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槍無奏

“刷牙玩手机大师。”





开放授权。
只回复近期更新和问题留言。
时常出现bug收不到at。
私信会看,努力回复。
我也永远喜欢你。

[折纪/临正] 天桥奇缘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折纪 折纪 折纪 折纪 重要的事情多说一遍
      诈尸作/大概是点文吧
      

 

 

    001

 

    天桥,向来是兵家必争要塞。
    

    不比得广场上群魔乱舞的各路大妈,以及街边来来回回的烤串推车,天桥占据了得天独厚的资源和优势——摊儿大的上不来,摊儿小的跑得了。
     ……多数时候在城管的车到了桥下,桥上的摊儿主卷着细软短,准备跑路,训练极其有素。
     当城管正吭吃吭吃爬着楼梯,桥上的人早已踩着魔鬼步伐,从另一边丧心病狂地溜号,空留城管眼泪长流,面对着这一片不毛之地,惦记着荒芜的钱包和厚成砖块的罚单。

 

    是的,作为兵家必争之地,天桥的确易守难攻。

 

    纪田正臣是个新上任的城管,顶替的是前几日刚调职的平和岛静雄。
    要说后者也是在池袋打下一片江山的元老级城管,周围小摊小贩无一不都已经做好了瞻仰他那副“老子永远不高兴”的嘴脸,交着罚款签着罚单过一辈子了,谁知他却最后时刻晚节不保,一跟头结结实实地栽在天桥这块必争之地上——执法时因损坏公物而被城市规划管理局投诉无数次后,最终只得黯然调职,离开这片他爱的江山和……他的死对头。
    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捅你一刀非一日之烦,这要惹得平和岛静雄折断栏杆恨不能将其剁肉成酱,就着小咸菜下稀饭,那得是杀了几个爹夺了几个妻的仇啊……
    还是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烧得头顶和两边肩膀空荡荡,作为新人,纪田正臣上任前难免好奇这一块地界儿里到底潜藏了什么妖孽,竟能成为引爆前任鞭炮城管的导火索。
    于是上任前一晚,他失了个三小时的眠。

 


    这直接导致了第二天早晨纪田正臣两眼抓瞎一片模糊,精神不济一脸青白。
    他从城管面包车上下来的一瞬间,不远摊贩来回热闹无比的广场连鸡毛也没剩下,纪田正臣一脸面如死灰,手里惦着一大叠罚单,默念着人民城管爱人民,转身往天桥上去。
    

 

    待他上了天桥,平台上不管买剃刀的还是买盗版CD或者是高手贴膜的早已雁过不留影人过不留痕,他不禁感叹起世间有真情世间有真爱,拒绝暴力执法拒绝恶意罚款。
    这厢纪田正臣正在脑补着九个月后的年终奖与优秀城管评比,那厢却有人开口。
    “这位先生,贫道昨日夜观天象,发现红鸾星动,再观先生面相隐隐有股喜气,该是桃花当道啊——”

 

    纪田正臣低头,看见摆在他脚边的算命摊。
    他指指摊主背后写着“佛”字的锦旗,“你这……贫道?”
    “……”那人笑着的嘴角抽动数下,“佛道不分家。”
    呵呵,呵呵,呵。
    纪田正臣冷笑三声


    “你能看面相?”
    “是的。”
    纪田正臣指了指他脸上的墨镜和手里的长竹竿,“你他…的不是瞎子吗?”
    “……”那人深吸了口气,嘴角笑得有点僵硬,“我用心看。”

 


    “呵呵,那你怎么没能用心看出我是谁?”纪田正臣叉着腰干笑两声,举起扩音喇叭气沉丹田
    “城——管——执——法——”
     

 


    002     

 

    纪田正臣气急败坏地拉开椅子坐下。
    纪田正臣气急败坏地拿过一边的罚单。
    纪田正臣气急败坏地撕下一张递给坐在他斜对面的人。

 

    对面的瞎子朝正前方伸出了手。
   


    “………………………………我在你侧面。”
    “啊啦不好意思☆~”

 


    纪田正臣从未见过如此不要脸的人,整个笔录过程被他搅得乱七八糟。
    他问一句“性别”,对面那人就能用“你的爱好是什么呢?”“有什么特别喜欢吃的东西吗?”“啊三围是多少我给你目测一下如何?”扔过来。
    ——就不能好好的当一个瞎子吗?
    纪田正臣无语极了。

 


    他走在前边给那人开路,顺手拉开了门。
    那人却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身对着空荡荡的房间:
    “城管先生,记得我说的,红鸾星动哟☆~”
    “……正对我说话好吗,我在你前面。”
    纪田正臣完成了一次深呼吸。
    文明执法,文明执法。

 

    003

 

    要说那个神棍长得也不算差,五官有四官看着都不错,盤正条顺,黑发干净肤色白皙,连唇线都是一等一漂亮,硬要说哪儿不好,也只怪那双见不了天日的眼睛——看不见什么模样。
    
    好几天后纪田正臣才这么想,他倒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胸前摊着笔录本,他的手指搁在上面敲了又敲,打头字迹龙飞凤舞的写着折原临也。
    折原临也——奇怪的名字。


    他打了个呵欠。

 

    龙之峰帝人推门进来的那刻,纪田正臣将睡未睡地吊在沙发边儿上。
    “正臣!!有人举报非法摆摊!!!——”
    “在哪儿啊……”他睁开眼,懒气入骨。 
    “天桥要塞!”

 


    他漫不经心一个翻身,漫不经心地脸朝下摔在了地板上。
    “……这可真是个中二病的说法啊。”

 

    龙之峰帝人独身一人上了天桥,面对着空无一人的廊道眨了眨干涩的眼睛。
    “早上好啊——”
    声音从脚边传来。
    龙之峰帝人被吓得字面意义的一跳。

    “早上好。”他揉了揉眼睛退了三步,“非法摆摊,没收作案工……”
    “作案?只是底层小市民谋生的手段而已,”他拿着竹竿敲了敲地板,嘴角的弧度无辜又茫然。
    龙之峰帝人从小到大善良的同情心瞬间就泛滥了。他清了清嗓子,外表八风不动,“第一城管执法大队,依法执法,文明执法……该罚的必须罚,选吧,你是要交罚金,或者没收了你的摊。”
    折原临也敲了敲一边的木盒示意龙之峰帝人把它拿走:“城管大人,钱你都收走了,能留给我几张零的,吃个早饭吗☆”
    打巧纪田正臣从下边儿的广场上扫荡了一圈回来,手里提拎着一塑料袋的小笼包正往天桥上走,听见这话也是无比自然的伸手把手里的袋子递出去,没有一丝尴尬,“不用那么麻烦了,大爷赏你的,喏。”

 

    龙之峰帝人:“……………………”
    折原临也:“………………………”

 

    折原临也最后还是笑眯眯的接下了袋子,其中手伸错方向一次。
    趁着他一口一口的干啃着包子,龙之峰帝人侧过身小声地问纪田正臣:“这包子好香啊,你哪里买的?”
    “……”后者瞥了眼吃的开心的折原临也,压低了声音,“楼下那个X记推车抄来的。”
    “……”龙之峰帝人瞪大了眼睛惊恐的看着纪田正臣,控诉他流氓执法,顺便给X记推车的摊主点了一根蜡烛。

 

    “啊,这个包子哪里买的?”折原临也掏出纸巾擦了擦手指。
    “咳,”纪田正臣咳了声,“鼎泰丰……吧。”
    龙之峰帝人看他的眼神更惊恐:What the F@ck这里不是日本吗?
    纪田正臣一脸正直:那又怎样,还不许别人开国际连锁店吗?
    “挺好吃的嘛——”折原临也满足地扔掉了餐巾纸。
    “那就好,下次来的时候我再去抄……买他家的吃吃看。”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龙之峰帝人心中的蜡烛长燃不熄。

 


    远处高楼上岸谷新罗抱着他写着“绝世神医”的广告牌,想了想自己遗落在折原临也身边的修脚工具,又看了看那两位不知道是来执法还是来聊天的城管,深深地叹了口气。 

 

    004

 

    “为了感谢你的包子,我免费替你们掐指一算,明天呢,你们应该会换一个新的上司~”折原临也装模作样的掐了掐中指,用力太重疼得他脚腕一抽。
    “不可能,”纪田正臣皱紧了眉头反驳,“狩泽小姐干得好好的,没违反规定也没有辞职的意向……你确定你算的准吗神棍先生?”
    “正确的称呼别人的名字是基本的礼貌哦,小正臣。”
    “……你没资格说我吧,折原临也先生。”


    ……


    纪田正臣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离迟到还有十四分钟。
    时间紧迫,他一边刷牙一边穿裤子,一边洗脸一边穿鞋子,早饭……早饭到时候继续去X记抄吧。
    等他一路快马加鞭看尽尘世潇洒来到办公室时离上班还有一分钟。
    他赶紧拍拍衣服打了卡坐回办公桌里。

 


    办公室的门嘎吱的一声打开了,走进来一个身着黑色紧身皮衣戴着摩托头盔的……女人。
    狩泽绘里华从她背后冒出一个脑袋,声音欢快:“各位早上好啦,今天开始我就升职去规划部了,这位女士就是你们以后的老大啦——”
    龙之峰帝人:“…………好准。”
    纪田正臣:“……………………我X。”

 


    而纪田正臣未来的老大从面部……从头盔的表情看起来有点紧张,她朝大家深深地鞠了个躬,然后一溜烟跑进了专属的办公室。留下大家面面相觑,越看越觉得她有点像隔壁交通科连天连日通缉的那个无照驾驶不开车灯的飞车族。

 

    005

 

    最近纪田正臣突然多了几个爱好:去X记手推车抄两笼包子,爬上天台找折原临也算命,“顺便”把吃不完的包子分一份儿给算命的神棍——然后,给折原临也开罚单。
    这种翻脸不认人的勾当他做得开心,折原临也也不排斥。他就理所应当的为自己的年终奖和优干评选而努力的写着罚单,天天抄走的除了那笼包子外还有折原临也装零钱的木盒子——象征意义的,即使后来折原临也已经习惯了把钱揣在兜里。

 

    天桥另一端的“绝世神医”岸谷新罗心好累,每天都能遇见城管就算了,这城管抄完东西还要呆上个大半天才走,坐的还是他摆摊儿的位置。
    他手里夹着那块“绝世神医”的招牌,寒风中凌乱,闻见了X记包子的香味。
    真是惨绝人寰。

 


    折原临也推了推鼻梁上滑下来的蛤蟆镜,“上帝告诉我,其实你是从来良学校毕业的,一直坐的是靠窗那排的第四个,对吧?☆~”
    纪田正臣回身看了看锦旗上的那个“佛”字:“……是啊,你干脆告诉我全世界宗教都是一家算了?”
   “实际上也正是这样嘛——”折原临也手里的竹竿敲了敲地板,朝左偏了偏头,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黑猫白猫抓得住老鼠就是好猫呀,算得准就是了。”
   “……”纪田正臣嘴角一抽,“我在右边。”

 

   “……不好意思,体谅一下盲人啦。”折原临也重新回过头来,“这段重来?”
   “哈?”
   “黑猫白猫,抓的住老鼠就是好猫,”折原临也朝右边偏头,鼻尖堪堪擦过纪田正臣的,嘴角的笑意带着点莫名的自信,“算的准就是了。”
    纪田正臣眨眨眼,凝睇着面前那张过度白皙的脸,黑色的额发柔柔顺顺的搭在眉梢,轮廓干净明晰,他垂眸,又看向那块深黑色的墨镜。他突然想看他的眼睛,心里像是有只猫爪子,轻飘飘软绵绵的在挠——不管是黑猫还是白的,不管抓老鼠还是不抓老鼠。
    他就是心里一阵发痒。

 


   “是挺准的,不过我记得你第一次不是跟我说……什么红鸾星动?”纪田正臣的声音发干。
   “是呀,桃花当道,应该是要撞个正着的~”折原临也的声音轻飘,撑着竹竿坐远了一些,“嘛——提示的话,就是‘遇红不躲’哦。”
   “噢……”纪田正臣理顺额前的头发,撑身站起来,“走了,下午开大会。”
   “……?”折原临也仰起头似乎在看他,“今天不开罚单吗?”
   “忘记带了,今天放你一马吧,但愿你说的桃花运是真的啊——”纪田正臣小跑下天桥,头也不回地朝折原临也挥挥手。

 


   “…呵呵。”折原临也抬手,修剪圆润的指甲盖轻巧地敲了敲黑色的镜片,“这种事情,我可不说假话啊。”

 

    006

 

    最近纪田正臣似乎有点焦躁,确切的说是有些坐立不安。
    龙之峰帝人看了眼趴在桌面上无所事事,把玩着一个小木盒子的纪田正臣。无奈的朝一旁来探视的女友园原杏里耸了耸肩。后者提着纪田正臣一动未动早饭满脸担心:“纪田君……”
    “!”纪田正臣拍桌而起,“我去X记抄……买包子吃。”
    “……呃,折原先生今天也不在那里。”龙之峰帝人不忍心的一刀捅过去,“杏里的包子就是X记的。”而且买来的路程特别艰难。


    园原杏里看着手里这笼包子,不禁想起早晨那场令人心碎的追逐战:
    X记包子的大爷打老远看见一身乌青的警服,毫不犹豫抄起把手,三步两步百米冲刺似的广场这头开始跑,身后穿着警服的园原杏里不明所以,手捏一把零钱跟着就追了上去——他俩一个追一个跑地跨越了整个宽阔的广场,买包子的大爷越跑越快,眼看就要冲上车流密集的大马路,园原杏里才上气不接下气地喊出声:
    “我——我是警察——不是城管——别跑——我只是……想买早饭!”

 
    ……
    纪田正臣闻言,才一脸英勇就义的伸手拿了个包子出来,搁在嘴边吞蜡般的咀嚼。

 

    距离上一次给折原临也开罚单已经过去五天了,这个神棍不光再也没有出现在天桥上摆摊,连他平时里用来装零钞的盒子也没有来领过。
    纪田正臣恨恨地打开木盒子,开始整理里边的零钞。
    里面有的被折成了三角形,有的被折成了正方形,还有的被折成了五角星和爱心,他一一把它们理顺。
    ……直到最后纪田正臣拆开了一个长腿千纸鹤最为丧心病狂。

 

    他叹了口气,把一叠理顺的零钞放回去,却在盒子的底部发现了一张白纸。
    抖抖手指展开,上面龙飞凤舞地签着“折原临也”,再往下写了一排地址,在新宿。
    

 

    纪田正臣深沉的考虑了三秒钟,拿起了一旁的请假条。

 


    007


    “所以说你其实也不是个什么乱七八糟的神棍?”纪田正臣翘着脚坐在情报屋的沙发上,身上还穿着没来得及换下来的制服外套,语气平稳却愠怒。
    “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那是我的兼职啦——”折原临也带着硕大的蛤蟆镜,麻利地泡着咖啡,娴熟地绕过地上的茶几小板凳坐到了纪田正臣的身边,“其实还算得挺准的不是吗。”
    纪田正臣抛了个白眼。
    得知真相以后,鬼才相信你那是靠夜观天象算的。

 


    纪田正臣有点莫名的来气,他就像一个白痴一般被这个神棍……这个情报贩子耍的团团转,简直想把一个小时前的担心和焦躁甩去喂狗。
 

 

    “我就知道你不会信的啦,不过有一件事还真的是我算出来的呢,”折原临也端起杯子确认温度似的抿了一口,把它递给了纪田正臣,示意他喝掉。
    纪田正臣一脸嫌弃看着天花板。

 

    “……”折原临也一拍手掌,“你喝掉我就告诉你哦。”
    纪田正臣乜了咖啡一眼,表情更嫌弃。
    手一抬,连水带渣喝得干干净净,“说!”

 


    “啊,你最近红鸾星动面色红润一看就是桃花当道之相啊——”
    “我不会再信你胡扯了,我已经等了好多天都没有等到身材火辣的美女在我的道上当桃花。”纪田正臣看着一下一下朝他挪得更近的折原临也。
    “我告诉过你提示吧?可没有说你的桃花是女孩子呀。”
     折原临也把手撑在他身体两侧,表情似笑非笑,他晃了晃脑袋,示意纪田正臣处理他脸上那副墨镜,“而且之前也有告诉你吧——‘遇红勿避’☆”

    纪田正臣瞪了折原临也一眼,表情比看咖啡更嫌弃。
    ——却掩不住眼角那一丁点儿的笑意。
    他抬手摘下折原临也的墨镜,对上那双猩红色的眸子——遇红不避——它越靠越近,对纪田正臣眨了又眨,密匝的睫毛扇动,像是蝴蝶翅膀。

    不光是个神棍,纪田正臣抬手环上他的脖子,接下折原临也轻缓的吻,心想。
    你还是个骗子。

 

 

—END—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什么

 


    越老越爱胡说八道的作者【。
    听着《一笑悬命》写完的,反正都看完了告诉你们也没关系谅你们也不会去重看一遍【你
    我去看推菊花了【。】大家回【来】头【生】见。

 

评论 ( 29 )
热度 ( 134 )

© 槍槍無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