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槍無奏

一个在当地较为不知名的骚话博主


开放画图/转载等各种授权。
可以不用等我回复,自标出处,私信我链接,或者直接at我即可。
只会回复近期更新的留言。
珍惜写手,婉拒在乱七八糟的地方推文。
感谢厚爱。
我也永远喜欢你。

[三日一期] 秘すれば花なり

秘すれば花なり 

 

 

给冥鸢太太 @刳木为舟 的一点小惊喜:D仅表一年来陪伴的谢意,出本是假的,我根本写不完(2017.822增添本句

悄悄更新,非常刺激。

 

 

三日月宗近x一期一振

OOC注意

Paro借自安达渡嘉2011年起连载作品《野良神》

 

 

 

 

一、

 

 

【朧月】

 

 

“三日月大人请留步。”

三日月宗近从座中施施然起身离开时,身后传来分外熟悉的声音。

“哦呀,”披盖于身的斗篷因停顿和侧身滑落下去些许,鸦羽般的边绒下面露出深蓝色狩衣的一小截,正是胸前金线走势顺畅地勾勒出的相嵌朔月,银灰的暗纹被两旁燃起的烛台灯火轻抚,粼粼地跃着点光,“大国主命……石切丸吗,叫住我是有什么其他事情?”

“近日来,本是一年一度的神议大会却频繁地召开,其中的原因,我想您应该十分清楚才是,”掌管开运招福,除厄消灾的神祗理了理帽带,停在三日月身后,开口的语调平缓柔和却意有所指,“现世的风穴频开,时化严重,妖物作祟,而‘天’派遣来负责此事的神明,并无法组成充足的战力……”

“嗯……?”容貌端丽的天神笑了笑偏过头去,半阖的眸子里落着一弯新月,“这可是在抱怨‘天’的失策——?”

“……不。”

 

风穴作为连接着黄泉比良坂的洞口,由于黄泉之水的流动,会开在现世人间以排出黄泉水本身无法承受的秽物,这本就是必然之事,神庭中也不乏神明可以经由推算与预测风穴出现的位置,再由负责的神明将秽物完全去除。

而‘天’作为统治神庭的最高权者,管理调动处理人事也是必须的日常工作。

但近日来接连召开的神议大会,把‘天’及负责此事的神明的无措姿态表现得可谓淋漓尽致。

 

 

“黄泉比良坂的缺口被不知何人随意地打开,妖物与秽气四处散入现世,而由人类的极端情绪所产生的,被彼岸秽物所喜的气息,又二次聚集了逃出的妖魔,形成‘时化’,为祸一方,这还真是个完整的联锁呢。”从那双薄唇中吐出的字句轻巧又沉重,仿佛压得嘴角的笑意都低了几分,三日月抬起手,将肩上的斗篷牵扯回原位,笼手边沿在绒毛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窝痕,“那么,刚才的玩笑话就不要介意了,大国主命原本是想说……?”

 

 

 

身周来来去去散会离开的众神及神器纷纷与他们擦肩而过,有些认出两人身份的赶忙在人潮中向三日月与石切丸简单匆忙地致礼,高天原的两位古老神明也好脾气地一一微笑颔首作为回应,一时间处于人流中的二人显得更加引人注目。

 

 

“……三日月大人,不介意的话请移步外庭……?”石切丸侧了侧身。

“哈哈哈,说来神议厅外的春樱也该是开的时候了,甚好,甚好。”

 

 

 

 

 

 

……

 

 

 

“……因此,作为‘天’所授命此事的代理之人,我个人希望三日月大人能够参与到此次净除中。”

“嗯——这可真是……”三日月停下前行的脚步,端正地站立于长廊尽头,盛满月升星辉的眼注视着院落池塘中的几片落樱,他抬起手,腕沟低垂,织物柔软的衣料虚掩住勾起的唇角,“‘三日月’一氏从未经历过‘换代’,也从未有过神器——更没有主动做过除妖之事,只是司管新月和时间神明而已,说到底也只是一个老爷爷了,听到这样的委托还真是让人困扰啊。”

“哦呀,谦辞的话还请不必多说。”石切丸双手合扇,侧身与三日月并肩后一同又朝着已然无人的大门口,“作为从未换代而从古至今一直存在的初代新月神三日月宗近,所拥有的神力,单单除秽恐怕不是难事吧?”

“从出现起就从未换代”,这样一个标签,整个高天原神域,八百神明中能担当起来的神明,怕也只有三日月宗近一人。

 

神明诞生于人类的愿望,被赋予名字,有名之神因各种各样的原因,或是被妖物侵染而神堕,或是因为犯‘天’而被处决,又或是随着信仰的衰弱,力量也随之枯竭……而有名之神不会死亡,亦不会消失,走向终结的神明会因为‘愿望’而再一次忘却所有,以新生的姿态重生,新一代的神明继承上一代的名字与遗志,直到再次消损。

 

而“三日月宗近”这个名字,从一开始,一直就属于这一人。

 

 

“嘛,若只是除秽就可以解决问题的话。”被赋予新月之名的神明伸出手去接住飘飘扬扬而下的夜樱,“毕竟只是个没有神器的老人家罢了。”

“那不正好做为三日月大人赐名收养神器的契机?”

“哈哈哈,照顾别人什么的,我可是做不来的啊。”垂在他发间的金穗伴随着他爽朗的笑声和步伐来回地颤了颤,那双半阖起的眸子流动着池水浮樱的月明之夜,径自地朝着石切丸看了过来,“不过,‘食君俸禄,忠君之事’,既然是‘天’的授意,也只好遵从了啊。”

 

 

“哦?那么关于神器一事……”

“啊,这个要除外。”三日月宗近一脚踩在了大门外,回过头对停下脚步的石切丸说,“我答应的应该只是除秽才对。”

“那不依凭神器要怎么……”

“嘘。”从古至今,千百数万年前便高悬于深沉夜幕中的神秘新月正立于门外,定定地注视着他,身着深蓝色狩衣的神明抄起双手的动作能看出些薄凉的庄严,那复杂穿着的衣料上,暗银绣纹漾出点粼粼的光。夜风拂过他发间、衣袖,襟角的流苏,像是有无声地响动一般:“古神明之法,不可言。”

 

 

 

 

 

 

 

 

 

 

 

 

“……”

“……”

“………………三日月大人,还有什么事吗?”

“嗯?没有哦。”

“那为什么站在门外不走。”还一直盯着我看。

“哈哈哈哈,石切丸唷,我好像稍微忘记了从这里回现世的路了。”

“……是、是这样啊。”

 

 

 

 

—TBC—

 

 

目前已知的情报(这里有好多伏笔哦;D):

三日月宗近:新月神,掌管??的月神,从古至今一直是人类的祭祀对象,自己也不知道从什么时期就存在的爷爷级人物,虽然神明都是一群长寿的家伙,但作为难得一见从未换代的古老神明而更受同事(?)们的尊敬。(因此辈分比石切丸大后者对他用敬语)

 

石切丸:七福神中的大国主命/大黑天神。除厄消灾。开运招福之神,善于驱除恶神,保人平安,经历过四次换代,(由于先代石切丸的原因,于是并不)意外的和三日月关系不错,(有点我行我素的)后者会思考他的建议。

 

 

 

和亲友的笑谈,概括一下此章节,不外乎是:

 

石切丸:三日月,干活。

三日月:哎呀,没有工具。

石切丸:那就去捡!!!!!!

 

:D

 

爷爷,捡老婆的事情,还是干一干为好。(?

一开始不换代只是懒得扯伦理问题,谁知道写着写着成了!@#¥%……&……#@!(被捂嘴。

 

三明,看看隔壁的月亮,不是管打仗,就是管狩猎,你千万不能输。加油,你是最bang的。

嗯,是日更,有点长,一期在下一章,我存了5000字还没完结:D。

慢慢写慢慢发。

喜欢请直接关注作品tag 作者cp杂食,避免大家触雷。

评论 ( 15 )
热度 ( 128 )
  1. mimimi槍槍無奏 转载了此文字

© 槍槍無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