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槍無奏

“刷牙玩手机大师。”





开放授权。
只回复近期更新和问题留言。
时常出现bug收不到at。
私信会看,努力回复。
我也永远喜欢你。

[三日一期] 秘すれば花なり - V

秘すれば花なり



しれば迷いしらねば迷ふ法の道

迷兮复惘兮,吾志悯然却决然,法度无豫


 

五、



【折角】

 


十五时二十八分。

 

一期一振推开主屋的大门,明黄的暖光穿过狭长的回廊洒落进屋内。正午的山间下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是春时独有的柔和绵密。他尚且还能在午饭过后想起去拯救一番晾在前院的衣物,反倒是此处正当的主人颇为不解他急急忙忙是要去做一点什么——实而言之,做三日月宗近的神器确实不易,不过也不难习惯,起码在过去的半个月中,一期一振倒是把这件事情练得十分手到擒来。就算如此,他还是不禁疑惑外表如此体面的新月之神在他到来之前,究竟是怎么渡过如此漫长的几个千年的。

三日月闻言也不恼,他笑意盈盈地掏出一把剪刀一叠纸,三两下便剪纸为人形,一口气呵上去,小小的纸人便从他手心里一跃而下,接过一期一振手中的毛巾,哒哒哒地跑远了。

“……呃。”一期一振一脸复杂。

“平安时代向人类学的小把戏。”三日月将手笼进袖子里摇了摇头,“之后不久,使用此类术法使神唤鬼的人类被‘天’敌称为术士,这样术式也被明令禁止了,说来也有缺点不是吗,哈哈哈哈哈。”

“……是、是吗……”所以缺点是违法犯忌吗……

“嗯,通常使用的人形都偏小呢,而且都是一次性的,使用方面也有局限,烧掉或者泡水的话就没法再用了。”新月之神弯着眸子,颇为认真地朝他一笑。

“……”

重点是这个吗?!

一期一振无力吐槽。

 

 

 

一期一振在水池边洗碗时,雨已经停了,层叠灰白的云后透出一点暖色的阳光。他想起彼时三日月理所应当的笑容,和剪纸后仿佛幼童向他人炫耀玩具的邀请神情不由得也摇摇头笑了起来——那位大人真是的——总是下意识间就会发出这样的感叹,反应过来才发现逾距的反倒是自己,这让他时不时有些莫名的窘迫。

自家的神明大人似乎和其他人很不相同,即使是只做过一人的神器,一期一振却仍旧有这样的奇怪感觉。就像对于神明和神器而言,口腹之欲中腹欲是无需满足的,就算不吃不喝也无大碍,但“不用吃”与“不想吃”简直又是两码事,有些神明相比起于‘天’,和高天原的其他神明,在一定程度上与现世更为亲近,生活方式也更亲近与人类些——比如三日月宗近。

一日三餐,听雨喝茶,虽是贴近人世的生活方式,却又脱离尘世之俗的模样。

 



“啊……谢谢。”

一期一振猛地回神,接过小纸人殷勤递过的碗布,一时间腾不出手来接住双脚一滑掉入水中的人形,于是只得好笑地看着方才还活蹦乱跳满地撒欢的小纸人顷刻间没了生气,巴巴地漂浮在水面。

 



最后他将碗沥干水滴,收进碗柜里,放水之前他还是将小纸人捞了起来,顺手放在流理抬朝阳处晒干。

他确认了一遍柜子里的各类厨房常用品,整理好帽衫乱掉的下摆,一边盘算着一边朝主屋走去。

 

 



他推开主屋的大门,明黄的暖光穿过狭长的回廊洒落进屋内。三日月还是那身随意的穿着,双腿缩在没开的被炉里,手里捧着热气腾腾的茶杯,正在看电视。

“三日月殿,”一期一振低下头与他视线相对,容貌出众的神明上半身坐得端端正正无可挑剔,此刻正偏着头,眸光漾着点温柔的意味,“嗯,那个,我刚刚看了一下厨房,酱油好像是不够了,要出……”

话还没说完,连他自己都愣了一秒——这种居家的奇妙温馨感是什么啊!

 



 

“嗯,既然如此,那就一起出去吧。”三日月倒是破天荒地点了点头,他把茶杯稳稳地放在被炉桌上,手握杯里盈盈绿的茶水晃晃悠悠的,而后平稳下来。他撑着桌面慢慢地站起来就往外走,一期一振侧过神与他擦肩,进到屋内顺手关上了电视的电源。

回头时才发现三日月仍站在门口,定定地盯着他看。

“呃……三日月殿,怎么了?”

“哈哈哈哈,一期唷,要不是你提起,我这个爷爷恐怕是已经忘了,”三日月摇了摇头,“你已经来了大半个月,该是添几件换季的衣物了。”

“啊……”总是下意识地忘记这些贴合人类的生活习惯,一期一振也难免感到些许苦恼,他眨了眨眼点头,双手驯顺地,毫无攻击性地贴在裤缝两侧,“是……”

“那就正好一起吧,想来今天也应该是没有工作的。”三日月含着那点笑看了他一眼,眸子里流动着柔软却又无奈的光,偏偏是令一期一振难解的情绪。

他张了张口,最后却也只憋出一句“好”来。

.

 



 

直到和三日月站上人来人往的大街时,他才感到一些陌生与新奇,都皆数被他压抑下去,满脸仍是妥帖的温文模样。

但他还是忍不住要斜着眼睛悄悄瞥三日月。

模样年轻的神明却不知道活了几千年,平日里身着狩衣的模样即使是满面含笑却意外地又庄严又肃穆,从内至外都透着距离感。现下就亲切了许多,神祗摘去了发间的流苏,换下了绀色的狩衣,棉麻的深灰衬衫外面罩着件浅灰白的呢子大衣,黑色长裤的裤脚正接着灰黑的皮鞋——难得是贴近普通人类的扮相,却因为他出色的相貌而完全不普通了起来。

来来往往的人潮里不少有走到近处或是与他们擦肩而过之人因为三日月的外貌而纷纷侧目,甚至小声惊呼出声的。

一期一振忍不住低低咳嗽几声,伸出手去,将他头上那顶宽沿的帽子稍稍往下压了压。

“……三日月殿,我觉得我们可能要低调点……”

三日月却只是笑,抬手扣住一期一振从套头连帽衫袖口里露出的一截细长的腕子,像是无意识间来回地摩挲几下,让后者感到些微的痒。

“无妨,与神明无缘之人过眼既忘,记不住的。”

 

 



神明在人类中的存在感无限接近于零,却仍能被人类所见,但与神明并未结缘之人若是见到了神明,最后也会将其遗忘,仿佛只是在茫茫人海中遇见了另一个普通到记不起的人一般——即使神明拥有再美丽,再会令人过目不忘的模样,最终也只是人类脑海中泯然众人的一块碎片罢了。

“一期唷,你看。”

“啊……是,我知道了。”

一期一振轻轻一哽,应声回头看见方才想要掏出手机来偷拍的人类现在却拿着手机露出了疑惑不解的表情,不禁也坏心地觉得有些好笑。

 

 

三日月带他来的地方是距离神社最近的市区的商业中心,他并不知道这里离神社有多远,但总之也不会近。三日月领着他从神与神之间专门的串门通道走,大国主命石切丸的神社距离市区极近,他们停在那里,本想要礼貌性地知会一声神社的主人,却被撑着笤帚的神器告知大国主命暂时还未归来的消息。

三日月也没有收回握着一期一振腕子的手,就着这个好像有些亲密的姿势拖拽着他往商场里走。

被紧紧攒着手腕的一期一振仿佛已经习惯了似的不再下意识地挣脱,却还是悄悄地晃了晃脑袋。

——人多的话,这样也不容易走散的意思吧……

 



“啊,对了。”走在前面的人偏过脸来摆出无懈可击的微笑,“记路这种事情,爷爷我不太擅长的喔?”

“……”那是不太擅长吗,明明是根本不会。一期一振喉间溢出迟疑的叹词,“……没关系,三日月殿,我会记住的。”

 

 



话是这么说——

商场的地形远比他想象的要更为复杂,长相都差不离的店面和神出鬼没的出口让一期一振当下选择了放弃,转头在每层楼的入口处认认真真的研究起了场内图,而三日月则在他身后,五指虚虚地扣着细瘦的腕子,双眼含笑地打量着眼前神色肃穆的青年。耳边水色的头发软软顺顺地,一点点别在后面,露出因为温度而泛红的耳朵尖。

他眨了眨眼。

 



 

两个大男人一个拖一个跟地逛街好像是有那么一点奇怪,一期一振不停地接受着店员由好奇到茫然的目光,从开头的难捱慢慢地变成了随意的麻木。但也不乏好处——解决问题非常地快。

两人仅仅只花了不到五十分钟就看遍了一层男装,完成了外出的任务之一。

一期一振盯着三日月手中的那张卡,正思索着要怎么吐槽当神也能拿工资为什么又当神器又当保姆的没有工资时,他嗅到了一股令人作呕的恶心腐气。

三日月的手机铃声也在此刻叮叮地响起来。

 



“……石切丸。”三日月被突然停步的一期一振扯得跟着站在原地,接起电话的他转头去看身后四下搜寻若有所思的神器,“嗯?在哪?”

“三日月殿,”被轻唤名字的神明清晰地感觉到手心下紧紧绷起的肌肉,也能感知对方心中那股迅速升腾起的警戒与防备,他唯一的神器往前跨了一大步,径自地挣出手后拦在他的身前:

“有什么过来了,请做好准备。”

他挂断电话低下头,看着石切丸发送来的坐标。

 

 



在表示两人所在处的水蓝色标记点旁——一个血红到泛黑的圆点,正在飞速靠近!

 

 

“这是……”

——妖!

 

 



黄泉水新鲜的,因吞噬过活人而生成的,强大的妖气源源不断地涌入一期一振的鼻端,他难得地皱起眉头,露出有些困扰的嫌恶表情。

商场大楼外传来一声惊叫,而后周围的人纷纷地涌出去想要看个究竟,围在门口的人一圈又一圈,早已看不清是什么情况,却仍旧能听见人口传口的絮絮低语,夹杂着妖物不知来源何处的窃窃笑声。

“有人跳楼了——”

“是个年轻的姑娘。”

“看起来挺有钱的嘛,多半又是因为男人而想不开了吧,真是可怜呢……”

“那可不一定啊,万一是……”

 

 



商场门口渐渐聚集了一层朦胧的灰雾,一点一点地,从每一个人身周升腾而起,逆着人群挤过去的方向朝着场内两人的方向弥漫而来。

“是时化。”

三日月一锤定音了此刻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情状,前有一只新食人的,自黄泉水中爬出的不知在何处的妖物,后就紧接着一场规模不小的时化。每一个人对他人恶意的猜测都是负面的情绪,理所应当地成为了时化中的一部分,它们纷纷涌涌地聚成一团,不停地吐出恶毒的语句。

“……他人的恶意是避无可避的吗?”一期一振皱着眉,不知是察觉了什么,下意识地抬起头来。

——那双鎏金的眸子猛地缩紧成兽一般的针瞳。

 

 

“一线!”





—TBC—


——————————


来吧三日月,谁跟你说没有工作了。

地球不爆炸你们不放假,宇宙不重启你俩跟我一起不要休息。(不

cv.石切丸


——————————


;D忘记更新的原因真的不是肝花札肝到魔。

千子的限锻倒是出货了(from鹤ball的惊喜)但最近一期带花札总是三步三枪,三步两太,三步三打……哭得像两百斤的狗子。

;D怎么办我家一期好像是个抖S啊…………………………

气到掉毛.jpg


进入写一点发一点的状态了。

我的分节好像和我的大纲错开了,终于来临了吗,这个“大纲是什么我要自由发挥了”的时刻………………………………哽咽。



评论 ( 8 )
热度 ( 94 )
  1. mimimi槍槍無奏 转载了此文字

© 槍槍無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