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槍無奏

“不顾一切的爱吧,爱上我最刺激吗”





开放授权。
只回复近期更新的留言。
我也永远喜欢你。

[快新/K新]Stress·狩猎式反应

老油条祝各位高考的小朋友们都能超水平发挥!
做的全会,蒙的都对!!!





Stress·狩猎式反应




K向黑羽快斗x工藤新一
架空向/特殊工作者x特殊工作者
短小一发/真实开车
并没有什么E
Character是神圣的东西我们放弃他吧好吗


————————————






吱——
汽车胶质的轮胎擦刮在沥青路面上发出极其刺耳的声响,银色的跑车照着半盘山的大路打了个甩尾,轰鸣的马达声扯碎了此地原本应有的寂静后又迅捷地消失在视线尽头。
然而紧追其后——甚至不过寥寥数秒,且越来越快的小型车队像是咬住猎物不放的猎手,伴随着凌厉杂乱的枪声一起掠过弯道绝尘而去……





“黑羽…黑羽快斗,”驾驶座上的人牙关紧咬,脚底油门制动踩得稳稳当当,油盘指示表上的示数晃动在78到80间,身后的枪声越近且越密集,这让他恨恨地斜过眼去睨副驾驶座上游刃有余的人,“你最好在过后跟我老实交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不用过后。这样的情况太好理解了,你想知道我现在就讲给你听啊,搭档,”黑羽快斗翘起脚,在颠簸无比的盘山公路上组装两脚架。即使嘴里满满当当地叼着黑弹匣,吐词却意外地清晰。


他将上机匣与下机匣对接上,难得一见地轻而易举,这让他不顾驾驶座上搭档越发灰暗的表情,颇为愉悦地扬起眉梢,“喔——perfect……干什么,不要这么残忍地看着我工藤,人这辈子总是要被队友坑几次的。”
“那就希望我还有命能让你坑下一次!”工藤新一攥紧了方向盘,猛地右打,车轮擦出盘山路的边界无栏杆区,又迅速地回来,他撇了眼后视镜里坠下山崖的黑色车辆,一脸不屑于掩饰的不耐,“快说!”
“是是……事实就是情报分析科——对,拜托你好好开车!都说了别这么看着我,我可没有甩锅——假洋鬼子下面那帮饭桶可能是干饭吃得太多,mission的对象连数目都搞错…”黑羽快斗吐出弹匣,将他玻璃珠样透亮的蓝色眸子翻到另一半去,“嚯,想想看,三个月观察得来的情报都是错的,你猜他们是去泡温泉浪费人生还是去卧底?连武力装备程度都搞错……”
“哈?!”……的确难以想象,这对于分析科来说就像是犯了1+1=11的错一样难以理喻。
“不过能在情报完全错误的情况下成功地完成‘清洗’,不夸我创造奇迹吗,工藤。”
“……有命回去再吹嘘自己吧,1412号。”
工藤新一紧紧盯着后视镜里闪出的另一辆车,太阳穴抽搐似的跳起来。








“砰——”
跑车后杠处传来清脆的弯折断裂声,工藤新一咬牙切齿地发出嘁声,他看不到后面的情况,但并不难猜到车尾平衡杠已经惨烈地牺牲在了几颗大口径的子弹下。他略松油门,拉起手刹就是一个大幅度的过弯,甩掉了一车尾紧随不舍的子弹,却使得失去平衡杠的车颠得更加剧烈。
“嘶……”黑羽快斗几乎被离心运动下的惯性直接掼到车玻璃上,继而忍无可忍地痛呼一声,伸手捞住要掉到座位下的瞄准镜,啪嗒,将它装在了半成型的枪械上,他呲牙咧嘴地揉了揉脸颊,理所应当的语气却像是抱怨:“…精密仪器轻拿轻放,轻拿轻放…”
“在那之前,我很怀疑你三十秒枪械组装的考试到底是不是有人代考…你这家伙到底能不能把它弄好?”工藤新一没好气的踩紧油门,示数表继续晃动在78到80间。
“也请让我怀疑一下你的军事理论课成绩的真实性——如果你非要把手枪和反器材武器的组装混为一谈的话,工藤先生。”黑羽快斗的语气里有着两人对话时才特有的嘲讽意味,突然强行加上的敬语更像是态度亲密的调侃。紧接着他将机枪匣拍装上去,拨正了瞄准镜,神色怪异地盯紧驾驶座前方蓝盈盈的油表示数上:“…不,我觉得问题比较严重的是,你该不会真的觉得,我们能凭借80km的时速成功逃出生天?”
“……”
“抱歉这个问法好像不对…,不过‘名侦探’…好吧,工藤,你在矜持什么??”



“……限速。”工藤新一又松了一脚油门,“你没看到吗,这一段路都限速80。”
黑羽快斗终于提前在对方一个漂移的技术动作完成前撑住了车窗,他的臂弯里勾着狙击步枪,一脸世界观遭到毁灭性打击的不可置信:“我觉得你看起来不像在开玩笑。”
“当然不是开玩笑……”
“你在开什么玩笑啊!?”黑羽快斗抄起枪,飞快地将弹匣归位,他撑起身来扫了一眼几乎快要追上来的一辆灰色跑车:“拜托了,为了避免一车两命的惨剧请你快回想起《特殊时期自由条例规定》第七章第24条……”
“……”
“等不及你想了,”黑羽快斗放弃了双脚架抬起枪来瞄了瞄——不行,太近了,擅自开枪击中对方油箱的话,一定会一起翻车的……“‘任务期间,执行者拥有部分法律条例的豁免权,不构成故意杀人、破坏公物、扰乱社会治安秩序及违反交通法规等罪行'……所以请拜托你起码给我朝着120飙起来啊!”
“啊啊你好烦啊……”工藤新一皱眉蹙额,语气不善。
他瞥了眼后视镜,越来越多的车辆追了上来。



好,很好,接下来不管出了什么问题,都是黑羽快斗这家伙的锅。
工藤新一愤愤地想着,一脚油门轰到了底。


仪表盘地指针刷拉地一下几乎翻了个倍地转到了底,车里的两人被安全带紧紧地勒在座椅上,单薄衬衣下的肋骨一阵阵地疼。
车屁股后边紧咬的追兵暂时被甩开的一段距离,刺耳的马达声终于不再令人头疼地挤在一起,也给了黑羽快斗最后一丁点儿将固定脚架安装上去的喘息时间……



吱——
一次意外的无急刹过弯使得黑羽快斗推摁插销的动作偏离了原位,支架的接口轧到了他有些薄茧的虎口,尖锐地疼起来。
“嘶……”黑羽快斗掰开手指看着正中间可怜巴巴地伤处,语气幽怨。“就不能把车开平稳一点吗,起码不要像你的命运一样坎坷啊工藤。”
“现在把你扔下车去的话我就能‘平稳'40迈开进市区了。”
“你看看你,”黑羽快斗摇头咂舌,看着几乎被飙平150时速的油表盘,深刻感慨对方除了过弯惊险以外,其他时候都如履平地的高超驾驶技术:“抛弃搭档可是会被良心谴责的。”



一辆银灰的跑车追上了尾巴——黑羽快斗眉心一跳,伸手过去迅捷地护住工藤新一的后脑勺,往前使劲一按:
“趴下!”


滴滴——
车喇叭的尖啸声让人感到极其不耐,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都躬着腰,成片成排的机关枪子弹打碎了车窗玻璃,擦着两人头皮,又打碎了车前挡风玻璃——一穿而过。
两人不约而同地数着子弹脱膛时与马达声对比出来更加细微的声响。
35、36、37…37。
“对,对,你说的没错。”工藤新一立刻撑起身来,斜眸睨着黑羽快斗。“抛弃搭档会遭受良心谴责……现在我准备好了,来谴责我吧。”
他一脚踢开了车门。




黑羽快斗瞠大双眼:“哈?!!!?!?”






工藤新一最终没能把他扔下去,反而把方向盘扔给了他。他压低了身体探出大开的车门,瞄准轮胎开枪的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车胎发出刺耳恼人的破裂声响,紧随其后的银色跑车打着弯地被甩到后面。工藤新一甚至隐约地听到了车辆撞击的声响。
他钻回驾驶座,挑眉打量别扭着上身握方向盘的黑羽快斗。


“你的帅耍完了吗,该到我了吧。“黑羽快斗颇为不满,“后面还有几辆?”
“四,从马达声音的长度粗略计数,”工藤新一接过方向盘:“终于拼好你的精密玩具了吗?”
“太失礼了,这可不是玩具,”黑羽快斗一把拉开车顶天窗,将枪身的两个固定脚架稳稳地立在了上方。“巴雷特M82A1,反器材狙击步枪……你如果觉得连坦克都能打穿的玩意儿适合给江户川柯南的小同学们当玩具的话…这个说法我就认同喔?”
“我建议对策室能增加一项培训,‘如何让搭档在瞄准的时候闭上喋喋不休的嘴。”
“你喋喋不休的搭档现在正要让你感受到安全。”黑羽快斗戴上耳罩,虚眯起眼睛凑在瞄准镜前,指弯扣进扳机里——他瞄准了一辆车的前盖油箱——毫不犹豫地扣了下去。


轰——
反器材武器的强火力与黑羽快斗精准的射击造成了难以估量的“灾难”,接二连三的爆炸,车辆的残骸随着尘烟火光四处飞散,一个残渣般的车门直直地插在了后车箱顶部。
“……哇。”黑羽快斗吹了个口哨,“Ferrari enzo....工藤你看,梦情。”
“那是你的梦情不是我的……等等这不是重点!下来!”工藤新一捏紧了方向盘,看了看前方一个近90度直角的弯道,又看了看逼近160的油表盘。余光瞥到钻进车内的黑羽快斗,他声音略略发颤,“你……抓稳了…”
“哈?”



来不及减速的车辆甩平了尾巴,将悬崖岸边的栏杆拦腰撞断,刺耳的摩擦声和失衡让人难以忍受,黑羽快斗抬脚抵紧了驾驶台,手也紧紧的握住车顶的吊把才勉强不被甩出车窗去。
工藤新一把方向盘死死地打到了底,车尾惊险地转过身来以后他迅速地将方向盘往回拽。
车终于在高速中平衡了下来,迅疾地掠过盘山路最后的,平稳的地区,工藤新一从后视镜清晰地看到的是——携夹着燃烧火光高速行驶的车群接二连三冲破已然断裂的栏杆,坠下山崖。
他长长的出了口气。




车被停在了入城收费站边隐秘的地界。经过一场鏖战,情形惨烈到七扇车窗碎了六扇,后杠没了还插着别的车的车门——是不可能大摇大摆地路过安全检查站的——这是常识。黑羽快斗说。
他将巴雷特M82A1暴力地拆解开来,脚架、废弹匣,机枪框被他丢进一边草丛,上匣连同枪管放进座位底部,下匣揣进裤兜里。
他拍拍手,翻身和工藤新一一起瘫坐在车里。驾驶座上的人完全地挂在了方向盘上一脸劫后余生。黑羽快斗软在副驾驶座上大口喘气:“哈……说、说来,我怎么不知道……你刚考完驾照…就这么能开…?”
“啊啊……那、那是……”工藤新一的手指抽了抽,“我爸在、夏威夷……”
“……好吧、好吧,夏威夷。”


神啊。黑羽快斗抄着手翻了个白眼,赞美万能的夏威夷。





没了




















嗯一个小的番外。







“工藤!给你们的那份资料的分析是有误的…抱歉在下达之前没能核对,再想联络你的时候你们已经进无信号区了…黑羽和你都没事吗?”
“……没事,我和他都没什么。进展也很顺利。我们现在在大楼楼下,黑羽准备回去休息,我现在赶得上汇报会议吗?”
“会议还没有开始……辛苦你们了。”
“我现在上楼。也辛苦你了,白马分析官。”




“白马?”黑羽快斗看着工藤新一摁掉了通讯器,“他说什么?”
“确认了你之前把过错算在分析科不是在甩锅。”工藤新一理了理衣摆,“我去开会,你自己回去就好。”
“诶…我自己一个人也太无聊了吧。”
“如果我在会议上因为你抛车被指责的话你就不无聊了——我一回去就会找你算账的。”
“噗嗤……”黑羽快斗喷笑出声,抻着手拽住对方的衣领扯到自己近前,偏过头临着一水监控器,与工藤新一交换了一个说短不短说长不长的吻:“那么,我等你回来。”




他目送着工藤新一三步并做两步跑进楼里的背影。并起中指食指摆出枪支瞄准的姿势,正正地对着工藤新一的背心。


谁和谁算账还不一定呢。
黑羽快斗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整齐白净的牙。


“咻——bang。”
他抬起了手腕。






这次真的没了。





部分梗来自和 @鹤羽 的快+新无cp向对戏







评论 ( 45 )
热度 ( 698 )

© 槍槍無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