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槍無奏

“不顾一切的爱吧,爱上我最刺激吗”





开放授权。
只回复近期更新的留言。
我也永远喜欢你。

[全职高手/周叶同人]Cat、Dog or ME? (06)完结章

 @光挖不填,再等一年。  BGM啥的,最近听得杂23333勿怪。

←突然发现这样的视角就像在看TAG一样真可爱(。




006


    八月底,热气还没有退去的意思。

    周泽楷站在书城长到看不到头尾的队伍里,偷偷地打呵欠。今天是休息日,他确认了一眼店里的预约表,发现今日整日都是空闲,蓦地就想起了市区书城里,他特别喜欢却从未在公众面前露面的作者的首场签售会。现在是早上七点十分,他看了看表,决定打车过去。

    到了楼下时最迟也不过七点四十,但书城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队,队伍最前面没有动,签售从九点才会开始,周泽楷心想估计人也没有来,于是他走向隔壁一家开张的早点店,坐下喝着冷豆浆啃着小笼包,对面一直没人坐,但有不少闲着占座的年轻人叽叽咕咕地指着周泽楷笑,跃跃欲试的想要上来讨要一下联系方式。

    周泽楷有点不适,决定还是拿着吃的去队伍里站着等吧。


    一站就站到了现在。

    九点过五分,太阳已经开始有点晃眼,前面的队伍才开始缓缓地动了起来。队伍里有结伴而行的姑娘笑笑闹闹,也有独自前来的,看起来一丝不苟的青年。周泽楷的眼睛被太阳晒得有些发花,视网膜上像是出现了一块一块的白灰色小点。

    九点三十二分,现在签售台离他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不过他已经从门外挪进了门里,冷气感十足的空调风打在他的脸上,吹得他全身一激。

    他站在书城里四处看,一楼的数张桌子全部被腾空了,留出布置签售的位置,四周都挂着横幅,红色底白色字分外显眼。

    前面的人很多,看不到签售台,可周泽楷能看到签售台后面的三层书架上都摆放着这位作者的书。密密匝匝的一片,倒也非常壮观。


    周泽楷长出了一口气,跟着队伍缓缓地挪动着。


    九点五十七分,周泽楷终于能清晰的看到签售台的情形,长方桌上垫着天鹅绒的衬布,正中间坐着一个扣着黑色鸭舌帽,穿着浅灰色短袖T-shirt的男人,头也不抬地伸手,从旁边接过一本崭新的书册,拿着黑色的马克笔行云流水的签下了几个字,又双手把书递给激动不已的读者。他的身边站着一个戴着黑色半框眼镜的青年,他唇线平直,目光淡然,工工整整的衬衫西裤,左侧的衣兜外沿卡着一直黑蓝色的钢笔。他不时抬起手来,目光顿在露出来的手表上,手腕光洁骨骼分明。他低下头去,淡淡地跟中间忙着签名的人说了句什么,又站到一边去,眼神放远看着面前长长的队伍。

    就在周泽楷忙着打量这人时,他前面两位女孩已经小声尖叫着、拉扯着出了队伍去结账。

    到他的位置了。


    那人低着头,鸭舌帽挡住了整张脸,绒布桌上也投下了一块小小的阴影。

    他一伸手,旁边一位穿着书城制服,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少年就赶忙递上一本书,他翻开扉页,笔锋游走……

   “啧。”他低声地咂舌,盖上笔盖抬起头来,对着一旁的眼镜青年喊了一句,“笔没墨了,小张递只新的,赶紧赶紧!”

    他咂舌时,周泽楷就已经能从这把声音中听出几分熟悉的意思来了,等到他一抬头,周泽楷就像是被雷劈了似的愣在原地。那张脸他比任何人都熟悉——是叶修——他似乎比平时看起来更憔悴了些许,眼睛下面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一脸的睡眠不足,眼睛里有充血的红丝,脸色似乎比几周前更加苍白,轮廓也瘦削了不少,看得周泽楷一颗心生生的疼。

    叶修等到从张新杰手中接过马克笔才回头,想跟着这个等了略长时间的读者道个抱歉,一看到这张显眼到不行的脸也是一愣。

    周泽楷出门时穿着得十分简单,一件纯白色的短袖T,上面印着简单的花样,下身是深灰黑色的牛仔裤和米色板鞋。没有刻意打理过的头发贴着脸侧柔软的垂下来,发尾搭在颈间毫无侵略性的样子,眼眸因为打了一路的呵欠而有些湿润,看起来是意料之外的乖巧。

    叶修朝着面前这个面容清隽眼神明亮,表情却震惊无比的青年笑了。


    “不好意思,久等。”叶修重新低下头,修长白皙的指尖虚扣在笔杆上轻轻移动,笔尖在干净柔软的纸张上游弋,“君莫笑”三个墨色的字体就出现在了扉页的空白处,他抬起笔尖又想了想,笑着俯下身去继续书写。

    张新杰在一旁挑起了眉梢。


    他在左上方写下了“给周泽楷”


    周泽楷瞪着一双漂亮的眼,一动不动的盯着叶修看。

    叶修抬手,轻轻拂过书面扉页,满意的点头后合上书本,双手递给周泽楷,“要拍照吗。”周泽楷一愣,刚要情不自禁的点头,叶修的嘴边传来一声梦呓般的轻唤:

    “小周。”


    周泽楷愣了,他难以克制的想起几周前的购物中心,脑海里浮现出的是叶修身穿正装的精神样,身边依偎着一位娇小的女性……那样般配的画面让他觉得难以呼吸,于是他快速的摇头,“谢谢。”他说,语速很快声很小,不知道叶修有没有听清,他接过书,紧紧握在手里,踉跄着离开签售台。


    “浪费了四分二十一秒。”张新杰举着表,目光从离开的周泽楷身上收回来。

    “……你怎么变得跟报时鸟一个德行。”叶修玩笑似的呛了一句,接过下一本书,签完又递出去。

    “工作时间,私人感情耽搁会很麻烦。”张新杰从一旁的纸箱里又翻出一只马克笔来。

    “……”叶修签字的手蓦地一顿,“特别明显啊?”

    张新杰点头,意味深长的丢出两个字:“眼神。”


    叶修刚签完一本书,又婉拒了姑娘拍照的请求,他回过头来上下打量一下张新杰,“你也变得那么玄学。”

   “有科学考证。”张新杰朝他示意眼前还长的队伍,“办正事,不要说话。”

    ……不是你先说话的吗!

    叶修腹诽。


    签售会过后好几天,叶修和周泽楷的关系还是一成不变,没了遛狗任务的叶修少有借口下楼走动,新书也告一段落,熬夜的次数一少,烟的需求量也都小了下来,连去便利店的理由都没有了。叶修一抹脸心想。

    但在过去的八个月里,他似乎养成了早起下楼吃早点的习惯。

    这导致每次张佳乐看他的眼神都特别奇怪。


    “你转性啊老叶?”

    “照顾你生意呢,不感谢感谢哥,再给打个对折?”

    “滚滚滚,你再说话我就把你拿来对折!”

    “你哪儿学来的那么暴力。”叶修夹着一个包子塞进嘴里,口齿不清的。抬眼就看到了走到店里来的周泽楷。

    后者突然看到他也是一愣,凑到张佳乐耳边小声说了一句“打包”

    张佳乐咦了一声表情奇怪,还是出于尊重没有去问这个看起来脸皮有点薄的青年什么八卦问题,而等周泽楷前脚一踏出店门,张佳乐就一副“别瞒着我我都知道了”的眼神凑了过来,拉了把椅子坐在了叶修对面,眼神闪亮求八卦。

    “也没什么…”叶修往嘴里灌了口豆浆,“有点…小误会。”

    “我觉得这可不小啊。”

    “……”叶修用眼睛斜睨了他一眼,“干你的活去。”


    这么明显的事情还需要你觉得?

    叶修心想。


    周泽楷就像装了个叶修雷达,走到哪儿看到他了,就用一种奇怪的表情看着他,然后低下头匆匆的走开。留叶修独自一个人站在原地回味着那个表情,周泽楷微蹙着眉看他,眼睛里的黑色水润得很,紧紧地咬住下唇又松开,微张着双唇似乎想要说什么,嘴角一抿起来又都给憋了回去。

    他看叶修的表情带着点不悦,带着点气愤,还有点莫名的委屈和失落。


    叶修说乐也乐吧,但心里更多的还是隐隐的疼,和一股愁得慌的劲儿。

    他觉得有些事情必须得解释清楚,可周泽楷见到他就躲,丝毫不给他任何两人单独相处甚至会面说话的机会。

    想什么呢…做的那么绝。


    可真的要是下了决心,又何必用那种表情看着他呢。


    叶修叼着根烟从卧室里出来,饭点定时到厨房里觅食去。走过客厅时突然听到阳台门口的纱窗唰啦唰啦地响。进贼了?叶修摘下烟,从墙角落里抄起扫把来,小心翼翼的往落地窗那边儿靠。他伸出一只手来紧紧的握着窗帘布,深吸一口气,往旁边一拉——

    没有人?

    叶修低头,正对上一双蓝盈盈的猫儿眼。

    “咪——”汤圆坐在原地看着他,爪子拍在纱窗上不停地扒拉,做出想要开门的举动。

    “我落锁了祖宗,别抓啊。”叶修放下扫把打开纱窗锁,一把推开纱窗门,呼啦一声,门外的热风灌了进来,汤圆站起身来缓缓的踱步进了屋子。

    屋子里的冷气打得很舒服,汤圆伸了个懒腰,跟在叶修后面不停的蹭他脚腕。

    “你啊……”叶修弯下身,卡着汤圆的腋下手腕一翻就抱在了怀里,“怎么跑我这儿来了,小周知道吗?”

    汤圆细声细气的咪了一声,爪子轻轻勾住了叶修的衣服。

    “……肯定不知道吧,他气着呢,不可能放你过来。”叶修伸手去点汤圆湿乎乎的鼻尖,嘴角带了点笑,“不过,你来得正好。”

    汤圆看样子没听懂叶修在说什么,不过看表情应该是在夸奖它。它在叶修的怀里小声的呼噜,对上叶修的视线,眯起眸子,稍隔一会儿又睁开。


    周泽楷做完晚饭才发现汤圆不见了。

    最近去店里都比较少带着汤圆,因为他发现叶修这段日子似乎很闲,一个小区里低头见了抬头又见,带着汤圆就不方便立马跑路,于是他开始把这只娇惯着的猫儿自己留在家里,每天或多或少都会出点事儿,可能是打翻了杯子,也可能是咬坏鼠标线,抓烂沙发什么的,周泽楷都只是默默的收拾着残局,也不去责怪汤圆。

    而今天回家,周泽楷走到玄关准备换鞋,却发现拖鞋被汤圆咬得连形状都没有了。

    这是汤圆在表示不满,周泽楷知道得清楚,他也有些生气,用手轻轻打了汤圆几下,就给关在了阳台外边。屋外闷热得简直不能呼吸,周泽楷本想着就关一会儿,做完晚饭就给它放回来,可晚饭都上了桌了,一拉阳台的门,猫不见了。

    周泽楷急都要急死了。

    他撑着窗台往下看,没有发现有摔下楼的动物尸体,他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把每个死角都找了个遍,都没有看到那双蓝色的眸子,房间的门都是锁好的,没有跑出去的可能。周泽楷本想冲出去,但冷静稍许后还是握着钥匙,坐回了沙发上。他不停的揉着额角思考着汤圆到底会跑去哪儿,抬起头却发现自家和隔壁家连在一起的阳台。

    难道……


    周泽楷站在624-3的门口,伸出去敲门的手顿了一顿又收回来。

    他有些犹豫,起码他觉得他现在还不应该见叶修,他还没有准备好,也不想让前段时间的努力前功尽弃,可他又放不下汤圆,心想着万一不在隔壁,不去问一问就坏事儿了。

    他定定心神,手虚握成拳,在木棕色的防盗门上,轻轻地敲了三下。

    叶修来开门的速度很快,他套着一件浅蓝色的衬衫,一条黑色的裤子,趿拉着一双样式简单有些陈旧感的拖鞋,嘴角斜斜地叼着一根没有点的烟。他抬头,眯眼朝周泽楷点头表示问好,伸腿刨了一双拖鞋过来,侧过身示意周泽楷进屋。

    周泽楷沉默,本想开口直接问有关汤圆的事,叶修取下烟就给他堵了回去。

    “外面热,进来说。”

    叶修屋里的暖气比周泽楷屋里的还要足一些,周泽楷走过玄关,刚到客厅就看到窝在叶修家沙发上的汤圆。他松了一口气,一想却又特别的生气。

    叶修让他到沙发上坐下,汤圆似乎很能感知他的情绪,可怜兮兮的凑过来在他大腿上蹭来蹭去。

    周泽楷不买账,垮着一张脸。

    叶修弯下腰给他倒了杯凉水,转身蹬掉拖鞋也陷进了沙发里,他抓起遥控板按开电视,眼睛看也不看周泽楷。周泽楷心想猫也找到了那就道个谢走了吧,他强压下心里那点儿不舍,刚想起身,就被叶修冷不防地一拽给拽倒了回去。


    “等等。”叶修侧过头来看他,脸色里满是无奈,“我觉得有些事情我们要好好谈谈。”

    谈什么。周泽楷心底里冒出一阵酸来,心想你要修成正果了就想要来折腾我吗。

    不想听什么“还是好朋友”的论调啊……


    “……我觉得你对我有点误会。”叶修把烟点上,雾气袅袅的往上盘旋,他呼出一口气,喷在周泽楷脸上,呛了他好几大口。

    “没有误会。”周泽楷咳嗽完嗓子有些哑,但他还是没有犹豫地反驳。

    误会什么呢,我又不是不知道你不喜欢我。


     “……”叶修掰着自己的脚盘过来,手肘撑上膝盖,侧过头细细的看着周泽楷有点别扭的表情,“其实吧,我有个弟弟……叫叶秋,最近有了女朋友忙着结婚。”

    周泽楷没什么表情,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小周同志,你怎么就不开窍呢,急死人啊?”叶修摘下烟头往烟灰缸里狠狠一杵,“我和他基本上来说长了同一张脸,这样说你懂了没?”叶修从沙发旁边的小抽屉里扔出一本小册子给周泽楷,“怕你不信我还找半天。”

    周泽楷低下头,微瞠着双目翻开相册。

    打头的就是两个长相可谓一模一样的男人,但一放在一起,又特别好分辨。叶修嘴角叼着烟,侧面朝着镜头,看动作似乎是想走开,满脸的懒散拖沓和不情不愿,而身后跟着的那人却腰背直挺,跨步的动作都带着一股精英气息,他拍着叶修的肩膀,脸上有明显的怒气。

    “……呃。”周泽楷有点慌了,“那、那天?”

    “他和他女朋友啊,上街买点东西,谁知道还被你撞一脸。”叶修的脚盘的发麻,他又掰着腿侧坐下来,脚掌心朝着周泽楷那面儿,刚刚好碰到周泽楷的大腿外侧。“你说你是什么……什么想法,这种事你问都不问啊?好样的嘛,哥还以为我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儿,吓得你看到我就找地儿藏呢。”   


    叶修的语气有些淡淡的不满,他不再看周泽楷,转脸去朝着电视,地方台上正在直播解说麻将,无聊得紧。

   “对不起。”周泽楷立马道歉,语气真诚。汤圆附和,它坐在两人中间的小缝儿里,爪子轻轻地扒拉叶修的裤腿,看着叶修的眼神也软软的。

    这也太……。

    叶修把腿往回收了收:“就对不起?就没了?”他笑,嘴角勾着个笑,有些嘲的意味,“七夕都给你磨过了。”

    周泽楷脑子里轰的一声响,他撑着沙发猛地站起来,回头看了一眼叶修。

    “等我。”

    他说。

    然后转身跑了出去。


    叶修没搭理他,伸手把汤圆抱到摸着顺手的这边,笑着顺抚猫儿的背毛。

    他想起那天拦住江波涛聊的那会儿子天,江波涛泡了杯茶给他,把他知道的事都竹筒倒豆子的说了,叶修才明白过来。

    江波涛有些犹豫,婉婉约约的表示要是对周泽楷没有兴趣,那就正好趁着现在抽身。

    叶修端着茶杯慢慢的吹,好大一会儿没有说话,茶被吹得冷生生的,他才浅啜一口,放下杯子。

    “正好,他追累了要跑,那就换哥来吧。”


    隔壁叮铃桄榔响了一阵,然后又静下来,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和叮当叮当的钥匙声越来越近。叶修硬是装作没听见,老神在在的窝在沙发里。

    周泽楷提着个小袋子走进来,胸口起伏不停,喘得有点厉害。

    他喝了口水,平复了一下情绪,站在叶修身前挡住了电视,低下头来俯视抱着猫,表情又懒散无比的人,似乎是觉得这个角度不太舒服,他往后退了一些,直接就跪坐在了叶修前边儿那块细窄的过道上。

    叶修无奈,拍拍身旁的沙发:“你这什么姿势,坐上来,好好说话。”

    周泽楷摇摇头,把手里的包装口袋递给叶修。

    汤圆嗖得跳下地去给叶修腾了个位置,他把口袋放在大腿上,“我现在打开看你不介意吧?”

    周泽楷摇摇头。


    叶修轻轻拉开包装袋,伸手进去就摸到了软绵软绵的毛线料,他手一捞直接把叠好的东西抓了出来。——是围巾。

    叶修记得这根围巾,是八个月前,周泽楷下楼满大街找狗时自己亲手套在他脖子上的那根。但好像又不一样,这根要新很多。他把围巾翻过来,看到吊在角落的一个很小的木质纸标签。

    他挑起眉梢。

   “找了很久……”周泽楷把手垫放在他膝盖上,下巴枕着手背,微微仰头看着他,“嗯…一样的。当情侣款。”

    ……这个人。

   “这…大夏天的,你满商场找围巾?”叶修能理解他那句“找了很久”,甚至可以想象他走街串巷的到底走了多少家店去了多少个地方,才找到这样一个夏天还挂着围巾卖的地方。

    “还有。”周泽楷的下巴隔着手背垫在他的膝盖上,眸子在暖色的灯光下闪啊闪。


    展开围巾,里面包着一个小小的银灰色盒子。

    叶修缓缓地打开它。

    黑色的丝绒盒子里左边躺着一个两三寸见方的打火机,右边是一串钥匙。

    叶修小心地拿起打火机端详。

    纯黑色的打火机用镀银勾了边,正中间的那块位置,四个方体的G拼成了一个完整的正方形。他扬起眉毛看着包装盒上写着的Givenchy,又看了看摆在另一边的,明显是用来开哪家大门的钥匙。

    “周店长怎么那么有钱。”他笑,语气带着调侃。

    “喜欢。”

    “哟,这是有钱任性?喜欢就买买买?”

    “不。”周泽楷摇摇头,他直瞪瞪地看着叶修,眸子里的水光一闪一闪的,他眨眨眼,睫毛扑扇扑扇地,眼眸弯出一个漂亮的弧度来。

    “喜欢你。”他说。


    “你赢了。”叶修看着他。他伸手从盒子里捞出钥匙,放到叶修摊开的手心里。“这个又是什么?……”

    “备用钥匙。”周泽楷看着他,表情认真。“我家的。”

    “……”叶修难得没有说话,他看着周泽楷,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汤圆,缺个监护人。”

    汤圆坐在地上,听到自己的名字,软绵绵的叫了声表示同意。

    “我也,缺。”

    “监护人?”

    “嗯……对象。”


    叶修叹了口气,手搭在了周泽楷的肩膀上,往前凑了凑。

    “这个时候不是单腿跪比较有诚意吗小周同志。” 

    周泽楷站起身来,手臂撑在沙发背上,把叶修圈在手臂间那点空间里,他低下头去吻他,声线温暖。

    “都…一样的。” 


—THE END—



倒计时:Day94



写完了,撒花。

拖拖拖拖再不写完三月份都要到了(。

这一篇,看起来应该也应该……带上废话差不多3W字吧。(一个爱写FT的写手(。


昨天晚上赶了一晚上作业,本来今天还要赶,一想反正都要完了那就写完吧。

明天还有一天慢慢赶!

写得很顺手的一篇,过了十二点就来灵感的那种!也没怎么卡,非常幸福

XD再放一张喵片!


我今天就睡了两个小时真的是日了狗了(不别

满脑子都是苍云的招生RAP!!!!!(。


最后小周送的那个打火机,我之前看到卖3344软……生生世世这样的。

……简直吓得我连草都不敢种。



大家早安。

撕嘴皮子撕烂了一大块我心都碎了(。

其实番外有一篇肉我会告诉你们吗肯定不会的(。


下面上喵片。


喜欢你就点小红心呀(●'◡'●)ノ




评论 ( 27 )
热度 ( 152 )

© 槍槍無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