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槍無奏

“刷牙玩手机大师。”





开放授权。
只回复近期更新和问题留言。
时常出现bug收不到at。
私信会看,努力回复。
我也永远喜欢你。

[快新/四分之三]Action-Reaction·行动反应(短Fin)

0504最后一发必须是我的!
侦探生日快乐!
妈的这次对了……
———————————

Action-Reaction·行动反应



 Birthday Gift for Shinichi


黑羽快斗x工藤新一

补足《STARRY SKY·万千星辰》

军校生/军官设定

3/4组日常向

短Fin/欢乐向HE/OOC/



其实原本要叫《人间幺蛾》的,这样你们感觉一下是不是很相声…………信我,不是刀,是刀我迟shi


————————————





001.




       “新一,”黑羽快斗低下头去,前额细碎的发遮挡了面上无不同于往日的pokerface,他的嗓音低沉沙哑地擦刮过工藤新一的耳畔,像是情人间温存而甜蜜的耳语,又像翻滚着极隐秘的挑逗与衅情地暗流。

        “……快骰。”

        …他说。




       “……”

       工藤新一面色正经地悄悄地拿出手机,伸进抽屉里,在秘密的聊天室里骰了个五,而后充满同情地看了一眼濒临崩溃边缘的绿方服部平次,别无选择地移动蓝色棋子,将他撞了回去。

       服部平次选择泪流满面。







002.



      这里是东京都,军事会议厅的军备报告大会。海陆空所有师团的将官级人物和中高阶军管蜂集蚁聚地坐满了整个报告大厅——72师也不例外地“身陷囹圄”——72师出席的,除了中森银三与目暮十三两位司令官,九位中将,十二位少将外,就是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

       前者同样负衔少将,又是72师甚至是整个空军的王牌飞行员,屡立奇功,被称作令敌军闻风丧胆的“月下魔术师”,因此黑羽快斗列居一席本无可厚非,但作为副官,又仅是中校的工藤新一,如此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将官级的会议上,就显得无比地鹤立鸡群惹人注目。

       但他无疑是最有资格坐在此地的人之一。无论是作为僚机时敏锐到令人胆寒的观察力,还是作为战术顾问时神鬼莫测的排兵布阵——72师的所向披靡,三成归于黑羽快斗一人,另外三成,毫无疑义地,归功于工藤新一。




         然而这又是要怎样呢……

         工藤新一瞥了眼群组聊天室,黑猫头像的人幽幽地骰了个“二”,又发了一排省略号,头像上呲牙咧嘴的黑黢黢的猫儿仿佛是在嘲笑这个一众四五六中突兀的二点。

        ——那是服部平次,空军关西71师下辖S团战略导弹部队的少将,71师总司令的儿子,算个板上钉钉的官二代。

        但这身份对此情此景并没有什么作用,因为他的四架飞机,都还完好无缺地躺在起点一动不动——刚刚出来一架,溜达了没几步就被工藤新一撞了回去。




        对,他们在下飞行棋。

        在军备大会正在举行的时候,在粥少僧多,以至于三军各大师团夹枪带棒地争抢着那点有限资源而脸红脖子粗的时候……

        他们在偷偷摸摸地,下飞行棋。






003.




       白马探其实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也加入了他们。

       他是中央军总司令部的人,硬要规划那也是要被一线划给陆军部队的,然而却坐到了空军的大部队里——让他感觉自己是群狼中的羊羔。

        陆空两军互不对眼几乎人尽皆知,陆军不爽空军的军备需求种类多,空军不服陆军的军备需求总量大,两方在军备会议上撕得风云变色已然是常态,海军夹在正中早已见怪不怪,甚至尚能见缝插针地在鸡飞狗跳中浑水摸鱼,抓着尾巴装可怜质询中央“啥时候给换新舰呀”。

        ……因此,坐进空军部队的中央军参谋白马探,被如针般四面八方扎来的目光搞出了一身白毛汗。




       “唷,白马参谋。” 黑羽快斗懒洋洋地抻开腰,自然而然地替工藤新一拉开椅子,“你怎么…跑到空军部队来送人头啊?”

       “总参谋长说年轻人坐在一起比较好……所以你们空军部队难道靠吃人为生吗?”

       “中央军的人我们哪里敢吃。”黑羽快斗咧嘴笑,露出一排整齐的小白牙。

       ……看着怪阴森的。

       白马探抹了把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004.



        对,所以白马探到底为什么要跟他们一起下棋呢。

        这个问题值得深讨。

        时值中央军副参谋白马探正好丢出一个六,将刚从家门口冒头的服部平次的唯一一架飞机送回了家,他开始深沉地思考这个问题。

  

        他被安排进空军部队的正中央,左边依次紧挨着工藤新一,黑羽快斗,其次是71师的服部平次。

        虽说参加会议,但多数时候是在听老狐狸们相互圈套发言和争吵,57期后的新生代这边是以沉默居多的,单纯地来见识一下场面罢了。

       ……更何况,真正能在三军之中发话,且掷地有声的人,大概也就……

       会议刚开头,坐在空军大部队终究的白马探如此想着,回头看了看他旁边的三人。




       他看到了被前方层层人群遮挡下,神色凝重如常的三人——面前铺着飞行棋的棋纸。

       白马探清楚地看到工藤新一把手机放在两腿间,动作隐蔽地在聊天室里投了个一。

        说好的三军精英?!新生代领军?!竟然在大会上偷偷的下飞行棋?!

       



       “……啧。”

       工藤新一咂舌以对另外两人的闷笑,抬起头来,正对上白马探见了鬼般的表情,脑子飞速地转动着——要使一个人知道了你的秘密,却又不敢告发,该怎么办呢?

       ——多简单。



       “正好,白马副参谋,你也一起来吧?”




      ——当然是拉他下水,一起淹死。




      总之,就是这样…。

      白马探不忍地捂住了眼睛,聊天室里又是他一个一击必杀的六点,将工藤新一送回了基地。

      今天撞他得夭十年寿啊……。




      工藤新一摆出所有人都眼熟无比的半月眼,斜斜地睨了一眼方寸大乱的白马探,轻启双唇无声地咬牙切齿:

       “欧、洲、细、作”

       白马探:………………

       一旁的黑羽快斗没憋住笑出了声,他小心翼翼地捏了捏工藤新一空闲着的左手,建议真诚又贴心:

       “给他一矛吧。”




       





005.





        “工藤真是个神奇的人啊!”

        服部平次说。

        作为同期毕业又没有后台和背景,仅凭着尚还不足的经验就爬到中校的位置,的确很神奇……不过他要说的可不是这个。

        实际上服部平次和工藤新一算是同学,就读于同一个军校的飞行系,虽然挑选的毕业机型不同,但所幸关系还算投缘。



       ——因为服部平次觉得自己的运气已经烂到底了,谁知道工藤新一的运气更是烂到爆表。




        大三的服部平次,在工藤新一前往指挥学院交流学习期间,许久没出问题的模拟器,于工藤新一回来的第一天,就出现故障的那刻,第一次相信了玄学。



       “就像,白马你知道,”服部平次又丢了个一,露出了一脸惯性使然的表情。“工藤这家伙,在学生时代可是股票杀手。”

       “哦?”

       “他买的股票,到手不是跌停,就是熔断。”

       “………?!!?”





      “闭嘴吧服部。”工藤新一连续丢了两个六,最后一架飞机起飞跑了出来,“你四架飞机都还在家呢。”





        其实白马探对工藤新一充满了好奇,曾经因为交换生项目而进入他所在的中央指挥学院学习的工藤新一,成绩优异能力又出色,虽然身世在一众官军二代中显得平平无奇,但他本人也毫不在意——他永远都是敢于一众高层的压迫下锋芒毕露地陈述事实的,对细节无比敏锐有把握的人。

       ……当然这是从他的毕业档案的评语里看来的。

       敏锐10分,应激控制8分,分析力10分,心理抗压8分。

       优秀的数据。




        白马探那时并不认识工藤新一,交换生项目施行那年也从未见过他,真正的见面是在工藤新一第一次独立飞行任务后的报告大会上。

        年轻稚气却不见丝毫怯意的少尉向他打了个报告,之后不卑不亢地分析出他的战略意图时,他明显地看到了一旁黑羽快斗非常得意的示威眼神。

       ——好吧,白马探表示非常吃惊。

   



        战争时代的每一个独立飞行员都有着万金不换的价值,更何况是一个能在僚机位上看破迷离的战术棋局,统筹协调全场的指挥官。

        ——啊对,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这个看似奇怪的组合…有着意外可怕的杀伤力。



        双长机是个奇怪的配置,但要说这两人是双长机也不合适:有了工藤新一担起指挥权,黑羽快斗能更加放肆地拉起惊人的攻击节奏,也不必在复杂的规避动作中留心战局如何;而有了黑羽快斗神出鬼没,却无比强硬地撕开所有防线的攻势,足以分担去工藤新一在战场上作为指挥被所谓“集火”的压力。

       ——当然,工藤新一攻击力的精准度同样不容小觑。




       在中央军军办看到前线转播的视频,两架f15一前一后毫无犹疑地突进敌军尚未成型的阵队中,机翼上漆着1412的f15机架炮口火星迸溅,甩开一尾巴炸裂的火星,以猛烈的,不容退步的攻势掩护着4869精确定位并投出一发制空导弹。

        而就在所有敌方飞机以包围高危对象将4869团团困住后,一发来自1412的空对空导弹又将敌军编队炸得七零八碎。

        这场小型的胜利耗时二十二分七秒四。

        ……



        “他的战术。”黑羽快斗在报告大会上露出了无辜的表情,屈肘捅了捅工藤新一的腰侧。



        所以……

        “工藤可真是神奇的人啊!”

        连白马探也不禁如此感叹道。




        黑羽快斗冷笑着在聊天室里骰了一个5,将白马探的最后一架飞机送回了家。

        “走开,再神奇他也是我的。”









006.



         “报告,都是我的错。”

         黑羽快斗下意识地侧过身,严严实实地挡在工藤新一的身前,不卑不亢地直接面对上中央军参谋长与空军两位总司令员严厉探寻的视线。

       这里是中央军办公室,空调里吹出的冷气结结实实地打在人脸上,冰凉冰凉。而气氛也正如温度那般,甫一推门而入起,就急转直下,迅速凝结。



       “黑羽少将,”目暮十三在一片沉默中开口,他清了清嗓音打破了尴尬的局面,“你知道军队里不问过程只听结果的。”

     



        “报告…我…”

        “是的,”黑羽快斗背着手,一触即分地握了把工藤新一拽住他衣角的五指。“我一个人承担责任。”

       “黑羽君,虽然对方曾经是你的学员,不过好歹是同龄人,你可不要溺爱过头了啊。”中央总司令部的老狐狸吹了一口茶,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被他护在身后的工藤新一。

        “事实而已,这本来就跟工藤中校没有关系。”

       黑羽快斗腰板直挺地将工藤新一拦在身后,说起谎话来眼也不眨。




        “那么,黑羽少将,立刻准备负重20公里,一小时二十五分,我亲自计时。”目暮十三站起身来。

       “了解。”



      “工藤君不准备说点什么吗?”中央军的那人似乎始终对他很感兴趣似的。

       工藤新一接下了黑羽快斗分明写着“千万别承认”的眼神,垂下头去。

       “报告,没有。”





       黑羽快斗狠狠地松了口气。




        


007




       果然干坏事就会被发现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工藤新一如此想着。

       就在黑羽快斗的最后一架飞机即将抵达终点的同时,大会会台的正中间传来中央军参谋总长清晰明了的点名。

       “……接下来关于空军部队的军备申请报告,由空军72师代表黑羽快斗少将为大家汇报…”



       此时恰逢黑羽快斗丢出本局之中第一个一点,距离终点还有两格的飞机一下竟然没能进到最内里,让他分外可惜,

       他被工藤新一捅了一记狠的才发现自己被72师的正副级领导卖了一轮——他从没在军备大会上讲过话。

       ……好吧,实际上他连听也都不屑于听。




       “啊差一点进去了……”

       座位前配备的扩音器正好将他这句喟叹声无限放大,颇为尴尬地回荡在整个安静如死的会议大厅里。

       坐在前排的人不敢回头,只得瞠大双眸茫然无措地等着接下来的神展开,坐在后排的人也只敢悄悄地伸长了脖子妄图确认这个胆大包天的空军王牌到底是想把什么放进什么里却又遭遇了失败。

       白马探看着天花板,服部平次看着地板,工藤新一……选择放空。




       直到台上的总参谋走下来看到他们四人前方摊着的飞行棋盘。

       “工藤新一中校,白马探少将,黑羽快斗少将,请在大会结束后到中央军的办公室里跟我交代一下这是什么……好,你可以讲了。”

       黑羽快斗低下头去,飞快的接下工藤新一递来的笔记。

       “咳…关于空军30个师的预算削减,我持反对意见……”




       不幸如此…

       而幸运的是因为一个子儿也没有走得出去的非洲人服部平次,他逃过了这一劫。

       ……然而他并没有感觉到有多么高兴。





       


       这个天……真的要跑二十公里,绝对会出事的吧。

       工藤新一仰头,抬手遮住了正悬当空的烈日,灼烧般的疼痛感和强烈刺目后形成遍布视线范围的灰斑让他的脑袋混乱,如同一锅浆糊,前方训练场上只剩下在滚滚热浪中拔腿跑步的黑羽快斗,和站在树荫下计时码表的目暮十三。

       替他顶罪的人看起来状态不怎么佳,但也有可能只是普通的保存体力,但他的眉头却是紧蹙的。

       想当然,也没有人能在如此炎热的天气下剧烈运动而感到舒适的吧。

 




       “……这个笨蛋…!”

       工藤新一拎着一瓶冰水喃喃出声。

       他知道为什么黑羽快斗执意一己担下过失——中央军对“工藤新一”有着难以言明的敌意,从他第一次独立飞行任务之后的那场大会起——黑羽快斗因为他在大会上借故狠削了中央军的军备分配,也在之后升任少将时给中央军的人强行套了不少小鞋。

       他在报复中央军战术参谋部那群老狐狸恶意牺牲无背景军员,以削减军备供需的行为。

        官腔这样打没错,而实际上黑羽快斗只是在记恨他们利用工藤新一,差点搞掉了他的命——这样一件事罢了。



        白马探是中央军上层的人,又有在政府工作的父亲,这笔轻账自然找不上他,顶多写一张检查,黑羽快斗再怎么也是个少将,骆驼瘦死比马大,又有一个王牌飞行员的称号压身,又是功勋烈士黑羽盗一的儿子,除了体罚也没搞不出什么花样,而工藤新一不一样……

        ——总之黑羽快斗无需要时不刻堤防他的恋人遭遇他人莫名的暗算。




        工藤新一看着他跑了三圈,高温下的他引以为傲的冷静几乎化为泡影,他的心情变得焦虑无比。——最终他还是忍不住小跑到了目暮十三跟前。



       “报告司令,”他撑着膝盖把气喘匀,“我……和那家伙是共犯,所以——”

       目暮十三在他意料之外,却是一脸意料之中的表情掐了暂停,“工藤中校,三公里准备。”

       “……是!”

       “顺便告诉黑羽他再跑三公里,跑完和你一起休息。”

       将计时器嗖地扔进了一旁的池塘里,他目不斜视地扬长而去。




008.





       工藤新一有时候觉得中森银三讲话不无道理。尤其是他评价自己说:

       “你的教官太宠你了,再这样下去你也就只是个没经验的菜鸟小鬼!”

       好吧,对,的确如此。

       自从他遇见黑羽快斗那天起就是如此……




       两人双双瘫倒在训练场旁的树荫下,些微不明显的,流动的凉风吹散不了蒸腾的热意,高温下流速缓慢又膨胀的空气里弥漫着两人交错的,粗重的喘息声……

       如果不是汗如雨下地被累成狗,倒是能撩起人旖旎的情思。




       “…哈,新一,你知道今天几号吗。”

       黑羽快斗冷不丁地开口问他,灌了一口冰水嗓子眼里正嘶嘶地冒着凉气。

       “咳…咳。4号吧,”工藤新一没喘顺,岔了一口气,正疼得无法自制,他翻了个身面对黑羽快斗,把自己蜷成一团,“怎、怎么了?”

       


       “……”黑羽快斗撑起身,探手去顺揉工藤新一疼痛难忍的右下肋,动作温柔得像是在揉弄一只不太精神的猫儿。

       他垂头避开对方好奇的视线。

       “也没什么。”

       黑羽快斗说。






009.




       这不是他今天第一次被问这个问题。早些时候服部问过,负责会场接待的中森青子问过,路过会场的军医宫野志保问过,甚至连走到哪里都随身掐表的白马探都突兀无比地刺问了他一句。

       再追溯到更早的时间……大概是早训的时候。

       已经有不少新兵和老下级打着抖,别别扭扭躲躲闪闪地避开他的目光了。工藤新一纠结地想着他早上难道是没把脸洗干净。

        正当他拦下一个通讯员准备一问究竟时,年轻的通讯兵仿佛被麻袋针狠狠地扎了一下似的,一窜而起大叫一声“中校早上好没事我就先走了”差点没震破他的耳膜。

       ………所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黑羽快斗给他戴绿帽子了吗?





        思考到了一个完全没可能的选项——且不说黑羽快斗会不会做,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知道的人也算寥寥无几……

        工藤新一站在训练场上一脸茫然。






010.



        今天是四号啊……四号到底是什么日子呢。

        工藤新一看了一眼晨跑的队列。

        “四号……”



        “啊……!”

        他想起来了。


        五月四号有军备大会啊!

        ……于是就回到了开头。







011.




       烈日下的三公里跑得工藤新一筋疲力竭,他和黑羽快斗一前一后地摸回寝室——自从升任对方副官后,他就和黑羽快斗搬到了一间去——等不及空调把室内燥郁的气温降下来,他就直接栽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意识清醒的最后,是黑羽快斗在呼呼作响的空调机声中,替他拉好了被子。



       ——这个笨蛋……





        再次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斜斜地落下去了一大半,屋里的温度也已经降到了一个令人舒适的数字上了。

        空调提示在两个小时前停止运作,工藤新一的身上搭着薄被,被汗湿的衣裤都换了新的,床沿摆着一杯凉水——他伸手把杯子捞过来一饮而尽。

        但黑羽快斗不在。



        “这家伙…去哪儿了?”

        工藤新一端着杯子在宿舍里晃了一圈,奇怪地皱紧了眉头。





        “嘀——铃——”

       房间里的灯光灰灭下去,就着单调刺耳重复的警报声换成了一闪一闪的红光。

      ——这是…

      工藤新一抓起外套冲出宿舍大楼。

       ……为什么突然…全师进入紧急战备状态?!





012.




        工藤新一一路跑到起飞坪边的集合点时,那里已经整整齐齐地站着一大片黑压压的人群了。

       他迅速地归队,目光悄悄地穿梭寻找着意外失踪的黑羽快斗。

       “全师戒备,二十七个编队全部上机,执行SSS级任务。”目暮十三的声音通过扩音器传达至各个编队,“全员,现在,立刻,马上出动!”

      “是!”

      “工藤中校,”他抻长了脖子在密密匝匝的人群中寻找,“你留守塔台。”



       “……什么,那黑羽他…”

       “他已经准备好起飞了。”

       “什么?!”工藤新一不由往前踩了一步,“SSS级别的任务…那僚机呢?!”

       “佐仓中尉和福原少尉都就绪了。”




        ……完全没有印象的名字。

       工藤新一难以言喻地慌乱起来——养成了习惯专心致志到不要命发挥自己攻击力,将清理断后和掌控局势全部丢给工藤新一的,已经进入飞行生涯中巅峰时期的黑羽快斗,突然失去了能跟得上他进度的队友,强制地回归了最初的模式……

       ——像是被折了翅膀的鸟,这样飞一定会出事的。


       “报告!我有能力参与作战计划,所以请允许我申请……”

        ——现在这种情况下,能跟上黑羽快斗的,担任黑羽快斗僚机的只能是他。




        “不行的,工藤中校。”

        目暮十三的回绝也毫不犹豫,“你的任务就是留守塔台。”



        工藤新一咬紧了牙关




013.





       “等我回来。”黑羽快斗喃喃地笑起来,他狠狠地把自己掼在椅子上,目光深处映着幽绿的仪表盘示数。

       ——新一,从现在开始,要好好地看着我啊。

       




014.




        工藤新一进入塔台时已经有编队陆陆续续地起飞了,整个塔台里通讯员的声音交错杂乱,人群进进出出显得有些拥挤——这几乎是他飞行生涯中从没见过的全师出动……像是倾巢而出的蜂群。

      “E编队请求起飞…”

      “请求允许,请下放桥台,辖管处开启跑道灯,重复…”



       他紧紧地抓握住塔台指挥中心的栏杆,目光一刻不离天色灰沉的窗外。

       ……那个时候,那家伙也是这样的心情吧。




        一双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工藤新一猛地一回头,和来人撞了个正着。


        “白马…服部?你们两个怎么也一起…?”

        “……”两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由白马探开了口:“……空军全体一级守备警报了,我和服部少将赶来72师看看。”

        “……全军,一级守备吗。”

        工藤新一握紧了栏杆,手背上的青色经络微微地凸起。他眯起眼睛,凝视着一架又一架成功起飞的战机,心下一片空茫,像是无底的深渊一般,让他呼吸都困难起来。


       ——他也因此,正好错过身后两人交换的,意味深长的表情






015.



        “A编队完成复飞。”

        “W编队全体成功起飞……”

        “跑道灯已固定…”

        “桥台已清理完毕。

        “Z编队已全体成功起飞,请塔台指示任务开始——”


       工藤新一倚在塔台巨大的对空窗口前,惊异无比地看着白马探从目暮十三手中接过了总指挥的通讯话筒。

       “各位晚上好,现在是5月4日20时36分27,我是中央军参谋部的军事副参谋白马探,现在由我接手你们的任务指挥,”他躬了一点身子下来,看着工藤新一,像是在微笑,“现在请各位打开机翼灯与夜光涂层,‘礼炮组’准备,列队开始。”



       ——哈?夜光涂层?

       ——礼炮组??列队???

       工藤新一难得满脸茫然地七情上脸,他反反复复地打量着塔台内所有人似乎都在憋笑的表情。



       “新一,”他身侧中森青子的连线亮了起来,“准备好看窗外。”





        像是坠入星辰之海的那一天一样,工藤新一猛的回头,看着那片原本灰霭的,此刻却已然能看见万千繁星的夜空。

       “砰——”

       第一朵礼花炸裂在天空尽头,紧接其上的是接二连三炸裂声响,无数华光毫不吝啬地将夜空点亮如白昼。

      行行列列地飞行编队拖着长长的喷气尾掠过,拖着万千星空烟火组成祝福的字样,掠过他的眼前,冲向不见边际的天幕。




       “Happy Birthday.”






      ……

      “什么啊……”工藤新一声音像是在发抖,“这个,白痴。”

        “生日快乐啊工藤。”服部平次隔着栏杆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后一秒卖了队友:“都是黑羽快斗的主意。”





016.




       黑羽快斗着陆下机时被急冲冲地跑到他跟前的工藤新一吓了一大跳。他刚伸手想要将撑着膝盖的人捞起来,头顶上就被对方狠揍了一记。

      “啊疼疼——!”他捂着头顶万分委屈。

      “黑羽快斗……你……”工藤新一收回手去,酝酿半天憋得快要内伤,却只是干巴巴地挤出一句:“……浪费可耻。”



        黑羽快斗看着他似乎是有点惊魂未定的眼神,和隐约到快无法觉察到微红的眉梢眼角——啊糟了吓到他了。

       他把工藤新一揽进怀里,有些好笑的。


       “……我真为目暮总司令的头发着急。”工藤新一全然不顾周围缩小包围圈的人群,把脸埋进黑羽快斗的肩窝里。

      “啊那就不用了,”黑羽快斗隔着一段距离朝白马服部和总司令们比了个大大的V字,语气里带着轻快的笑意,“他早就同意过了,敢反悔就拔光他的头发。”





017.



       “……所以,生日快乐,又一个十七岁。”黑羽快斗握着他的肩膀歪头,咧嘴笑出一口干净整齐的牙,“嗯…这是第几个十七岁来着?”

       “七个,第七个。”工藤新一说。




——十七岁遇见你开始,这是第七年。

——第七个十七岁。





       他扶着工藤新一的脖子,在空旷的飞机跑道上吻他。

       跑道灯一簇一簇地亮起来,如同倒扣的星河,万千的星光碎屑落在他们身后。





000.



       “新的一岁平平安安——啊对了,二十四岁,根据战时保护体制法…”

       黑羽快斗执起工藤新一的手,在无名指根上落下一吻。

       ……些微的凉意后,样式简洁的银白色圈环正严严实实地,套在他的指根上。

        “——已经可以结婚啦。”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倒吸了一口气,跟着他一起笑了起来。




        “……笨——蛋。”

        

      




—end—






什么第七个17岁,冷笑

这是第19个了。ok?(。)

请给我滚去结婚——————————!

评论 ( 59 )
热度 ( 1024 )

© 槍槍無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