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槍無奏

“刷牙玩手机大师。”





开放授权。
只回复近期更新和问题留言。
时常出现bug收不到at。
私信会看,努力回复。
我也永远喜欢你。

[快新/K柯]STARRY SKY·万千星辰(中短已完结)


STARRY SKY·万千星辰.


BGM:《1hundredknightM -泽野弘之》


黑羽快斗x工藤新一
R18/R18/R18(也可以不看(ni
来自高产的HE!/空军飞行员paro
私设私设私设和OOC
……特别鸣谢我家教官
没有开过飞机,真的没开过,真的。



日本,东京,72师下辖m团都市防卫省。

“…作为长机*1执行独立任务?”工藤新一端着餐盘回过头,黑羽快斗正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白色的军装礼服尘埃不染,衬他一身笔挺。再抬眼就看见写满“不爽”的愁眉苦脸。“这要算入成绩考核吗?”
“当然算啊…”现任空军少校卸下一成不变的表情,垂头丧气,低声抱怨,“真是搞不懂司令部那帮老家伙,你才刚刚正式加入编制吧?就这么直接甩到前线去?还独立任务,简直是…!”
“迟早都要去的。”工藤新一随意捡了个位置坐下,无语地看着黑羽快斗瘫软在他的对面,“你会开完了吗,就跟着我走到这里,黑羽少校。”
“翘了,老爷子们都太啰嗦,而且我一个校官,也没什么发言权…”他尖削的下巴颏被搁置在桌面上,月夜蓝的眸子没精打采地半垂,若有所思地碎碎念,“…明明你连僚机*2也没当过几次吧,还是个初飞者…那么危险的事情…”
“啊,说起来,中森副参谋长倒是有跟我说过…”工藤新一搅了搅碗里没有蛋花的紫菜蛋花汤,“'你的教官太宠你了,再这样继续你也就只是个没有经验的菜鸟小鬼'…这样。”
“那种笨蛋也会说别人!…我绝对会在他护鸡崽似地护女儿的时候大声指责他的。绝对!”
“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话,”工藤新一瞥眼看他,“这里是战场。”
“可是你还…”
“这是你这家伙几年之前就早已做过的事,”他放下汤碗,湛蓝的眸子里深埋着些许愠怒,“黑羽少校。”
“……这不一样。”被唤到名字的人闷闷地趴下去,肩章上银制的军衔标识闪着光。


他和他不一样。
黑羽快斗的父亲,黑羽盗一中将是空军全军的王牌飞行员,拜天赋和环境所赐,他从小耳濡目染,人生十几年几乎是在飞机的周围长大,就连幼时的游戏也是空军训练室的模拟飞行器。他的父亲不遗余力地教授他一切,告诉他如何在那片蓝天里主宰一切,最终在黑羽快斗十岁那年,在一次秘密任务中坠机身亡。
他被托付给了父亲的副官,继承父亲遗志,不分昼夜和四季地穿梭在那一堆示数冰冷的仪器中——他始终不相信,如此优秀的父亲会罹亡于一场原因不明的坠毁事故中。
十五岁的夏天他第一次打爆了军队模拟训练器,倍数拿下最高纪录,作为奖励和回礼,他收到了72师直属空军学校的通知书。
两年半之后,适才成人的他因成绩优异响应急召入伍,被送上战场,在纷飞的炮火中一次又一次地完美执行任务,完好无损地回到师团——他在一干士卒中脱颖而出好,像无法破灭的神话,每每都是死里逃生,绝境突破。


他的飞行风格与父亲一脉相承,如同表演,是无法被埋没的华丽与大胆,空中急停,跃升急降,贴底倒飞…无数精准的规避动作给予他神出鬼没的伪装,都是敌方无从预判,无法抵挡,因此谈之色变的存在——他曾在某个月夜里,单凭一架无载弹的f22,通过诱导敌方弹道与航道,顺利无比地摧毁了敌方整个突袭编队——“月光下的魔术师”,他得此誉称。
18岁起的这六年来,他无时不刻不在仰息于战场的炮火尘烟,他成为了72师的王牌飞行员,23岁就破格升任少校,却一如最初般的渴望蓝天。



但工藤新一不一样,他优秀,但作为军人履历却中规中矩。正统知识分子家庭长大,父亲是作家,考进72师的军校,十八岁因交换研究项目错过急召入伍,直到22岁毕业,以少尉军衔进入72师实习飞行。
他有极为细致深入的观察能力与宏观优秀的战略思想,然而极其缺乏实战经验——在此之前他几次他曾担任过几位飞行员的僚机,都是双人操作的双座机。也在变故陡生前成功扭转局势。这本是无法否定的…


“这是怀疑我能力的意思吗,黑羽快斗。”他眉间的不悦更加深沉,“我们的确不一样。”
“我不是那个意思…!新一,我只是…”黑羽快斗撑起身来,眼神慌乱,他们视线相对,半晌,他被工藤新一眼里的决然逼的溃不成军,身体一软,往后仰靠,“……算了,我拦不住你吧。”
“谢谢理解,长官。”工藤新一这才弯下眉眼露出微笑。
“不过答应我,不论发生什么——先保护自己,活着回来。”
黑羽快斗抬起手臂狠狠地压在眼睛上,声音沉痛苦闷。
……已经不想再以这种方式失去最爱的人了。



“…嗯,我答应你。”
少尉肩章的青年掸了掸白色衬衣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他朝对面那人伸出手,“我会活着回来。”
“……啊啊。”修长苍劲的手指回握上来,被指间轻轻刮蹭的指间微微发痒。工藤新一与一双苍灰蓝色的眸子对视,那片蓝色中满盈的温柔将他淹没。
像坠落在夜空的万千星辰中。





“准备好了吗?”黑羽快斗表情难得严肃,灰蓝色的眸子在阳光下闪闪烁烁。
“是的。”工藤新一站在起飞跑道边,猛烈的海风撕扯他的外套,声响清脆,纤瘦修长的躯体包裹在深蓝色的机师服里,站姿笔挺。他点点头,声音被风啸盖去。
“去吧,”黑羽快斗的目光深深地落在他的身上。“给我活着回来!”
“是的,长官。”他向他敬礼,姿势标准神色如常平静。


黑羽快斗目送他沿着梯架走进驾驶座,f-15J*3的舱盖缓缓落下,遮盖住驾驶员轮廓分明的侧脸。起飞广播里是中森青子的声音。他转身,脚步略停,侧过方向朝塔台走去。


“这里是塔台,请飞行员检查战机情况,重复,FCSS特别行动队,请飞行员检查战机情况——”
“所有仪器示数正常,油箱已满,运转正常,FCSS-0704请求起飞。”
“参数正常,战机情况正常,驾驶员状态优良~FCSS-0705请求起飞~”
“一切正常,”工藤新一伸手握住驾驶杆,半闭双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FCSS-0706,请求起飞。”
“请求批准,请桥台下放起飞板,各指挥班在跑道两侧就位,重复,请……”

桥台在视线的尽头被放下,另外两架f-15已全部起飞,0706开始滑跑,发动机的起落架轮胎穿来巨大轰鸣,工藤新一瞥了眼离地速度,覆在驾驶杆上的手狠狠握紧,猛地后拉,起落架的前架微微抬起,如同高抬下颚的鹰鹫,
机身沿着桥台爬升,加速和仰角迫使它离开地面。
加速运动下巨大的惯性将他掼在座椅里,他眨了眨眼,注视着抬头显示器*4
五米,十五米,二十五米。
他按下按钮,收起起落架以减小飞行阻力。两侧的襟翼缓缓伸出,战机冲进云中爬升。
4000米,冲破云层。重云之上视野开阔,天际渺茫无尽,明丽的蔚蓝色充斥在眼底,不被污染的,在战争灰火中依旧清澈的——他们所追求的伊甸园。


“FCSS-0704,起飞成功,请求校正。”
“FCSS-0705,成功~调整坡度角~”
“FCSS-0706,已自行校正,目前飞行稳定。”工藤新一打开通讯器,“申请进入自动导航模式。”


“好厉害,明明是第一次自己操作起飞降落吧…”中森青子扫了一眼同步示数,倒吸了口气。“塔台批准,FCSS-0706进入自动导航模式。”
“那当然,你也不看看是谁手把手教出来的!”一只手伸展过来,撑在通讯台一侧。
“快斗笨蛋!你挡到显示屏了!快让开!”



工藤新一收回手,松了口气。
他仰靠在座椅上,眼神落在抬头显示器上,思绪微微飘远。
那家伙…也是这样看着这些繁杂的示数吧。
那么修长的手指落在操纵台上,敲击键盘的模样,紧紧缠绕住操纵杆的模样,略长的拇指指尖会微翘起,一如他时年翘起的嘴角,愉悦人心的讨巧——他都能想象出来。
他没有见过黑羽快斗在驾驶中的表情和模样。
在试飞时期,他的飞行训练是由被分配来替任的教官,黑羽快斗全权负责,到如今,他所有的飞行技巧称得上是由黑羽快斗亲手调教来的。训练时的黑羽快斗与平日嬉笑的模样相距甚远,笑容公式化,严厉而冰冷。
——72师的教练机都是前后双座,学员在前座操纵,教官在后座负责导向、校正与指示。
所以能在飞行时能看到他的时机少之又少,更遑论他正式进入编制后与另一位前辈合作的时候了——黑羽快斗是单座战斗机的巅峰,能跟得上他的人实在屈指可数。



这样一个人……
工藤新一眨了眨眼,无声的笑起来。



他第一次看见这样的飞行风格,是在军校广场的巨幕电视上。
夏秋交接,天气灼热。短袖衬衫被汗水浸湿,无数的人拥挤在广场前,寸步不离地围守着画面不甚清晰的显示屏。工藤新一把手平摊在眉心上,远远望去。
是前线直播。
跟拍器从远处拍到全景,灰白的天空中云层厚积,光线不够明朗,巨大的引擎轰鸣声仿佛要把人耳膜搅碎。工藤新一紧紧地皱眉,捂着耳朵想要离开原地,画面里一掠而过的影子缠住了他的脚步。
那是一个极为刁钻的角度,从视觉死角一跃而出,机尾后带着无数炮火的闪光。
摄像机抖抖索索地跟上去,那架飞机,f-22猛禽——它昂起头颅,飞行轨道被强行拉起,航线微微弯曲,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大角度,牵带着身后火线炸裂的红光迅速爬高。摄像机追拍上去,放大的失真画面里隐隐约约地看见机身上漆着编号,1412。
那架飞机仍在加速爬升,摄像机已经无法近景追上它了。
广场上惊呼四起——那架飞机进入了失速状态*4。
工藤新一握紧手指,没来由的觉得紧张。


猛禽攀过制高点,机头猛地调转朝下。身后跟随攀高的敌机似乎也是惊异于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打开的炮口没有火星冲出。
广场上认为飞机必定坠毁的人纷纷捂住嘴,甚至有人不忍地闭上了双眼。
工藤新一紧盯画面,层层灰云后他似乎看到下坠的猛禽——1412的机翼后方,推进器的火光猛地闪了一下,像是坠落的流星——飞机开始急速旋转,直角俯冲!
如同破空利箭。
高速旋转的飞机拖着一道长长的火力线撕裂云层,身后的两架敌追机被凌乱的弹火击中,在半空中爆炸,机体残骸危险地跟随着1412,朝着无波的海平面直坠而去。


很危险。
广场上寂静无声,所有人屏息凝神,就在残骸触上机翼的前一秒——猛禽停止旋转,退出俯冲姿势,像一只真正的海鸟猛禽展开了交叠的翅膀——F-22的机头抬升,机腹紧贴海平面,迅速地进入高速平飞状态!
两片机翼下的矢量推进器带起蔚蓝的水墙,身后急坠而下的残骸没入万里海底。



跃升急降,这样高超的规避技术,空军学校的人无人不知晓…这是……
“黑羽盗一中将…”
广场上有人失声喃喃。



尚还年少的工藤新一眯起眼,不仅是黑羽盗一中将已经阵亡的事实敲醒了他,他想起在层层云彩背后,那一闪而过的推进器的火花——那是黑羽盗一从未做过的——飞机的重力加速度已经使这个自由落体的过程极为迅速了,但不及用爆炸冲击作为起始速度的飞机残骸的下落速度。而这个驾驶员竟然都有所计算。他在云层的掩映中用快速而短暂喷射推进,给予飞机一个可观的初始速度——而这不光使战机获得了速度,同时也赋予了其无法想象的掉向难度,操纵若有丝毫的偏差,就难以避免人机同时冲入海中,在水压和冲击力的作用下尸骨无存的结局。同时,急速下落本身也是对驾驶员的心理素质和身体素质巨大的考验——更何况他竟将掉向时间压制到了机体接触水面的前一秒…

那么…
这个强到可怕的驾驶员…到底是谁……
工藤新一打了个冷噤。




“FCSS特别行动队,这里是防卫省塔台,前方1000米进入敌方雷达范围,请准备开启临时的涂层板,重复…”
“了解。”工藤新一回过神来,手指悬停在操纵纽的上方。开启临时的反射涂层板需要随之屏蔽远程通讯,也就意味着和塔台断开联系,而且屏蔽涂层会在飞机行进的温度下迅速蒸发,必须保证在所有涂层完全蒸发之前…
一百五十米。
“新一,”通讯器里传来黑羽快斗压低的声音,带着喷吐的细小气流,“能行的,你。”
啊啊,没有理由只有你能行。
他抬手按下了屏蔽标识。




“……”
黑羽快斗双手环抱,眉心紧紧皱起。
“你的不满全在脸上了,黑羽君。”参部总参谋长和蔼可亲地走了进来,“寸步不离地守着塔台做什么,该不会还在介意参部拒绝你出这次任务吧?这可是司令部高层的命令,我们也无能为…”
“报告目暮司令,我只是在担心自己带大的,'被宠成菜鸟的小鬼'。”
“你要知道中森副司令从来都是刀子嘴豆腐心,”胖胖的总司令摇了摇头,看上去很是无奈。“你也应该多信任工藤君一点儿——你们可是同龄人。”
黑羽快斗放下手,白色军装外套上勋章反射出银光:“我第一次飞任务周围可都是老手。”竟然让两个反应如此迟钝的人做新一的僚机……
“啊哈哈,人都是需要磨练的嘛!”
“希望是去磨练,”空军少校仰头看着总卫星屏幕,“…而不是去送死。”
他了解工藤新一的实力,对他有足够的信心,然而另外两人……
三个不动的小蓝点静静地闪着“LOST”的标识。






“0704汇报视野。”工藤新一打开短途通讯。
“高度已下降到预案,现在高度2000米,进入可视范围——看到他们的海岸了,目前一切安全。”
“很好,”他握紧操纵杆,“0705跟我下降,准备低空投弹。0704拉高,飞出动态探测范围后在雷达探测区域内打开通讯吸引火力。”
“是。”
“是~”


战机以小斜俯角下降,他紧盯着雷达屏蔽的时间,手指在发射键上敲了又敲。
作为交通运输的一大要道,即使不重要,这一带的防御力看上去似乎也很为低下,除了沿岸的人力戒备和数架战斗机外似乎…
飞机越降越低,离涂层结束的时间越来越近,而海岸线上的所有防御武器都如没有发现一般一动不动…
眼角扫到了海岸边一闪而过的银光。
“0705!解除下降模式!现在赶快拔高!踩进陷阱了!这里是敌方的地对空防御线!”工藤新一恍然大悟,拍开通讯器。
…连连溃退的原因就是在这里等着一击胜利——拦截72师的王牌飞行员和精英小队,彻底拔除我方的空中打击力吗…
这就是挑选他们来执行这次任务的原因,真是让人不甘心。


“什么?!”0705惊叫一声,拉高机体开始爬升转向。
“在下降的涂层蒸发过程里,战斗机会有微弱的信号反应到敌方的雷达映射监控系统上,正常情况下,人也好飞机也好一定会四处寻找目标的,但海岸线防卫却纹丝不动…啊啊,而且托了今天天气好的福,海水很清澈呢。”
那么深的一块阴影,说是鱼的话连那家伙也不会信的吧。



“工藤少尉!后方有两架敌机起飞了!两架Su-30!”
“散开,回航!” 工藤新一推动操纵杆加速飞行,迅速地远离海岸港口,抬头显示器上与塔台的通讯链接正在读秒,红色字体显示着正在连接……
现在的情况,有能用的,对空载弹的机体只有他,0705和0704作为僚机都装备了机炮…0705有重型的对地导弹,可是…
“FCSS-0706,这里是塔台…”
“海岸线附近发现敌军地对空防线!小队正在被追击…啧!”
他猛然回拉操纵杆,半空中急停,拦截上来的Su-30将火力预判到了他的机身前不远处,机炮秘密集的子弹与他擦身,机身的颠簸打断他的报告,他右蹬舵侧滑开去,又迅速矫正坡度平飞,打开机翼下的发射口。
“塔台!小队受到火力拦截…现在申请…来不及申请了!”
他瞳孔急缩,肾上腺素爆发到临界点,打开反向推进,迅速地后退倒飞,越过了高速前行并张开火力线的su-30的机尾,锁定目标,打开红外操控模式,准星对齐的一瞬间他猛的按下发射键。
挂载在机翼下的AAM-4B精准地命中,在空中炸裂开来,他回头看,另一架su-30被僚机的火力缠住,这才稍稍放松。
“AAM-4B发射,目标已击毁。…我需要回去写检查吗?”
“…你做的很好,”通讯器那头传来黑羽快斗沙哑的声音,“谁让你写检查就把剩下的那颗4B丢去他家房顶。”
“……了解。”




“喂喂,这里是FCSS-0705,在港口直线距离一千五百米的上方,左侧机翼被击中,无法调控平衡啦,正用推进器浮空,随时准备坠机~”
“…这种严肃的事情能不能别用这样的语气!还有你到底干嘛往回飞!”工藤新一咬牙,“现在立刻弹射脱离!”
“不行。”对面的语气无奈,“仪表盘坏了一半,弹射装置被波及到了…”
“总有什么办法…”
“不——行,没有时间了。”0705的严肃了起来,“唯一的办法就是带着这两颗玩意下去了…你可是长机,要好好地把情报带回去啊。”
“……”
雷达探测器传来三千米后的飞行反应,他不得不作出决定,现在再掉头救援肯定来不及了,这种时候的抉择只有一个……
“…新一?”耳畔黑羽快斗的轻唤像是托住了他摇摇欲坠的背脊,他打开推进器。
“0704,跟我回航。”




“对对,这样就好——”
“…你这人,到底在想什么啊。”工藤新一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来,年轻的一等兵关掉推进器,拍了拍手。战机就这么坠落下去。
“我本来就是个孤儿,没家没牵挂,怎么看都是炮灰的最好人选吧…”他用尽全力调整飞机的坠落角度,声调微微发颤,“所以就这样也没关系——我是飞行员啊,比起被埋葬在地底,我更愿意在天空里化成灰。”
他握住了发射器,敌方地对空设施的炮口纷纷朝向了他,等待着他落入射程的那一秒。
“天空才是我的归宿。”他打开推进器,所有剩余油量都被送进去,这架f-15以诡异的不平衡与极其可怕的速度,向地面俯冲而去。
“而现在我终于…” 他笑,平稳地按下发射键,将两颗对地导弹送了出去。
海岸线上的所有炮口几乎同时冒出火花。
“回家啦——”



“轰——”




“滋——滋——”
耳机里传来失去信号源的杂音,身后传来的巨大的爆炸声响彻天空,就算隔着这么长的距离,也能看到天际外的冲天火光…
工藤新一沉默着,死死的攥紧了操纵杆。
“这里是塔台,FCSS-0706请回答,重复,这里是塔台,FCSS-0706请回答…”
“0706正在回航。”
“工藤少尉,你安全了吗?”
“安全,0705发射了对地导弹,听声音来看…海岸基地估计已经给他们炸没一半了…”
“诶?!那真是太好——喂快斗,不要抢通讯器!”
“新一,”黑羽快斗唤他,“新一。”
那声音轻缓而妥帖,让他没来由的觉得委屈。
他深呼吸,冷静下来。
“0705的驾驶员…叫什么?”
“远藤千里。72师m团的一等兵。”
“谢谢。”他靠在椅背上,眼角氤氲了零星的水汽,“谢谢你,快斗。”
“你也先回家再谢吧,”他的声音里有刻意为之的俏皮,“甩掉你的小尾巴们了吗?”
“老巢都被炸上天了,这帮野鸡还不飞回去救急的话就只有露宿海面了——请告诉我野鸡不会游泳。”
0704的频道里传来一声带着鼻音的闷笑,原本沉闷的气氛被打破,变得稍微轻松。
工藤新一摇了摇头,切断了与0705——远藤千里的信号连线。
——他回家了。
——我们也该回家了吧。






“报告,这里是FCSS-0704,油箱损毁,余油不足返航,申请在前方海上迫降。”
…这是什么,流年不利吗?工藤新一无语的看了看周围开始阴沉的天,推舵,抬高机头陷入重云中开始爬升,“同意申请,我将按预案返航,成功迫降后请联系塔台救援。”
“了解,祝一路顺风。”
“顺风。”
八百米,一千五百米,两千一百米,两千九百米,三千四百米…
“FCSS-0704迫降成功。”
“0706收到。”
接下来就是他一个人的路程了…
他微伸舌尖,勾起舔过嘴角。紧张而兴奋。






“呼叫塔台,FCSS-0706,目前高度4575米,超过预案高度,未出云。重复,FCSS-0706,目前高度4575米,超过预案高度,未出云。”
“新一?现在的具体情况?”黑羽快斗的声音有些远。
“…唔,预计5000米还在云层中,周边越来越暗。0705坠毁,预计驾驶员已经遇难,0704油箱破损,已经迫降海平面。”
塔台通讯处传来了细碎的争论声,他的精神有些萎顿,无力溯寻。
“按预案执行,工藤少尉,请下降到2000米后手动向台飞行*5”目暮总参谋长的声音传来,“没有僚机,你需要随时报告情况。”
“了解。”




“他现在状态很不好!”黑羽快斗攥紧拳头,纯白的布料手套被捏得扭曲,他一拳捶在座式电话旁侧,卸下了扑克脸的表情狠绝又暴躁,怒火冲天无能为力的模样如同困兽,“疲劳状态下长时间驾驶会发生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吗!”
“我只知道情报安全的重要性。”司令部的内线里传来语调平淡的回话,“工藤少尉必须立即回航。……怎么,黑羽少校,你准备违抗军令吗。”
“不,我并不准备。”苍冷的杀意在他的眸底稍纵即逝,一成不变的poker face又回到了他的脸上,“我们会第一时间保护情报安全。”
“很好,希望你说到做——嘟——”
“呵,”黑羽快斗冷笑,挂断内线,塔台上有人悄悄地望向他,那双月夜色的眼睛里锋芒如悬空刀刃,足以让人不寒而栗,“当年缩卵在我父亲身后活下来的懦夫,这么多年过去还是改不了秉性,真是可悲…”
“黑羽君…”
“这次的作战计划不是这个'急功近利的老鸟'的方案吧。”他拍了拍军装下摆,“他的脑子里虽然有'牺牲他人'的意识,但是可没有这么敏锐的推断力。”
“这倒是确实……似乎司令部那边去了一个姓白马的副官…这次的作战计划就是他的主意。”目暮参谋长摸了摸下巴。
“司令部估计也要改朝换代了,”黑羽快斗踱步走下内线联络的高台,“可惜有人躲在他人身后一辈子,到头竟然连这场胜利也等不到。”
“……什么?”
“啊,没什么。”他回头,朝着自己的上司竖起食指,伴随着“sh”声轻笑,“秘密。”





漫长的航行过程。


云层昏暗,机身平飞在其中不停的颠簸,浓淡不一的云击打在座舱盖上。
工藤新一打开通讯器,声音微微颤抖。
“呼叫塔台…FCSS-0706,询问飞行方向…”
“卫星图像显示朝向正确,前五百米进入卫星校准区域——飞机水平,请继续行进。…新一?”
“黑羽少校…”他一怔,紧绷的表情略略松懈,“快斗,我感觉飞机有50到60度向右滚转…”
“什么…?!”
“…地平仪数据水平,转弯仪没有指示…我的错觉很严重。”他顿了顿,狠狠地靠在舱座上,身体强烈的偏转失衡感让他忍不住想要去调整飞机坡度,冷汗浸湿了他的飞行服,“我…可能无法控制住…”

“…新一。”
片刻慌乱立即平息,耳机里的声音坚决地打断他,语调轻柔温和近乎诱哄:“不要去带坡度*6,你现在的飞行水平很好。深呼吸,不要动驾驶杆好吗?…”
“……”他把手从驾驶杆上移开,紧紧握住座椅扶手。
“新一,你相信我吗。”
“你在说什么废话……我只能相信你了啊。”
“那么我来接手指挥你的返航和降落。”那声音稍顿,对面传来椅子的滑轮声,“相信我,你会没事的。”
“……”工藤新一闭了闭眼,被冷汗浸湿的嘴角微勾起,偏离感让他的胃部难受至极。
“好。”
但他说。






“FCSS-0706进入雷达探测距离!…起飞跑道上所有飞机请撤离起飞!重复,起飞跑道上……”
“飞行高度稳定,角度稳定!…降落跑道情况良好!…”
“距离降落区域还有20公里!现在先让飞机减速平飞……请放低桥台,重复,跑道管理请放低…”
塔台内声音杂乱,纷纷扰扰地拥挤在他的耳道里,他眨了眨蔚蓝色的眼瞳,卷翘的睫毛上沾挂着冷汗,全身肌肉紧紧地绷起——他感觉偏角更加大了…
“新一,”耳际的呼唤像是一剂强心针,“没事的,还有一段距离啊,先降低速度,保持平飞。没事的。”
“…好。”他艰难地开口,喘息声急促。“快斗…说点什么…”
他需要转移开注意力——这样才不会执着的想要去调整战机坡度。

“……”耳机里是片刻的电流,而后是黑羽快斗的声音,轻缓平和,像是情人间的耳鬓厮磨。“新一,你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你是什么时候吗?嗯…不是替任你们班教官时自我介绍那次,是之前哦。”
“…嗯?”他调低速度平飞,无意识地询问。
“是在那之前两天,在模拟训练室。”黑羽快斗像是想到了什么,低笑起来,“你在练习航降*7。”
“啊…?”
“你做的很漂亮,老实说我没有看见过谁能在那个年纪就能把数据踩的那么漂亮——但钩住绳索后,你的锁定高度低于22米了。”
“唔…我没有印象。”他有些窘迫,将高度表拨正,偏离感仍然使他的身体不那么舒服,但脑子似乎没有开始时那么混乱。“然后呢?”
“然后你把航母撞沉了。”他仿佛能看到黑羽快斗笑起来的样子,嘴角上扬眉稍下弯,眸子里的水光粼粼,那是面对他时才会有的温柔表情。
“……你是故意来嘲笑我的吗?”他摆出半月眼,清醒意识,收回伸向坡度杆的手。
“很少有人会去刻意注意锁定高度下限,因为不少人喜欢在高处锁定,这样的话,降落失败也还能再拉起。”黑羽快斗自顾自的说着,“但是你偏偏注意到了,在我提示你之前。”
“……我好像有些印象了。”工藤新一打开降落航线监控。“你这家伙…难道一直在后面看…偷窥癖吗?”
“嗯,我等了一会,你碎碎念的投入样子真的很可爱。”
他压到低沉的嗓音,赞赏的语气里满是溺宠与自豪。
耳畔好似真的有呼吸间的气流扫过。
“你发现了这个很少有人发现的细节,然后你重新降落了一次,这一次非常,非常的完美。”
“你很优秀,新一。”
他笑起来。




“FCSS-0706距离塔台10公里!目前高度1877米!提示过高!”
“飞机无法切入航道,预位下降!请减速下降截获航道…”
“桥台已下放至预定位置,请飞机减速,俯角下降!…重复,请飞机…”


黑羽快斗接过角度望远镜,对准轰鸣而来的f15看了两眼,又沉思着算了算才开口:“速度350km,已经进入进近速度*8范围,大家不用慌,守好岗位!”
他转过头重新确定显示器上的各项设施的示数,又拿起望远镜观测。
“新一,把速度降到300,机头角度下压,距离跑道2公里时高度降低到400尺以下,能做到吗?”
“…这个下降速率…”耳机里工藤新一重重地喘了口气,“我不确定我能…我感觉飞机仍是侧滚的状态…”
“我相信你。”黑羽快斗语气坚定,“我相信你,你相信我吗?”
“……FCSS-0706正在下降,请协助调整偏值。”


是的,没错,只能这样了。
新一的症状越来越严重,如果盘旋复飞,过于频繁地调向的话——一定会坠机的…
“快斗。”他的突然叫住他,“四个月前。海湾战役,你记得的吧?”
“我记得,新一可是帮了我大忙呢。”
骤降状态下,工藤新一的声音虚弱无力,“我给你…判断出了指挥的机体。然后你竟然翻转过来…飞到别人下方,避机架炮。”
“敌方也不敢贸然开炮啊,这么近的距离…”黑羽快斗眨眨眼笑了起来,“会一起炸掉的。”
“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想到…像你这样用降落拦截索。”工藤新一也笑起来,剧烈咳嗽。眼前仿佛又看到那架轻如飞鸟的猛禽,展开双翅从敌腹下掠过——降落拦截索被他发射出去,勾上敌机机尾。然后他掉正方向,拖拽着轻型的敌机平飞,直立,爬高,甩尾。将吊在身后的飞机抛开,与另一架追机相撞…



你是创造奇迹的魔术师。
所以偶尔我也可以…相信奇迹。




“现在高度50尺!准备降落!”
“FCSS-0706请对正航道,放下起落架,准备着陆滑跑!”
“消防班医疗队请迅速前往跑道两侧待机!重复,消防班医疗队请……”


“新一,左倾3度把飞机拉平,机翼现在有偏差。”黑羽快斗眯起眼,远远地观测,飞机离地愈来愈近,“打开减速板…好了…现在,准备接入跑道,收油门到怠速,襟翼保持5,直到退出下滑状态。…你现在怎么样?”
“不好,我感觉…仍在下落。”他由慢到快地拉起操纵杆。油门表迅速减小。身上的冷汗干了又湿,湿了又干,模糊不清的大脑感官已经无法理解这种粘腻,变得迟钝无比。
“你在平飘,新一,带住杆*8稳定机头,确保两点接地滑跑。”
“现在主轮接地…”
“很好,打开减速伞!”



飞机成功接入跑道开始滑跑,减速伞猛地张开,鼓满风发出撕扯声响,将速度一路带低。
黑羽快斗抓起无线电奔出塔台,一路冲向跑道尽头。



“所以…刚刚黑羽少校是全程靠…靠直接目测…来指导0706降落的吗?…”
塔台管制室内一片死寂。




黑羽快斗看向减速滑跑的飞机。
150km、120km、100km……
“现在断伞,制动刹车!”


机尾拖着的长长的减速伞断开,被风吹远。着陆轮胎与路面摩擦,发出无比刺耳的,令人牙酸的噪音——f15最终停在他身前一百米处。





黑羽快斗高举无线电通讯器,朝着驾驶舱挥了挥。又将它放回唇边,轻松微笑。
“新一,欢迎回家。”







驾驶舱盖打开,却迟迟没有人出来。桥台推来了高梯,黑羽快斗拒绝了跟随,三步两步的攀了上去。
他坐在机舱边缘,与驾驶座上的人视线相对。
工藤新一累到了极点,大量的出汗使他濒临脱水,脸色苍白呼吸沉重,眸子里的水色如深潭涣开,他朝着黑羽快斗伸手,指节无意识的抽动。
现任空军少校的微笑表情上略过一丝疼惜,他附耳凑过去。
“这次,可没有撞沉基地…”
工藤新一说。
“…啊啊。”黑羽快斗有些好笑,转过脸,细细的吻上了孩子气的人颤动的眼睑,“做得很好,新一…你做得很好,稍微休息一下,好吗?”
他意识迷糊,反应不过来对方到底说了什么,只是茫然而乖巧地小幅度点头。顺从地被医疗班抬上推床。
他——回家了啊。





工藤新一醒过来时在休息室,身上因着路时的颠簸而擦刮出的细小伤口都被妥善地包扎。身上被汗浸湿的制服也被换下,衬衫素白服帖,黑色的长裤也是刚刚合适——但并不是他本人的。
他撑坐起身,搭盖着的外套滑落下来。
白色的,空军礼服外套,两侧别着少校的肩章。
揪着领口嗅闻,清淡渺远的雪松味儿充斥了鼻腔。


“醒了?”
他一惊,松开手,猛然回头,与来人视线相接。
黑羽快斗双手环胸,斜倚在门框上,纯白色的裤子齐整地扎在军靴里。上身却不是白色的军装里衬。哑光黑的衬衫将他包裹,领口敞开的弧度中能看见莹白发亮的锁骨。
年轻的少校站直了朝他走来,单腿跨上休息室的沙发,撑手将工藤新一圈禁在两臂之间。
他半闭着眼凑到对方近前,额头相抵。


“你被送来不久后发了点低烧,似乎是因为有点被吓到了。”他睁眼就看见少尉红透的脸,好整以暇的解释,“迫降的那位中士已经得救了——你现在看起来好很多了…睡得舒服吗。”
他在少尉的额间落下了蜻蜓点水般的吻。
“谁会那么没出息被吓到啊,我只是…有点累。”他不甘地辩驳。耳尖泛起柔润的水红。
“……”黑羽快斗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眸光里的动摇与后怕重重地敲在他的心口上,“我吓到了,新一。”
年轻的少校环住眼前人细瘦的腰肢,低头埋进对方的颈窝,稍稍施力将人抵回床铺上,“我很害怕。”
紧贴的胸膛处感受到对方略快的心跳,这让工藤新一动容:“黑羽快斗…你个笨蛋。”
“你喜欢的话,那就是。”他笑,声音低沉震动心腔,撑起身来,尖锐的牙齿轻咬着眼前人小巧的鼻尖,姿态亲近狎昵。
工藤新一抬手捻住黑色衬衫的边侧,有些羞窘地阖上眼,想要逃避黑羽快斗过于温情的目光,却呈现出了青涩的邀请姿态。
对方的唇齿覆盖上来,湿润柔软的与他贴合辗转,如同幼兽寻求安抚般小心翼翼。他在心里默默地骂了几声笨蛋,齿关微张,舌尖探出,轻触上去。
黑羽快斗似是愣住了,半晌后他收紧手臂,唇舌重重地覆压下去,沿着唇间缝隙劫掠进对方口腔中,细密缠绵地勾起另一条舌交缠吮咬。

【看H点我】
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3910632603841764&from=1056093010&wm=3333_2001&ip=202.98.56.65



“唔……”工藤新一回过神来,哼哼唧唧地给了正在收拾现场的,年轻的空军少校一脚,“混蛋,又射在里面…”
“唔啊——抱歉抱歉!”黑羽快斗握住他的脚腕,轻吻落上脚踝。“去洗澡吗?帮你清出来?”
“………算了。”他翻身,某些旖旎的情思在他脑海里来回播放。“我很困我要睡了!”他拉起一边的辈子把自己裹成一条蛹。
“喂喂…”黑羽快斗好笑地扯了扯被子,“不回宿舍了吗。”
“休息室也可以睡吧,而且现在这样…怎么回去啊!”被子里的声音闷闷的。
“好好好——”他侧躺下来,伸手把人搂过来,鼻尖轻蹭人红透的脸颊。“晚安…晚安,新一。”
“唔…晚安。”他抬眼,对上那双灰蓝色的眸子,那内里闪着点点的光,像极了如今窗外明亮的星。
大概能做个好梦。
工藤新一往对方怀里拱了拱,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阖上双眼,鼻端是悠远绵延的雪松针叶味。





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的清晨,阳光从地平线上升起,透过休息室的窗台落进来。
工藤新一眨了眨眼,看着床边背光的人影。
精瘦的背脊线条流畅,突起的脊骨间的塌陷之地上有着零星几道抓痕,嫣红情色。
他揉揉鼻尖,看着对方套上白色整洁的衬衫——这里没有可以放换洗衣服的地方,那么这件衣服…
“是我的哦,昨天你穿过。”黑羽快斗朝他走来,蹲身下去撩起他凌乱的额发,装模作样地送上一个早安吻。“今天我有飞行任务,不能穿便装。…可以自己回去吗?”
“可以…”他点头,往后缩了缩,“你的衣服呢?”
“在沙发上,给你折好了,你可以再睡一下。”
黑羽快斗笑眯眯的扣好白色外套的纽扣,套上鞋子。
“唔,你靠过来点。”工藤新一朝他勾勾手。
“嗯?…”


白净的手指抚上他颈前打得随意的领带,工藤新一想了想,将它解开重新翻转缠绕。
“好了。”
“……”他朝他笑,站起身歪歪斜斜地敬了个军礼,朝门走去。


“喂,快斗。”他撑起身来,“…你也会消失吗,总有一日,在天空里。”
——以你对天空的向往的话…
“…”他停下脚步,肩线平直,身形挺拔。“和他一样,我会回到自己的归宿去。”
“……”
“所以,我绝对会回到你身边的。”他偏过头,“除此之外…我也无处可去。”
“……说什么呢。”他把自己摔回床铺里,拉起薄被遮盖住眼睛,“你是笨蛋吗。”
天空镐蓝,阳光明媚,是个飞行的好天气。
“新一,下次…有机会的话,要坐我的飞机吗?带你去看星星。”
“我不喜欢坐教练机,”他闷闷地回答,语气别扭,“……好吧,有机会的话。”









十个月后。
“工藤中校,E编队的飞行作业已经完成!”
“了解,辛苦了。”工藤新一放下手中的文件向来人点头,“E编队都平安归队了吗?”
“报告!呃…基本上。”年轻的尉官露出难以启齿的尴尬表情,“除了…呃,黑羽少将他…”
“!……”工藤新一扶正了被带倒的杯子。“他………?”
“他一下飞机就跑得不见人影了。”
“……”




“啊!找到了!果然在这里!”黑羽快斗从走廊急匆匆地闯进来,一把拽起工藤新一的手腕往外跑。“士兵!我把自己的副官借走一天没问题吧!”
“报告少将!没有!”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自己偶像的年轻尉官非常激动地回答道。
——等等战报文件我还…?!
工藤新一风中凌乱。



天色渐渐的暗下来,暮色苍茫,天空无云。明日是个好天气。
周围来来往往的人面色虽平静,但眼神却是欢欣的。
从十个月前,72师的作战屡战屡胜,王牌飞行员的威慑力传震三军,毫无悬念的战争以压倒性的优势进行,知明之人也不难闻到它快结束的气息。
黑羽快斗的军功章一个接一个,军衔升了一次又一次,对此他倒是毫不在意——只是最后挑了个一点都不出人所料但又情理之中的副官。
——而工藤新一从那天起就成了给黑羽快斗收拾各种烂摊子的…副官。


“喂…你到底要带我去干嘛!啊!”
他撞上黑羽快斗的背。
“你突然停下是想做什……”


“带你去看星星啊。”
黑羽快斗回身,对他露一个狡黠的微笑。
“哈??”工藤新一茫然地看他侧过身去,露出后面的起飞跑道……以及一辆su-34*9。“这、这是………?”
“不是教练机,是投降机啦,抓了个活的。”黑羽快斗松开他,“我跟技术部的阿笠博士需要借用这个,他就给我找了个借口报上去啦。”
“…什么借口?”
“嗯…采集数据。”他想了想。
——还真是撒谎不眨眼啊博士……
“怎么样,要去吗。”
他朝他伸出手。



“乐意之至。”
他弯下眼角。






“晚上好,笨蛋快斗,工藤中校,这里是塔台。”
“…晚上好青子。”
“晚上好。”
“通讯链接良好,请做起飞前检查。”


“一切正常,请求起飞。”
“请求允许,请下放桥台,辖管处开启跑道灯,重复…”


“新一?”黑羽快斗侧过头看着有些新奇又有些顾虑的工藤新一,“怎么啦?”
“咳,我没怎么…开过轰炸机。”他正色回答,手虚放在操纵杆上。“上一次开还是在学校模拟器上——撞穿了美国国会大楼。”
“噗…哈哈哈。”黑羽快斗笑出声来,抬手覆盖上对方的手背,缓缓握紧,“没关系,我会啊。”



“准备完毕,请起飞。”
“1412收到,开始滑跑。”



飞机抬升,黑羽快斗精湛的操纵使他几乎感受不到大的颠簸,工藤新一侧过脸去看那人认真细致的眉眼,嘴角微微上扬,是自信又张扬的模样。
他的手握在操纵杆上,而他握住他的。






“1412请报告高度。”
“目前高度3670,已出云,视线良好。”




“新一,快看外边。”
“嗯…?” 他疑惑地转头,然后瞠大了双眼,无云而黑得清澈的夜空上没有月亮,高空大气洁净,无数的星星绚丽地死在千万年前的宇宙,却在此刻纷纷涌入他的眼底。
“…很漂亮。”
“是啊,这可是我的Secret sea.”黑羽快斗笑了笑,“要加速了,准备好了吗?”
“啊啊,有你在的话。”



他的手握着操纵杆,而他握着他的手。
飞机划出一个微小的弧度。



——他们朝着万米之上的万千星辰之海,坠落而去。




—END—





















————

*1长机:飞行术语,是指编队飞行中的带队飞机。率领队伍执行任务的飞机。
*2僚机:编队飞行中跟随长机执行任务的飞机,负责观察空中情况,执行长机的命令。
*3F-15J:F-15J战斗机是日本航空自卫队的主力重型战斗机。别称鹰式。
*4抬头显示器:又名平视显示器(Head Up Display),简称HUD,是目前普遍运用在航空器上的飞行辅助仪器。
*5向台飞行:云中需要保持地平仪偏转30度坡度,当全罗盘指针接近0时改为平飞,并将地平仪对正0度飞行。
*6带坡度:平衡时手动调整坡度
*7航降:将飞机降落在航母上
*8进近速度:是指飞机接近飞机场即将着陆时,准备降落阶段的速度。
*9su-34:苏式轰炸机,并排双座设计。代号T-10B,别称鸭嘴兽。



————

呃,該不會又被關起來吧




评论 ( 85 )
热度 ( 1968 )

© 槍槍無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