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槍無奏

“刷牙玩手机大师。”





开放授权。
只回复近期更新和问题留言。
时常出现bug收不到at。
私信会看,努力回复。
我也永远喜欢你。

[全职高手/周叶同人]Cat、Dog or ME? (04)

  


又是这个时间段,不变的味道不变的我(闹球。 @光挖不填,再等一年。 

试试强制BGM大法。哈哈哈(有病



004



    周泽楷醒来的时候门外的天已经黑了。


    远处连灯光都是零星的,没有人声和车辆来往的声音。周泽楷揉着眼睛撑起身,发现自己竟然坐在榻榻米上倚靠墙壁的转角睡着了,发麻的双腿还保持原状地蜷着,搭盖在自己身上的羊绒小薄毯擦着毛衣落下去,发出刷啦的声响。

    他想看时间,可手机并不在裤兜里。他眨了眨有些干涩的眼睛,手在身体周围摸来摸去地寻找,最后在靠墙的地方,用一种及其别扭的姿势将它握在了手里。

    店里的灯关了一半,仅剩下一盏墙灯,暖色的光线柔柔的照在周泽楷脸上。

    已经接近十二点了。周泽楷确认了一遍时间,将羊绒毯折叠好,放进柜台下的小柜子里。在柜台面上找到了江波涛留的字条,他看了一遍,把他收起来。

    江波涛把收银箱和账本都锁去了诊室里面,周泽楷去确认了一下,数额和记录都对,又检查了一下店里的物品,虽然荣耀小区的治安好,可是该防的也不得不防。

    睡在猫爬架顶上的汤圆也醒了,伸个懒腰后轻盈地落下地来,细声细气地轻叫,又跟前跟后的蹭着周泽楷。

    他低下头冲汤圆笑,弯下身把汤圆抱起来,走去门厅的宠物寄存区清点寄存在这里的小家伙。过了十二点便是初八,许多人的春假已经休完,因为旅游和各种其他原因而寄存在这里的宠物都陆陆续续的被领回了自己家,还有部分呆在周泽楷店里的笼子里架子上,都是些小猫小狗,平日里也安静得很。

    他对着门口贴上的铭牌一个一个的数过来,却发现最底下,最靠大门的那个小笼子,竟然是打开的。



    奇怪?……没关?

    他蹲下身去看贴上的铭牌。



    店里所有的笼子和架子都会挂上一个小木牌,当有宠物被寄存在这里时,周泽楷就会在便签上写下主人和小家伙的名字,然后贴在小木牌上,这样既方便清点,又方便周泽楷不用绞尽脑汁的把周围住户家所有宠物的名字给记下来。当宠物被领走后,清理完笼子后,便签就会被撕下来丢掉,如此循环往复。



    而这个大开大敞的笼子上,却贴着一张淡黄色的便签纸。

    第一排写着黄少天。

    第二排写着甜筒。



    遭……!!!

    周泽楷突然想起了这里本该住着一只一岁半的柯基。同小区的黄少天是个记者,刚收假回来就接到了要到外地去跑新闻的通知,只好将每人照顾的柯基寄养在了周泽楷的店里。这只叫做甜筒的小型犬平时跟主人一样总是过于活泼,又特别爱叫,遛狗的途中跑得比某家屋里的哈士奇还要快,存在感不是一般强,要不是因为周泽楷刚睡醒,可能早就发现了它偷偷的跑出去了。

    周泽楷小跑着把汤圆放到最近的架子上,快速的揉了揉它的脑袋。

    “等我!”

    说完,他打开备用物品柜,拿起里边的电筒,推门就冲了出去。

    汤圆站在猫爬架顶,伸出舌头理顺自己身前细软的白毛,小心地跳下地来,看见周泽楷忘在榻榻米上的手机,它踱着步子走过去,低头把手机拱进被周泽楷遗忘掉的外套后边,藏了起来。




    周泽楷在出了店门就晃着手电筒四处找,柯基的体型本就小,于是他更注意的在路边的花坛,小路转角,甚至是水池附近任何比一只小型犬大、可以作为遮掩物的地方寻找着,可是他找了一路,也停停歇歇地喊了一路,还是半点影子都找不着。

    周泽楷的声音都要哑了,平日里他别说大声说话,就是说话都很少,嗓子脆弱得紧。再加上他从小咽喉毛病就比较严重,就是这样并不密集的叫喊也让他忍不住哑着嗓子咳嗽了起来。

    他已经从小区外找到了小区里,过了十二点,家家户户都安静得不行,大楼的灯都灭了一半,偶尔或有几家人亮着灯,在夜色里幽幽的,安宁祥和。而周泽楷却顾不上这些,他满心的后悔与担忧,他害怕甜筒或许是沿着大街往街外跑了,可他也不敢直接去找街外,而是先就近找起了荣耀小区。

    电筒的光开到最强,一束银白在寂静的路上,不停地晃动。





    叶修走出大楼时看了看大楼的电子钟,上面写着00:26.

    又是一天的熬夜赶稿,三分钟前叶修坐在电脑椅上揉着自己酸痛的脖子,小点趴在床边的细缝里睡得正香,耷拉着耳朵打着小呼噜,他笑,想伸手去摸烟,却摸到一个空壳子。

    连着好几天赶稿通宵足不出户,烟不离手时竟然忘了家里的储备量。他叹了口气,拿起外套准备去楼下的二十四小时店买一包。

    外面的风有些冷,叶修围着围巾,风刮到没遮掩的脸,整个人都是一抖。他呵了口气,走出大楼却看见银色的强光在眼前一闪而过。

    光源在离他仅几步的地方,靠着花坛。

    他借着一旁昏黄的路灯,把咳嗽着俯身下去寻找什么的身影看清晰了。

    “……小周?”




    正在专心致志的寻找,周泽楷被这冷不丁的一生唤吓一跳,他回过头看着叶修,满脸都是掩不下的焦急,声音嘶嘶的哑。“呃,叶……”

    还没能等他哑着声儿叫完整叶修的名字,后者眉头一皱,摘下围巾大步上前,兜头就朝周泽楷围了过去。

   “你什么毛病,大半夜的冷成这样你就穿个毛衣出来?”叶修心里突然泛起一股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怒气和忧心,“是不怕冻啊还是不怕病?”

   “……不是。”周泽楷看着叶修不悦的表情赶紧否认,“找…呃,狗,不见了。”

   “狗?小区住户寄养在你店里的?……哪家的?”

   “黄少天。”

    就算歇了一会儿,他的声音还是有些沙哑,本以为清清嗓子就会好些,一清却咳得没完没了。

    “就他事多,养的狗都比别人家麻烦。”叶修把围巾打了个结,也不看周泽楷一眼,只留下一句原地等一会儿,转身就走开了。

    周泽楷本来急的不行,突然一见叶修又觉得安心不少,他抬手摸摸脖子上的围巾,线织品柔柔软软的,刚从另一个人的脖子上摘下来,带着暖意和属于叶修的味道。

    不知道叶修有没有把脸埋进围巾里的习惯。

    周泽楷心想,低头,半张脸陷了进去。






    叶修回来得很快,左手握着烟和打火机,右手端着一杯热饮。

    他把那杯热得有些烫手的饮料塞进周泽楷空着的那只手里,弹出一根烟来点上。

    “那边你找过了吗?”他指指小区里的一条内巷,周泽楷摇头,叶修顿了几秒,朝四周看了看:“应该不在这个附近,到二十四小时店的那条路我也看了,没有。就朝那边找找吧。”

    “好。”周泽楷点头。

    “我来喊吧,你把东西喝了。”叶修带头走在前面,深深吸了口烟后摘下来,开始一路喊一路找。周泽楷跟在他身后,举着手电筒四下查看,不时把杯子递到嘴边,浅浅地抿一口。

    是咖啡,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里有自助咖啡机,大概是走得太急,没有加糖,原粉的咖啡温温热热,又苦得可以,可周泽楷却觉得,那大概是甜的。

    找了一路,还是没能找到那只小狗的影子。两人都开始有些喘。

    “……小区里没有,会跑到哪儿去?”

    “不知道……”周泽楷开始做起了最坏的打算,心想或许真的是沿街跑去了外面吧。

    “沿街那块找了吗?”叶修问他。周泽楷的店是开在小区外沿街门面的正中间,狗也许会在那个地方也说不定。

    “找了,没有。”周泽楷摇头,咬紧了下唇不再说话,原本红润的色彩褪了下去,被冻得发白。

    “这还真遭,就黄少天那宠狗的架势,估计也没有把狗扔去寄养过吧,要是不见了,估计他要去跳江了……”



    叶修喃喃地开口,说到一半又像是想起来什么,他瞠大双眼开口问周泽楷:“黄少天他家门口,你去看过了吗?”

    “没。”周泽楷原本不明白他为何这么问,可再仔细一想,也就明白了。就像黄少天不情不愿的把狗寄养在他这儿一样,狗差不多也是那个不情不愿的意思,逮到机会肯定是会先考量着往家里跑才对。

    叶修想也不想,直接拉起周泽楷跑进了大楼,“去看一看!”

    周泽楷被一路拖着,忍不住低下头,看着被叶修白皙指尖紧紧扣住的手腕看,觉得耳尖发热,回答的声音也飘忽不定。

    “嗯。”他回答,声音小的几乎不可闻。






    果然在这里。

    黄少天住在611,两人从电梯里一出来,就看见趴在黄少天家紧闭大门前的一只柯基犬,它把两只前爪垫在下巴下边,睡得正香,湿乎乎的鼻尖像是能冒起泡泡一样。

    吊在喉咙的那块石头终于掉了下去。周泽楷和叶修都长出了一口气。

    周泽楷先走过去,在甜筒旁边蹲了下来,他看着呼呼大睡的甜筒,也没有觉得生气,心里只有完完全全的安心。

    叶修也走了过来,蹲在周泽楷的旁边,他伸手,修长圆润的指尖轻轻挑动甜筒的耳朵,复又并起掌,轻轻地拍了拍那颗小脑袋,他带着放下心来的笑开口,说出的话却像是恐吓。

    “乱跑吧,明天早上就你没吃的。”

    周泽楷抬头来看他,楼道里的灯光从天花板上散出来,暖黄的色泽勾勒着叶修轮廓分明的侧脸,眉目清隽,微阖的双唇薄而好看,颜色也是浅浅淡淡的,垂着的眼帘半掩去了目光,那双眸子的颜色也是偏浅的,偶尔笑着,看起来四六不着却也有认真的样子。而此刻的目光却是柔和的,像是盛着半碗凉水,粼粼烁烁地闪着光。



    想吻他。



    周泽楷被自己脑子里突然冒出的三个字吓了一跳,他咽下酝酿在口腔里的唾沫,哑着声儿开口:“叶修。”他喊叶修的名字,唇角不自觉的勾了点笑,叶修回过头去看他,冷不防的对上周泽楷的笑颜,心中也是一颤。

    “谢谢。”周泽楷的眼睛微微眯起,黑眸里满是诚意,灯光反射出眸子里的水色,银箔一样的晃悠。

    “不用不用。”叶修摇摇手,看着周泽楷小心翼翼的把甜筒抱起来,“邻居嘛。哥帮忙也是应该的,你要是觉得不妥,下次我来你给我打折就是。”

    “……骨折?”

    “……原来小周也会开玩笑啊。”

     周泽楷盯着叶修,眨了眨眼睛。





    “回店里记得把衣服拿上,到家吃感冒药,我就先回去了。”叶修朝周泽楷挥挥手,走进了一步上行电梯里。“有空见啊。”

    “好。”周泽楷抱着甜筒,没法跟叶修挥手,于是只好重重的点头,他看着电梯门缓缓关上,LED显示屏上的数字开始变化,才走进另一部下行电梯。




    把甜筒放回笼子,小心翼翼的锁好,等到要穿外套的时候,周泽楷才发现套在脖子上的围巾忘了还回去了。

    “……”周泽楷抬手摸了摸,围巾的内层是暖的。

     它以前围在叶修的脖子上。

     一想到这,周泽楷的脸就微微发红。

    “咪——”汤圆蹭到他身前来,甩着尾巴看他。蓝盈盈的眸子里满是好奇。

     周泽楷弯下腰,费了些劲把汤圆抱起来。

     “唔,回家。”




    凌晨3点多,周泽楷却还在床上辗转反侧。

    睡不着……

    脑子里总是一幕一幕的浮现出晚上的事情,叶修把围巾套在他脖子上的样子,眉梢带着压不住的怒气和担心,周泽楷穿着带了点底的皮鞋,比穿着平底十字拖的叶修显得要高一些,后者微微的仰头,眉峰皱起的表情;递给他杯子时的淡定神色;在楼道灯光下认真又温暖的目光。

    “……唔。”周泽楷抄起一边的抱枕摁在自己脸上,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喝光那杯咖啡。

    大概是因为这样才会睡不着的。

    周泽楷在床上又翻腾了半个多小时,仿佛认命了似的,他掏出手机给江波涛发短息。



    “喜欢上一个人,怎么办。”




    终于把心里想的话说了出来,周泽楷长长的出了口气。

    他翻身,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臂垫在脑袋下面,朝着汤圆窝着睡觉的方向,他举起了手机,通讯录上写着“叶修”两个字。

    “晚安。”

     他低声开口。




    翌日清晨,江波涛坐在早餐桌前喝着豆浆啃油条,对面坐着一个正在看晨报的人。他拿起手机一看,发现了周泽楷的短信,想也不想的回复:

    “对方也是单身的话,肯定就要想办法去追求的嘛,比如了解清楚她喜欢什么啊然后悄悄买来给她咯,还有关注一下对方的生活习惯,从这个方面下手也可以哦?女孩子无非喜欢一些可爱的东西……时机到了或者确认她也喜欢你的时候就表白吧!”

    正纳闷谁家姑娘能够赢得小周的心还不吃周泽楷刷脸这套技能时,周泽楷的短信就回来了。

   “谢谢。”

    简单易懂,是周泽楷的风格。

    江波涛打了个不谢,还没能发出去呢,周泽楷的第二条短信踩着前脚就来了。

    “不是女的。”



    像是被人正面一个上勾拳,江波涛把包了满嘴的豆浆全部喷了出来。

    坐在他对面的人正好放下报纸翻页,冷不丁的就被喷了一脸。他僵硬的眨眨眼,看着江波涛,两只明显不一样大的眼睛上挂满了豆浆,他仔细的感受了一下,觉得这豆浆还不够细,竟然有渣。

    “对对对对不起!”江波涛赶忙扯了一旁的纸来给他擦,“我就是……就是被吓了一跳。”

     王杰希轻轻握住他的手腕,示意无妨,他拉着江波涛坐下,把报纸放去了一边,“发生什么了?”

     江波涛也不知道如何描述,只好把手机给递了过去。

   “……”

   “……”

     两人面面相觑。





—T辣个B辣个C—




倒计时:Day96


有人反应周叶tag搜不到这个?张嘴求投喂小红心。(快滚。

恭喜这篇文正式加入好想急死你

我真的不是故意把战线拉得那么长的()

                     可是按照我的大纲来看,要是按我原来的分段写,估计今天要写1W3.        

心绞痛。

刚想发的时候窗外放起了窜天猴,咻!碰!咻!碰!………………………………………………………………………………………………

想起昨天大半夜好不容易要睡着了,外面开始放鞭炮,还是一千六百响的。

他妈的,怎么那么恨吶!!!!抱头跪地。


我就说了小江是有对象的你们不要把他当成一个单箭头周泽楷的纯情少年因为他已经是另一家的人妻

就是这样,我想说的说完了。



哦对了最后问你们一句。



要开学了吧,作业做完了吗。


撒腿就跑,深藏功与名。(。


评论 ( 19 )
热度 ( 78 )

© 槍槍無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