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槍無奏

我也喜欢你






微博:@鶴丸國永家的槍槍無奏

[三日一期]秘すれば花なり - VIII

秘すれば花なり


さびしさや 一尺消えて ゆくほたる

流萤断续光,一明一灭一尺间,寂寞何以堪。


八 


【归雁】


“……失礼了。”一期一振压下了忍不住抽动的嘴角,恍惚间想起了结界的神铃并没有过过于激烈的响动,这才在心里无声地松了口气,收了势暗地里打量着这位行动隐秘的来访者——他一身干净明眼的雪白,衬得原本就纤细的身板更加地清瘦,同色的羽织上挂着细长的金链,端口别在胸前的纹章下,一期一振要眯起一点眼睛,才能大致上模糊地看出那是展翅仙鹤的铭文。莹白兜帽下探出一小截发丝,和服领口露出一片皮肤,都是近乎透明的白,仿若下一秒就会...

2017-04-03

[三日一期]秘すれば花なり - VII

 秘すれば花なり


花の色は 移りにけりな いたづらに 

わが身世にふる ながめせし间に

忧思逢苦雨,人世叹徒然。春色无暇赏,奈何花已残


七、


【暗灯】


“……こい,一期一振。”


明蓝的闪光落在他的手中就成了纤细的刃,原本银亮的刃身上却有一处深色的污斑,可见地泛着黑紫的气息。几乎是同时,那黑紫的污斑纹路随着一声灼烧的嗞响,顺着刀柄处的那只手,跗骨之蛆似的一蹿而上,手指,掌心,手腕……

“三日月殿,你……!”一期一振被他握在手中,声音有几分无奈,几分激动,几分不甘和几分意味不明的苦。完全可以不去看,他就...

2017-03-29

[三日一期]秘すれば花なり - VI

秘すれば花なり


色は匂へど 散りぬるを  我が世誰ぞ 常ならむ 

有為の奧山 今日越えて  淺き夢見じ 醉ひもせず 

(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1


六、


【浮槎】



“一线!”

一期一振扬手狠狠地一划,弧状的气刃携夹着扯裂开空气的刺耳嗡鸣,直直地朝上劈去。

他回身扑向三日月,两人滚作一团,迅速地避开了从天而降的,仿佛能够掀起楼房一阵惊天动地摇颤的妖怪。


嘶——

怪物发出不满...

2017-03-27

[三日一期] 秘すれば花なり - V

秘すれば花なり


しれば迷いしらねば迷ふ法の道

迷兮复惘兮,吾志悯然却决然,法度无豫


五、


【折角】


十五时二十八分。


一期一振推开主屋的大门,明黄的暖光穿过狭长的回廊洒落进屋内。正午的山间下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是春时独有的柔和绵密。他尚且还能在午饭过后想起去拯救一番晾在前院的衣物,反倒是此处正当的主人颇为不解他急急忙忙是要去做一点什么——实而言之,做三日月宗近的神器确实不易,不过也不难习惯,起码在过去的半个月中,一期一振倒是把这件事情练得十分手到擒来。就算如此,他还是不禁疑惑外表如此体面的新月之神...

2017-02-01

[三日一期] 秘すれば花なり - IV

秘すれば花なり


花影婆娑と踏むべくありぬ岨の月。

(花影婆娑欲踏踩,悬崖樱树月色明。)


四、


【絶海】


“三日月,你可真是,胆子比几百年前更大了啊!”

岩融顶着客室里两人好奇的目光,火急火燎地把三日月拉到了庭院里的枯树下,还未等人站定就急吼吼地丢出一句意义不明的感叹,紧拧的眉头与话语间开合不停的尖齿将他此时的表情衬得有些急躁的凶狠。

三日月经一期一振提醒,绕了个道去屋里拿了件薄披风,刚慢吞吞地搭在了肩上就被岩融一把拉走,此刻倒是没有一点生气,悠悠闲闲地仰着尖削的下巴,神闲气定地打量枯枝上畏畏缩缩的细芽苞,“……哎...

2017-01-29

[三日一期] 秘すれば花なり - III

秘すれば花なり


岩今含量0.1%


思ひきやありて忘れぬおのが身を君が形见になさむ物とは。

(我此徒留之身,不过是你的遗物)


三、


【花信風】


“露とおち 露と消えにし わが身かな 难波のことも……”*1


叮——

锋利雪亮的刃自上而下地劈开一道长痕,将面前丑陋不堪的怪脸干脆利落地斩成两半,妖物扭曲的脸上似乎一瞬间产生了不可能产生的,类似于人类的恐惧与不可思议交织在一起,最后定格在这样的一瞬间。脏污的,带着腐臭气息的躯体,几乎同时炸开刺眼绚丽的环状光带...

2017-01-25
1 / 2

© 槍槍無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