己的手机上拨了一次,迅速的存下叶修的号码,最后把手机还回去,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叶修承认他又被周泽楷的笑给闪到了。

    他把手机揣回去,朝周泽楷挥手道别,叼起烟就上了楼。

    周泽楷就一直站在原地,看他进了大楼才转身离开。

 

 

 

 

 

 

    假期的日子过得很快,周泽楷在初六左右接到休假回来的店员的来电。

    差不多是早晨七点二十分左右,汤圆正趴在沙发上,一双圆眼睛骨碌碌的转,看着眼前晃来晃去的逗猫棒。周泽楷刚起床还没多久,身上穿着睡衣,光着一双脚蹲在地上,一下一下的晃动着黄色的穗。

    手机铃声就在这个时候响起来。

    周泽楷按下接听,嗯嗯啊啊哦哦的回答完,挂断通讯跑去卧室换好衣服,把汤圆塞进猫包里急匆匆的出门下楼。

    来到店门面时看到有人坐在行李箱的边沿上,看上去已经等了很久,发梢都在晨雾里浸润了水气,服顺的贴在脸颊两侧。

    他抵着头玩着游戏,一身上下穿得不多,寒风凌厉地跑过去,他就打个抖,但玩着游戏的手却很稳。

    “……久等。”周泽楷提着猫包跑过来,有些气喘,“回来了很久?”

    “七点就到的,也没有多久。”那人走过来,躬下身隔着猫包的小窗口伸手去逗弄汤圆,“我猜你那个时候应该还在睡,就没有打电话吵你。”

    是在睡没有错……。

    周泽楷神情坚决,“下次,打电话。”

    汤圆卧在猫包里不动,任那只手在它身上摸来摸去,没有表示不满也没有主动去讨好。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先把门开开吧。我在外面冻半天了。”江波涛把手收回来。

    周泽楷把提箱递过去,江波涛接过来拎得平稳,等到门开了,周泽楷拖着江波涛的行李走在前面,江波涛提着周泽楷的猫包跟在后面,一先一后默契的走了进去。

    江波涛半边身子进了门,又回过身,顺手把门口写着“close”的牌子翻了个面。

 

 

 

 

    小点最近牙齿像是欠敲打一样,逮着东西就开始咬的毛病越来越严重,叶修被它折磨得够呛,看着被它咬出了一个洞的茶几桌角,决定去周泽楷的店里给小点买根磨牙棒来用。

    顺便还能和周泽楷聊两句。

    于是他拿着钥匙,趁着小点在客厅吃着早点,他碰的一声关上门,又迅速地下楼。  

    没想到到了店里一看,柜台后面站了个不认识的人。

 

 

 

    “哈罗?”两人都呆了半晌,还是江波涛先开了口,“要买什么?”

    “那什么……咳,来跟磨牙棒。给狗用的。”叶修回过神来回答。

    “嗯好的。”江波涛低下头刷刷刷的写了几笔,从柜台后面走出来拿叶修要的东西。

     叶修忍不住的打量他,这人身高不算高也不算矮,基本和自己在一个水平线上,穿着的颜色很讲究,颜色搭配不太过招摇也不过度死沉,脸长得不能算是有多好,但是仔细看却也不差,是个挺顺眼的人……不过比起周泽楷那张可以用来吃饭的脸来说,倒的显得相距甚远了。

     江波涛把东西递给他,细心的报了价,免了他去看标签的时间。他掏钱的时候忍不住开口问江波涛,“我以前好像,没见过你?”

    “……”江波涛看着他的脸像是在沉思,“我之前在这里工作的时候也没见过先生你呢。”

    “啊,我第一次来的时候是除夕前几天。”

    “那就对啦,那个时候放春假嘛,店长不回家就在这里守店了,所以才没见过我吧。”

    “嗯。”叶修点头表示了解,正感叹可惜今天没缘见面时,风铃叮铃铃的响起来。

 

 

 

    是周泽楷。

    “咦,你回来啦?”还没等叶修开口跟他道声早,一旁的江波涛就迎了上去,从周泽楷的手上接下了装着早点的塑料袋,挨个挨个的搁上了柜台,“今天怎么那么快?”

    叶修听到那句“你回来了”像是被鱼刺卡了一下喉咙,表情有些奇怪,又马上平静下去,扯起个微笑算是跟周泽楷打了个招呼。

    “……嗯,人少。”叶修的脸色看上去不是很好,周泽楷心想是不是没有吃早饭的原因,于是他赶忙开口询问正欲离开的人,“吃个早餐?……呃,一起。”

    叶修回头看了眼在柜台上已经开始喝豆浆的江波涛,思量了一下他笑着摇头:“不了不了,家里的东西还摆着呢,我就下来买个东西,一会儿上去继续吃。”

    “……嗯,好。”周泽楷看起来有点失落,但还是礼貌的跟他道别,“再见。”

   “……”

     叶修蹲下身看着不知道从哪儿蹿出来,赖着他的脚又是一阵乱蹭的汤圆,他伸手在汤圆拱起的脊背上揉了好几把,沉默了好半晌才回答。

    “再见小周。”

 

 

 




—TB一个大C—



倒计时:Day97


我看了一下大纲好像已经写了有一半左右了吧()

这个故事的高潮到底在哪里哟………。


昨天晚上发生太多事了好累,差点连这一章都生不出来。

反正事情都过去了,就熬到写完吧,否则也睡得不踏实。

于是就硬是熬到现在写完了,一个晚上没合眼。困……


所以今天不想讲相声。


真的很累,希望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都平平安安的过日子。

不会遭遇任何危险与不测。



希望你们都好。

我揉猫去了

评论 ( 10 )
热度 ( 92 )

© 槍槍無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