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槍無奏

一个在当地较为不知名的骚话博主


开放画图/转载等各种授权。
可以不用等我回复,自标出处,私信我链接,或者直接at我即可。
只会回复近期更新的留言。
珍惜写手,婉拒在乱七八糟的地方推文。
感谢厚爱。
我也永远喜欢你。

[折纪/临正] 《圣座 Sancta Sedes》 (长篇连载) ※ 序。

【大剧透有瞩目】


【大剧透有瞩目】


【大剧透有瞩目】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



序。

BGM《Human Legacy-Ivan Torrent》

意象图by小雨。






    他的左胸口别着帝国的徽章,一颗闪烁的星,四角锋利上缠绕着履带一样的纹路,下方的条形铭框上,写着Sancta Sedes。
    四角星的正中,凸雕出一个清晰的英文单字。
    “I”
    帝国之王的亲卫军。
    满手血腥,却无比忠诚的士兵。帝王最虔诚的信仰者
——标志。






    “我是格兰特里克的王。”
    “格兰特里克是我的。”
    他的声音无波无澜,“却也不是我的。”
——国家。








   “十字星‘圣座’,与您同在。”
   “Your highness.”
——星辰。





    

    “那些跪拜在塔底为自己的无能瑟瑟发抖羞愧自厌的人,为何宁愿自厌也不肯放弃?”
    “那些跪拜在塔底口中喃喃有词向上苍祈求的人,脸上的肃穆是来自对信仰的尊敬,还是来自心底对未来的笃信?”
——疑问。









    “在暴风雨到来之前,你要再快一点。”
    “……再快一点,成长起来吧。”
——期望。









    山崎云的目光一瞬间变得坚定而凌厉,他抬起头来,脚跟狠狠一靠,右手微拱抚上左胸口,左手负于身后。——然后,他躬下身去。
    “这是我的回答。”
    “殿下。”
——回答。








    “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会帮你的。”少年猩红色的眸子里染上一丝隐晦的玩味,“如果你需要的话,纪田上将的小公子。”
    他将银色的指环放在男孩柔软的掌心,冰冷的指尖触碰到稚嫩温热的皮肤。
    “不用知道我是谁。”
    “你只用知道,我能够帮你。”
——诺言。








    他嘴角扯开的笑容温暖而柔和,略带一丝痞意。
    他注视着拍了他肩膀的少女,稍显低沉的少年嗓音纯净:
    “纪田正臣,我的名字。”
——名字。





     

    红眸的少年推开皇宫最深处的大门,年迈的国王坐在落地窗前的天鹅绒座椅上,这是皇城最高的地方。月色下的弗洛伦城,是他拼尽青春和心血的土地。
    他的心口插着一把刀子,饮血槽上干涸着褐色的血迹。
    少年的眼皮狠狠的一跳,他握紧门把,低沉的声音从他的喉间溢出。
    “来人。”
——死亡。








     王都即破。
     柔弱的女子梳理好一头乌黑的长发,一身盛装,坐在镜子前的她转过身子,将小小的少年推给一旁的亲卫兵。
     而后她俯下身子亲吻那个比她还矮上一截的少年,声音颤抖悲凉却又是了然的决绝。
     “带他走,真。带他离开弗洛伦。”
     “……走吧临也。在一切没有平定下来之前,别回来,别回来……”
     “走吧。我的孩子……”
——离开。









    他终于带着旧格兰特里克皇室人从未见过的微笑回归了帝王的宝座。
    他说,折原临也在世一天,圣座之星,永不陨落。
——复辟。








    黑发的少年神色平静,握着笔杆的双手没有丝毫撼动。
    但比平日更苍白的脸色暴露了他的心情,迷茫、无措、后悔…。
    “你打算怎么办。”
    金发的男人回头问他,黑色的小马甲上一对展开的羽翼闪闪发光。 
    “他可不能,死在格兰特里克的皇城。”
——决定。









    “你可以走哦~”男人握住手中的白色棋子放在唇边轻吻。上扬的嘴角笑意却不达眼底。
    “出皇城?……”身着单薄的少年似乎有些不可置信,被软禁的时日太多,突如其来的自由似乎变得特别宝贵。
    “不噢。”红色的眸子微微的眯起,看似不经意的笑颜里有胜券在握的架势,“你可以离开格兰特里克。”
    “如果回东联?”
    “我没有说不可以的。”
    “为什么……?”
    男人笑的更加开心,他摊开手心,掌心里的白色棋子在柔和的灯光下闪着温润的光芒,“你会回来的,回到乌拉诺斯。”
    少年盯着他手里的白棋,咬紧下唇。
    【致我最爱的白皇后啊。】
——允许。











    黑发红眸的男人手里握着剑刃,轻轻将它放在单腿跪地的少年身前。
    按照顺序落在头顶,其次是两边肩膀。
    男人将剑用双手横抬起,放在少年的身前,凛冽的刀光刺入少年琥珀色的眼。
    他接下剑刃,反过手来,右手扶住刃尖朝向自己的胸膛,左手握住刀柄,动作标准而漂亮。他闭了闭眼,垂下的眼皮遮盖了眼神里的决然。他仰头看了一眼居高临下的王者,那人俯下身来吻他的额头,冰冷的唇贴在他的前额。他站直了身子,抬起左手做了一个“起”的姿势,少年就顺势站了起来,将皇家的剑刃收在自己腰间的鞘里。
    年轻的帝王将抬起的左手往旁侧一挥,身着黑色军装的少年便转过身。
    那双琥珀色的眸子,微微的发亮。
    和那左胸前的圣座星一起。
——背叛。








  

    “你太信任他了!临也!你明明知道!……”岸谷新罗推开作战会议室沉重的大门,声音里是不可抑制的怒意和悲切。
    “新罗。”年轻的帝王站在落地窗前,表情柔和却不失威严,“我并没有‘太信任他’。我只是……”
     他在密医严肃的眼里窥见了一丝了然和不可置信。
     “想要一个终结。”
——渴求。











     少年在情事的巅峰伸出手臂揽住对方的脖子。
     眼角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而流下的泪水,悄无声息的滑进茶色的发里。
     “啊。我会,一直在您身边。”
——谎言。









    纪田正臣一把扯下军装胸前的四角星,并且取下脖子上一直佩戴着的银色的指环,他将这些物什一并放入红眸男人摊开的手中,时隔十多年的,温暖和冰冷再一次触碰。
    他缓缓的躬下身,第一次主动的吻上那双薄如刀刻的唇。
    “你是我,唯一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承认的王。”
——真实。












    “新罗,你要活下去。”年轻的帝王拍了拍他的肩膀。“是命令。”
    “……遵命,陛下。”
——命令。









    岸谷新罗轻轻地握了握赛尔提的手,他戴上军帽将她送上前往芙蕾雅的马车,最后在她的手背上留下一吻。
    他说,虽然想说如果我活着回来那么就结婚吧。
    他说,但是,我不会逃。
    他说,我将会为,格兰特里克,和格兰特里克的王,献上心脏。
——战争。










    他哽出一口血,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让他没法说清楚一句话。
    折原临也蹲下身去,红色的眸子里沉着不知名的情绪。
   “士兵。你的名字?”
   “风……间……佐玖……”
    他侧过脸看了看那人的臂章,“风间少尉。能听见我说话吗。”
   “……能……陛……下……”
   “想要活下去吗。”
   “……不要……不活了……疼……。”
   “好。”
    一柄锃亮的短刃直直的插入濒死者的胸膛,被前胸后背的贯穿,还没来得及呼痛就已经停止呼吸的士兵脸上带着少有的安详。折原临也站起身,看着身后怔愣的纪田正臣。
    第一次没有笑,也没有说话。
——生命。








 
    岸谷新罗站在谢尔德城的紧闭的大门前,他知道他们已经无路可退。
    他淡然的眉目让跟随的士兵内心稍稍有些期望,期望还能有一场翻身的仗。他们身后就是王城乌拉诺斯,他们无处可退。
    “开门。”岸谷新罗发出最后的命令,“……用鲜血,成就格兰特里克最后的刃吧,士兵们。”
    在士兵们悲愤的,绝望的,愤怒的吼叫声和血肉被冷兵器穿刺和稀少的火器枪支声响里,岸谷新罗抬头看向渐暗的苍穹,北方的圣座星,似乎永远不会暗淡一般,烧灼的明亮着。
  
    对不起了临也,不是故意要违背你的命令。
    对不起,我果然,还是不够聪明,找不到活下去的方法。
    对不起。原谅我。长官。
——忤逆。  









    少年一身的血迹,阔别已久的东联军军装正服帖的穿在他的身上,一对展开的羽翼正在夜色下闪闪发光,他喘息着躲入一个小巷甩掉身后的追兵,伸手捂住肩膀上的火器造成的伤口,口中吐出的雾气染湿了他的视线,他跪坐了下来。
    小巷外是人来人往的夜市大街,不知道是谁突然惊叫了一声快看天空,一路上走着的人都纷纷抬起头来。
    那是格兰特里克建立起以来最美的夜空。
    如梦的墨色匀净的布散在本无色的苍穹里,高而远的距离里显得无比广阔。最引人瞩目的,也并不是夜空,而是夜空里,从天际最遥远的地方开始,高速坠落下的星辰。
    一声又一声此起彼伏的惊呼中,纪田正臣抬起头望向北方。那是芙蕾雅所在的方向,那是‘永远闪耀’的时代星辰,圣座。
    天边的星辰一颗接着一颗的落了下来。原本繁密的星列变得稀疏,直到那一刻——
    ——不知道人群中的谁,在人们怪异的惊讶声中,在纪田正臣无征兆的滑下的泪水中,他嚅诺的说道:


    “‘圣座’……陨落了……”
——陨落。










    少年捧着一束黑色曼陀罗站在一处纪念碑前。他在光滑的石板上找到他想看到的名字,而后笑笑,将过长的耳发别在耳后,他将那一束黑色的花放在碑石前,小声的说着。
    “是你不走运呢,还是我不走运呢,混蛋。”
    “下辈子再……吧。”
    “……临也。”
    他抬起头来,脚跟狠狠一靠,右手微拱抚上左胸口,左手负于身后。——然后,他躬下身去。
   “All heil Grantrico,All heil Isaiah...”
    他终于忍不住蹲下身来,哭的像个孩子,就像是要把这些年来所受的一切都哭出来一般,委屈,苦涩,血腥,别离,他的家庭,他的一切,全部哭出来。
——来世。









    一双白净的手从窗内伸出,接住一束缓缓飘摇而下的花朵。
    他收回手,捻了捻花瓣,破碎中逸散出一股甜润的香气,他笑了声,声音低沉却干净,透着一丝兴味的恶质。他微微侧身,方便一旁的医生解开缠住他眼睛的纱布。
    少许苍白的肤色衬着他一头黑色的发,和嘴角轻柔的上扬显得干净而安然。紧闭着的双目看不见眸瞳的色泽,但却不妨引人想象。
    他睫毛微颤,却并没有马上睁开双眼。
    他转过头去面对窗外,带着花香的风吹了进来撩起轻薄的窗帘。
    “……春天,来了吗?”
    “啊啊。”身后的医生回答他,“看看吧,格兰特里克……共和国的春天。”
    他从鼻尖哼出一声,却毫无讽意。他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那被无尽的血色和尸体冲刷后变得高而蓝的天际。
    一双红眸,微微闪烁。
   “啊啊,就是这样了吧。”
——后来。









    标志。国家。星辰。疑问。期望。回答。诺言。名字。死亡。离开。复辟。决定。允许。背叛。渴求。谎言。真实。命令。战争。生命。忤逆。陨落。来世。后来……



    圣座 Sancta Sedes.


 


 
  - -
   
        



总之就是个伪更【划去】



评论 ( 14 )
热度 ( 40 )

© 槍槍無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