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槍無奏

“不顾一切的爱吧,爱上我最刺激吗”





开放授权。
只回复近期更新的留言。
我也永远喜欢你。

[CODE GEASS/白黑] SOLITUDE


BGM《No path back》

【歌曲地址请见评论】





00.
我永远爱你。
雨落下来,打湿他的裤脚。被柔软织物包裹的指尖梭过无字的石碑。
我的余生如此,匿藏于不见光的面具之下,这是逆德的我所必需背负的十字。




-03
那日,远得不可见的教堂里,钟声如河流洪荒,又如张惶的野兽,和一柄长剑一起,掼过黑发少年的胸口,他没有低头,却清楚地知道,血正汩汩地,从豁开的创口里飙离。
少年虚弱地靠在他的左肩,身体轻得像蒙难干涸的河。
…鲁、鲁路修。
他唤他名,泪水咽哽在喉咙口,半身发冷,半身烧灼。
这对你也是惩罚…少年声音微弱,被绵长的疼痛扯得支离破碎,笑容却意外的轻松。你将作为正义之友…将这个面具佩戴到底,不会再…以枢木朱雀的名字存在,常人所拥有的幸福,你…也要摈弃它…将其奉献给世界…
——是的……是的。鲁路修。他在心里默念,眼角积蓄的水滴沿着下颌尖,蜿蜒曲折淌去心底。
直到…直到永远。少年血迹斑斑的手试图贴上他的侧脸,一如稚时…但褪去血色的圆润指尖只触到了冷硬的面具。
最后带着余温的抚慰,也沾染着淋漓的鲜血,刻刀般的,在郁金香的边纹上隽永留存。
这份GEASS…我确确实实地收下了。他咬紧牙关,狠心抽出长剑,不忍回头看少年踱向边缘,摇摇欲坠的身影。


尚且年幼的遗亲趴伏在少年逐渐冰冷的胸膛上失声哭号,却再换不来再多的一句回应。
…啊,随着“身份”的死亡,他也已经失去了痛哭的资格了吗。



——你的光将在人前闪耀,好使他们看见你赎罪的善行,光荣你在天之父。*1
…善行,所谓善行,即是失去吗?他甩尽剑刃上的残垢污血,眼前蒙着水雾。
——…那是注定要失去的,还是要失去。偏偏要失去……必需要失去。少女阖上了琥珀色的眸子,她的共犯已经偿清了罪,留下深爱他的人们,也留下她,继续在尘嚣世界中颠沛流离,永生不灭。





-02


少年皇帝下葬那天下了雨。遥远天穹酝酿着一声闷雷,雨水打湿了棺木的银边。来得人寥寥无几,他承载着这个世界的怨恨而逝去。
他的骑士亲手杀死了他。


娜娜莉的指甲抠在棺木边缘不愿离去,哭哑的嗓子无法发声,呜咽也断续。枢木朱雀抬手握住女孩儿单薄的肩膀,声音透过面具的变声器,充满无机质的冷意。
让他安心的去,娜娜莉…陛下。
女孩慌乱地回过头,攒紧Zero服的一角,她嘴角开阖,无声的喊他的名字。
——“す ざ く”*2

而他朝她摇头。
枢木朱雀早已陨亡,骸骨消散在公海之上,偿还弑父余孽,灵魂追随他的君主而去,坦白未诉之言。





雨下得更密了些。
他曾起誓效忠的王双眼始终紧闭,神情安详,血色苍败颊边开盛着白色的玫瑰。


——活下去!
他这般命令,紫罗兰色的眼瞳里不死鸟鲜红,它展翅而飞。
——活下去?
他交给自己Zero的面具,脸上有温暖的倦意。
——活下去…
他倚在他的肩侧,吐息极轻抚过颈侧,却像切入他大动脉的利刃,疼得心脏骤停。

——活下去。
他的王躺着木棺里,微微上扬的嘴角鲜活生动,仿佛睁开双眼时尚能看见那双眸瞳中如慕如诉的光。
他的王自然会一如既往的命令他,因为他的声音就徘徊在耳畔。


Yes,Your Majesty。
他躬下身去,完成最后一个骑士礼。





-05

——我以我的生命起誓,愿将一切都奉献给您,陛下。
——我将谨记谦卑,荣誉,牺牲,英勇,怜悯,精神,诚实,公正。
——我的剑在这里,在我倒下之前我和它将保护您;我死后我的灵魂也会守护在您的领土上。我的忠诚就是我的铠甲,我将为您流尽我的血液。

黑发少年将剑依次落于他的双肩与头顶,最后停在他的心口。
他抬头,对上他满眼暮紫的星。
——你将是我最荣宠的骑士。

Yes,your Majesty。






-01


娜娜莉小姨。男孩的下颚搭在她的膝头,眨巴着紫色的眼纯然地看她,黑色微卷的发梢扫过眉眼。柯内莉亚的儿子继承了父亲的黑发与母亲的紫眸,像极了多年前夭亡的…她的至亲
怎么了吗?她温声询问。
上次——上次小姨讲的那个故事…男孩蹙紧了眉头,后来、骑士大人和国王陛下怎么样了?
啊…那个吗。她无奈地耸起肩膀,将幼小的孩童抱在膝上。故事的结局是…骑士爱着,并守护着国王…国王也是噢。然后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直到永远…
您哭了,幼小的孩子慌乱地抬手抹过她的脸,那双幽紫的眼睛恍若故人隔世。…他们最后在一起了,小姨。………您为什么要哭?




-06


十岁时,他拉着鲁路修登上神社的最高处,发誓说要让少年成为皇帝。
十八岁时,他将利刃截断少年的呼吸,自此他也停止了心跳。

你会杀了我吗。
我会的。
啊…那就由你来…

你恨我吗。
那有意义吗,死去之人不会复活。
那爱吗?
……。
谢谢你。







00.


戴着面具的男人站在无字碑前,褪下手套,露出分明的指节。
他抚过墓碑的手指缱绻,像是摩挲爱人的侧脸。
他的身影寂寥如深海孤岛,左手无名指指根突兀的空着。
…至此,这一生都将如此空着。








01


我是爱你的,
我爱你到底。
如同我曾憎恶你那般,我将永远爱你。



—END—

题目意思是孤寂。
*1 《圣经·玛拉基书》5 16
*2 雀哥名字的平假名。



赶零镇末班车,不说废话了………。
没想写虐的【。谁信……
其实也不虐啦【。】别点BGM就行…。


零镇日。
这是2015年,鲁路修,你15岁。
愿你余下的生命里,不必逞强,不必说谎,爱你的人懂得你所有的模样。


(划掉)别看我这样其实我真的是逗比写手哦(划掉)


9.28






改了处bug。欢迎捉虫。


9.29


评论 ( 6 )
热度 ( 94 )

© 槍槍無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