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槍無奏

“不顾一切的爱吧,爱上我最刺激吗”





开放授权。
只回复近期更新的留言。
我也永远喜欢你。

[三日一期] 秘すれば花なり - III

秘すれば花なり

 

岩今含量0.1%


思ひきやありて忘れぬおのが身を君が形见になさむ物とは。

(我此徒留之身,不过是你的遗物)

 

 


三、

 

【花信風】

 

 

“露とおち 露と消えにし わが身かな 难波のことも……”*1

 

叮——

锋利雪亮的刃自上而下地劈开一道长痕,将面前丑陋不堪的怪脸干脆利落地斩成两半,妖物扭曲的脸上似乎一瞬间产生了不可能产生的,类似于人类的恐惧与不可思议交织在一起,最后定格在这样的一瞬间。脏污的,带着腐臭气息的躯体,几乎同时炸开刺眼绚丽的环状光带,而后慢慢地消散开来。

顺直耷在耳侧的金色流苏来回晃了数下,容貌俊美的神明动作平缓地收起惯性跨出的腿,退回了原地,适才斩杀妖物时产生的黑褐色液体溅在了左眼角,蒸腾起灰败的烟雾。他用笼手轻轻地擦拭,眨了眨眼——内里挥刀时生冷的杀伐气息迅速地褪去,最后定格成与往日别无二致的温和笑意。

他挥动手臂,将刀刃上碍眼的液体甩开后收刀入鞘。

“……回来吧,一期一振。”

 

 

原本刀锋凌厉逼人的凶器收鞘时却看起来分外温和,伴随着三日月还未落地的话音,在一阵可以称之为柔和的白色光晕里,被唤名讳的神器显现出其本身的姿态——它最终化成一个身材纤长的青年,面容略显得秀气了些,鎏金眸子如夜空里莹润的满月,正衬军服与披风上叶纹金饰,水色的发尾支棱出一点在领口边缘,看起来格外柔软。

一期一振落在三日月的身前,正好与他面对面。他也跟着眨眼,神色里有那么几分难以言喻的难为情。

“那个,请……”

 

 

“……梦のまた梦。”

三日月幽幽地打断了他。

 

 

一期一振猛地一个愣神,方才想起这句该是接在刚才那几句后面——这让他也有些绷不住抽了抽嘴角:“三日月殿,您……刚才是,忘词了吗?”

“哈哈哈哈,是的是的。”三日月爽快地承认,镐蓝的眼里一对新月像是浸在一汪深潭里,柔柔亮亮,“年纪大了,记性跟着也开始不好了。”

“……”

“——啊,刚才你是想跟我说什么来着?”

 

 

 

“手。”

一期一振深吸了口气:“……您能松手了吗。”

他看着两人正紧紧的牵在一起的手。

 

 

“嗯,我倒是把这个忘了。”绀色狩衣的神明摆出一个恍然大悟地表情,却没有立刻松手,隔着一黑一白两层手套布料,他屈起手指,来来回回地摩挲着掌心里骨节分明的柔软手指半晌,在对方的脸上探寻到窘迫的那一秒时才放开了手,“这样的战斗看起来也没有问题,不过果然还真是不擅长身体接触呢。”

 

 

“不习惯的事情还有许多,三日月殿。”唤作一期一振的青年敛起眼睫,迅速地收回手,整理有些变形的手套。

几日前他从空无一片的混沌中醒来,不知沉睡了多久。往日的记忆如无生荒原,唯一清晰的是那一轮浅金色的纹样。他化作利刃,整个身体被眼前的男人握在手中挥动。然后他听见有人将名字赐予了自己,应声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就看见了月亮。

清辉的浅金色烙在那双镐蓝的眸子里。

他成为了“那位神明”的神器——在那之前……

那之前是什么呢?

啊,能够成为神器的话,那不就意味着“他”,其实早已经死去了吧。

 

 

“回去吧。”三日月将手抄进袖口的空隙,径自超前走去,与一期一振擦肩而过。

春初的晨风还带着冬末凛凛的寒意,他偏过点头,眼角半弯,打量陷入沉思的一期一振,“怎么了吗?”

“啊,不……并没有,什么都没有。”一期一振摇了摇头,跟上了三日月的脚步。

 

 

其实他本身对“早已死去”还没有什么实感,忘记了所有身前之事反倒让他对现在的自己感到些许迷茫。那日,被三日月赐予了名字后,同神明一起回到了神社后才感受到时间的流逝——神社和普通的神社别无二致,神居旁的许愿牌挂得满满当当,前庭除了些落叶以外也是干干净净的,看得出此处并非没有人气,也许反倒在节时较为热闹。

三日月的住所位于神社背后的丛林,在神社本身的除秽结界中,神明又开辟出了一处不存在于现世的空间,宅邸不大,风格倒是古色古香。竹间池塘,前庭古树,三日月坐在前廊尽头示意他可以随处走走,又在他点头应答后好似突然想起什么一般,温声的语句里带着戒备意味的警告:

“绝对,绝对不可以去后院。”

 

三日月没有告诉他为什么,他就没有问,只是点头应下。

神明显现神器,使用神器,赋予神器名字与意义,而神器侍奉神明,服从也指引神明——自他从那空无一物的世界里醒来时,他就知晓这样的定义。

 

 

话虽如此,可还是有些慌乱。

一期一振还记得化为人形的第二天清晨,他眨眨眼从被褥里坐起来,蜂蜜色的眸子里还浸着浓浓的睡意,他坐起身来,整整齐齐的穿戴后走到屋外去,开始了他意料之外忙碌的一天。

活了不知有几千岁的神明仍旧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一期一振帮他系上小袖上腰部的细绳时叹了口气,起床时就只往老气到令人发指的毛衣毛裤外面罩了件内单,三日月却并不为这种和脸相比简直是暴殄天物的穿搭感到尴尬,老神在在地端着茶杯进到主屋客室,往被炉里一钻就坐了下来如同扎了根,直到一期一振过来都一动不动。

 

 

三日月抬着手任他打理自己,露出了颇为无辜的表情。

“嗯——我不太擅长打扮呐,之后就拜托一期你了。”

“……这是我的分内之事。”一期一振绕到他身后整理腰带,颔首回应。

 

当然也不是什么都能被他一概包揽在分内的。

虽然三日月的住处看上去古典,但内里还是有现世生产的高科技的。

 

 

完成了石切丸给的委托回到神社时已经临近正午,神社环山,平日也少有人,偶尔能听闻汽车鸣笛之声,倒也还算清净。

而一期一振正蹲在洗衣机面前仔细地研究着说明书。

 

“一期唷,怎么了吗?”三日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换上了那身让人有些不忍直视的衣服,一期一振忍住了扶额叹气的冲动。

“不,那个,我只是在想,我大概是死了很久了吧,突然之间活过来,面对这样那样的工具……稍微有一点迷茫而已。”

“……嗯?”三日月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怪异,但一期一振专注于洗衣机上的几个旋钮并没有注意。

 

 

 

“注水的话,扭最左边那个吧。”*2

“那上面写着‘快速甩干’,三日月殿。”

“哈哈哈哈,是吗,我说笑的。”

“……”

 



 

叮,叮,叮。

清脆的铃音响了三下后戛然而止。

“……?”

“是屋门结界的神铃,”三日月看一期一振不解地撑着膝盖站起来,伸手捞了他一把,“三声即停是客,急声不停则是闯——啊,倒也是了,已经到这个时间,那两位也是应该来了啊。”

“三日月殿知道是谁吗?”一期一振将挽起的衬衫袖子一截一截放下来,灰蓝的棉麻料子起了些印,他将它们一一抚平,系上颈扣。

三日月宗近半只脚跨在门槛外,怕冷似的把手抄在外单的袖子里。

“哈哈哈,一个老朋友罢了。”

 

 

 

“哟三日月!”身穿袈裟的高大男人朝三日月挥手,他豪放地笑起来,正好露出一口尖尖的鲨鱼牙,“喔!这就是你新收的神器吗,好家伙,这个气息是……”

来人的笑容僵硬了一秒,没有人把他的话接下去,一期一振有些疑惑地望着三日月,而后者则像是事不关己,眼神里写满了无辜。

“三日月——”坐在男人肩上,面貌颇为年幼的少年晃动穿着高木屐的腿,打破了适才有些奇怪的氛围,“好久不见啦。”

“岩融,今剑。”三日月脸上还是那副八风不动的笑容,侧过头看了眼自觉退后半步,保持着神与神器极为合适距离的一期一振,向他介绍:“今剑是小天狗,也是祸津神,岩融是他的神器。”

“这么年幼……也是神明吗?”一期一振呆了片刻后忍不住脱口而出。

“那是因为我换过代啦,天狗长得比较慢而已!以前我可是很高的喔?”小小的神明并没有因为他的失言而有所不满,反倒是耐心地解释。“对吧三日月!”

 

“啊…!两位大人日安,在下名为一期一振,前几日就任三日月殿的神器一职。”一期一振这才反应过来,礼节周到地躬身行礼,而后自然地侧过身去,“我为刚才失礼之言感到抱歉……在外不便,还请两位先进屋再叙。”

 

小小的天狗晃荡着细嫩的脚,从岩融肩上灵巧地一跃而下,系挂在身上的牌铃与神环叮叮当当地响个不停,他像是对一期一振颇感兴趣,三步两回头地看着礼节性在他身后的一期一振。

 

而岩融和三日月却远远地掉在后面。

“那个…一期先生,能请你先带我家的神明大人(カミさん)*3先进屋吗,我有话要跟三日月谈一谈。”一开始笑得豪放爽朗的岩融此刻的脸上却肃穆而正式,他转过头,目光与被点名的神祗相对,“可以吧,三日月?”

“哈哈哈,”三日月宗近了然一笑,他朝着有些疑虑的一期一振微微颔首,以作致意,双眸里是万丈深潭不掀一点波澜的绀色,那对弦月即使是在阳光下也是熠熠闪闪地明亮,“可以可以,谈话的话,我是没有问题的唷。”

 

 

 

 

—TBC—

 

目前已知的情报:

 

神器的形态转换:可以通过名,或是神主方有意识的身体接触使得神器从完成人形至物体形的转换。

 

今剑:祸津神,也是小天狗,神格不高,位居下神位,因为???而经历过一次换代,生长较慢。和三日月关系不错。

 

岩融:今剑的神器,显性状态是???,因???和三日月有私交。

 

 

 

*注记的neta

 

*1 丰臣秀吉的辞世之句,也是一期一振在游戏里的语音,翻译可以搜一下,版本不同味道也不同。

*2 捏他自《因主命在内番中……》系列视频中三日月“不知道选哪个就从最左边开始吧”的台词。

*3 捏他カミさん的读音和太太接近。所以说是百分之零点一的岩今

 

 

说好的牵手,牵就牵,并没有一丝害怕。

 

“与还没谈恋爱,甚至和刚认识一天都不到的人开始同居”,怀抱着这样思考的一期一振现今十分迷茫。

然后其实呢?一期哥还是看不懂作者的内幕啊。嘻嘻。(懂不了吧

 

一点点的岩今也是冥鸢太太想看的,我怎么那么好,她说什么我写什么。

 


评论 ( 15 )
热度 ( 105 )
  1. mimimi槍槍無奏 转载了此文字

© 槍槍無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