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槍無奏

“刷牙玩手机大师。”





开放授权。
只回复近期更新和问题留言。
时常出现bug收不到at。
私信会看,努力回复。
我也永远喜欢你。

[三日一期] 秘すれば花なり - II

秘すれば花なり



东风吹きならため      廷香风に乗せて

吾梅からもふるえて   ハルヒ落とし主




二、

 

【入魂】

 

 

 

啊,早知道还是麻烦一下其他人。

三日月宗近如是想着,慢腾腾地回过头去,神社门前陡长的神阶距离自己不过二十来步,葱葱茏茏古树中漏下细碎的夕阳光中已经能看见鸟居的形状,他几近不可查地叹了口气。他的神社并没有直接通往高天原和其他神居的路,石切丸托长谷部将他送至了距离此地最近的,现世与高天原之处——此处人迹罕至,并且来回只有一条通路,顺路就算慢慢地走回去也不会太花时间,只是……

 

 

三日月半敛的眸子扫过侧前方,深浓的灰黑色雾气迅速地聚/集在一起,形成一处类似黑洞的扭曲,与逐渐昏暗下去的天色融为一体。他往后退了一步,隐约听到了非人之物睁开眼睛的咕叽怪响。


妖。



向来一副平易近人做派的新月之神这才难得地蹙起眉,探手摸索至身侧才想起自己手无寸铁的尴尬处境——不过是恰好神议大会不知跟风何处而禁止利/器入场的原因。

对面的妖怪已经凝结成型,类似动物的四肢上有着尖锐的利爪,青灰的皮肤上裹着一层一层的烟雾,如同燃烧的黑火,堪堪称之为脸的部分长着数只怪异的眼睛,它们被刻上咒文,正七上八下地转来转去,如同没有上过油的破败转轴,发出一声又一声令人牙酸的声响,就好像是在不停寻找着什么似的——

 

 

 

“好香。”

“好香……”

“……好香……”

 

“……好香!!!”

                                                                                                                                                     

 

无序地乱目顿时噔地锁定了三日月,妖怪重叠奇异的絮语从低沉快速地转向了刺耳,神明身上独有的神香极大地刺/激了它,遍布眼珠的脸上开了一个大口,它发出一声尖锐的咆哮声,毫无预兆地扑了过来。

三日月往后轻盈地一跃,躲开了扑击,而他刚才站立的地方,石块被妖怪粗壮的尾巴和利爪击碎,地面凹陷进去。


诸如此类的普通无名妖,它们由人类的负面情绪而产生,也可以被制/造,或是从黄泉水中繁/殖,大多并不能对现世的物体产生破/坏,也不能直接被大部分人看到或者接触。只能通过影响人类,使人产生极端的负面情绪并控制其行为——称为“附身”——来影响现世。然而从黄泉的缺口中逃离出来的妖怪,由于还带着黄泉之水的妖气,拥有更加强大的妖力,不仅能破坏现世之物,甚至可以吞噬普通的人类,腐/蚀神器,将黄泉的秽气传染给神明……

 

 

妖怪发出了更加令人耳鸣的尖啸,像是被激怒一般接二连三地扑向三日月。

 

 

每个宿居着神明的神社都有结界的加持,而随机地点出现的缺口和时化理应不会出现在神社附近。

 

“也就是说,”三日月跳开又一次的攻击,鞋屐落在石板路上发出脆生的响:“是人/为打开的缺口吗……看起来只有斩掉了呢。”

“那么,”

 

 

 

他侧跃开来,与妖怪尖利的黑爪擦身而过。

这一次他落在了神阶两旁的石灯顶上。

 

 

 

天际犹如烈火的夕烧云随着太阳沉沉地陷落下去而平熄,地平线过上紫红的滚边,像是溅起的火星。月亮从另一边的云层中隐隐地露出一个形状,夜风从遥远的山峦吹拂至此时,惊飞了丛林深处旁观的雀鸟。

青灰的妖怪企图踩上神阶时,利爪立刻被梯上骤然浮出的金色咒文烫出近乎焦糊的烧伤——那是烧毁污秽之物的结界。它哀嚎愤怒着,无序的眼珠快速转动,仿佛随时都会从上面掉落下来。

 

 

叮铃。

叮铃——

 

 

新月之神凭借着不甚明亮的月光仰着头看向一处,一点一点零星闪烁的光辉悬浮在鸟居横贯旁,像是粼粼闪闪的湖面,而在那之中,亮着一簇将灭未灭的,冷色的火苗。

“啊啊,就稍稍借你一用吧。”

 


双目中的弦月正好托着那簇冷色的,静静燃烧的细小火苗,夜风重重地掀起衣角发出梭唦声,三日月宗近两指并齐伸向前去,身周刹时亮起刺目的光,咒文浮空飞舞流动间,被笼指手套覆盖的右手手腕上,神铃泛出轻响,他在虚空中来回点画,沉郁的空气中留下浅金色的字迹。

一大一小两个弧型紧密地嵌套,又隔有一丝空隙,纤细的指尖落在弧形收拢的正中,如同落纸的金色墨点。

——那正是他狩衣上的象征新月之神的纹样。

 

 

收腕扬袖的那一瞬,金色的月纹朝着冷光般的火苗飞去,而后重重地烙印其上。

冷光倏地灭了下去,而后熊熊的烈火沿着鸟居、边缘的林木,和神阶,飞快地朝三日月烧了过来——青石路上仍旧是一片冷冰,神阶两旁的树木也诡异的平静——那并非是此岸之火。

三日月宗近仍旧保持着伸手的姿势一动不动,骨节分明的五指张合,仿佛要将一切都付之一炬的煌火几乎顷刻间将他吞/没。


 

他瞠大了双眼,收拢五指,稳稳地握住了一道光。

“这是……”


身后的妖怪一声怒吼后索性无视了结界的烧伤,它踩着神阶上的梵咒,长大它嵌在长满眼珠的面目上的口,从背后扑向三日月——

——将他连着石灯柱一起吞/了下去!


下一秒,森冷的刃锋穿透了妖怪青灰的皮肤,银白的刀光横掼过四足妖怪烙上咒文的躯体一侧,干脆利落地将其斩断。

妖物、尖利的痛嚎和雾气一起瞬间坍缩成一个黑色的小点——三日月稳稳地落到台阶上时,黑色的墨点向四周炸开不规则的绚烂光环,最后和石阶上逐渐暗下的结界咒文一起消散开去...

静立于月色下的人似是不为所动,深蓝狩衣衣角的金色流苏被夜风掀起,他半垂着头,额发掩去了他的表情。朱红色的刀柄连同灰黑柄系一起,被五指狠狠地攒紧,又松开。笼手下手背指骨也跟着绵延地动了动,金色的刀镡轻不可闻地发出些响动。

他最后还是轻轻地叹了口气,将闪着寒光的利刃斜送入佩带下那空无一物之处——朱红刀鞘上的纹理在清朗的月色下流溢着金光。刀镡撞上鞘口时发出当啷脆响,而后就连风也都停滞了下来似的。

 

 

三日月抬起头来,恢复了一如既往的作派,一双眸子半对半地阖着,柔和又带点笑意。

“变回来吧,”他的话音顿了顿,将名字赋予给手中之刃。

 

 

 




“……一期一振唷。”

 

 

 

—TBC—


 

一些其他的废话,有些和野良神原著不一样的设定,是我二改的,向原作表达崇高的敬意,我超喜欢这个设定。m(_ _)m

然后我的速度大概是一天五百字到七百字(……五行属明石),一章大概一千五到两千,所以应该是三次日更后两天一更,持续两天以后再三次日更(大概)。


垃圾lof,骗我说有敏感词,害得我一段一段的试。

评论 ( 15 )
热度 ( 102 )
  1. mimimi槍槍無奏 转载了此文字

© 槍槍無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