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槍無奏

“刷牙玩手机大师。”





开放授权。
只回复近期更新和问题留言。
时常出现bug收不到at。
私信会看,努力回复。
我也永远喜欢你。

[全职高手/周叶同人]Cat、Dog or ME? (05)

  


    

先来 @光挖不填,再等一年。 

005


    


    最近宠物店里是清闲下来了。

    黄少天跑完新闻回来领走了自家的柯基犬,又跑到猫爬架上逗了半天汤圆,汤圆垂着毛茸茸的尾巴,任摸任闹,却是理也不理。黄少天自讨了个没趣,拍了拍汤圆耷拉着的脑壳准备离开,门口的风铃却叮铃的响了起来。

    一个进来一个出去正好对了个眼。

    “卧槽老叶!”黄少天震惊。

    “……哦,是你啊。”叶修平淡无比,牵着小点进了店里。

    周泽楷窝在榻榻米那块小地方玩PAD,耳朵里塞着耳机,江波涛坐在柜台里面,正对着笔记本电脑,小音箱里还传出女主角撕心裂肺的哭喊。

    ……上班时间这么闲?


    叶修走到周泽楷的对面,看着正啪啪啪啪不停combo的屏幕。小点坐了下来,面朝着周泽楷,眼睛紧紧的盯着周泽楷背后,猫爬架上的汤圆。

    黄少天刚想走过来跟叶修唠两句,电话就响了,他接起来叽里呱啦一阵说,对面直接就挂了机,他被气得原地跳,朝着电话竖起中指,甩门而去。正在看肥皂剧的江波涛抬起头来看了眼,满眼打量的上上下下把叶修看了七八遍,说了声哈罗。

    叶修意思意思的回复。

    “店长找你有点事,可是他现在看起来好像没有空的样子。”江波涛指了指在榻榻米上玩得正开心的周泽楷,耳机尽职尽责地替他隔绝了外界的声音,节奏点快速的在屏幕上跳跃,他一双修长的手也不停,紧追着一个个音符点不停敲击变换。出众的脸貌上,表情认真得不行,眉峰微微皱起,拧成一个小小的结。

    叶修嗯了一声,直接了当的走过去,坐在了周泽楷旁边。

    周泽楷条件反射的快速抬头看一眼,又唰得低下头去,动作之间竟没出现一个miss。叶修把背靠上靠垫,仰着头轻轻唤了声:“下来,汤圆。”

 



    汤圆歪着头看他,乖乖的咪了一声,扑通一声从猫爬架上栽了下来,直直的落在周泽楷的PAD屏幕上。

    “……”以汤圆的体型挡住整个面板实在不要太容易,周泽楷惊呆了,看着突然从天而降的猫,下巴微张。

    而汤圆竟然只是站起身来,朝他身边的那人走去。

    “不打了?”叶修抱着汤圆一下一下的挠着下颚,转过头去笑着问周泽楷。

    摇摇头,周泽楷收起了Ipad站起身,走去柜台后边端了一个小碟子,放到叶修眼前的藤条小茶几上。另一边的桌子上烧着热水,咕嘟嘟的翻着泡泡。江波涛看了一眼周泽楷又看了一眼叶修,轻轻咳嗽两声开始收起了笔记本。

    门外有人礼貌的在玻璃上轻轻敲了两下,然后推开了大门。




    周泽楷把水壶提过来,往杯子里掺水,没有去看,反正他知道是谁。

    叶修也没有去看,他的眼睛被黏在那一小碟甜品上了,也懒得管是谁。

    江波涛倒是开开心心的提起了电脑包蹬蹬蹬地跑了出去:“那店长,我就下班啦?”

   “嗯,路上小心。”周泽楷朝他挥手。

   “放班那么早啊你们?”叶修好似漫不经心的开口问。

   “朝九晚五嘛。”江波涛把手提包递给站在门外的王杰希,套上外套就开开心心的下班了。


    周泽楷把水摆在叶修手边一点,指指碟子里的东西,“饿了可以吃。”

    叶修笑:“你叫我来该不会就是为了这个吧?”

    他就是开个玩笑,哪想周泽楷竟然竟会真的点头:“呃,外地寄回来的。很好吃。”他拿小勺子轻轻舀起一团麻糬送到叶修嘴边,脑袋稍稍偏着,一双眼睛定定地看着叶修。后者被那么直接的眼神看得也是一愣,竟然自然其然的张开嘴吞了下去。

    抹茶粉的味道偏苦,可内馅儿却又是甜的,软糯的口感在舌尖化开,氤氲了满口腔的茶香气味。叶修下意识的舔干净唇角的抹茶粉,朝周泽楷点点头:“嗯嗯好吃,不过怎么突然想起请我吃东西?

    “嗯……谢礼,那天晚上。”

    “哦是吗……”




    叶修意外的对甜品非常有兴趣。

    这是周泽楷听黄少天说的。后者与叶修也算是校友,同校不同系,中间还差隔着两年整,在同一个社团互损出友情相处了一年半,就变成不常联系的旧友,直到最近黄少天搬来荣耀小区,两人才算在这不大的世界里又联系了上来。

    黄少天话多,周泽楷只不过随口一问,他就劈里啪啦讲出了一大堆,把叶修的缺点损了个遍,比如什么海鲜过敏啊不爱吃韭菜啊猫舌头特别怕烫啊什么乱七八糟的都说了一遍,尤其是对叶修竟然嗜甜的“特殊癖好”大规模的描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个大男人吃甜啊你想想啧啧啧这就算了吧还是他那种人啊哎呦想想就要笑了好吗。”


    

    

    吃甜怎么了,周泽楷撇嘴,很可爱啊。

    他心想。




    叶修在周泽楷的店里呆了大概一个半小时,周泽楷跟他脸对脸的聊了四十五分钟,然后起身去清点店里的东西,叶修坐在榻榻米上逗汤圆,小点从旁边摸过来,悄悄的去拍汤圆的尾巴,汤圆转了个身,把尾巴换到另一边去,一脸高冷不给碰。

    叶修转过头看着周泽楷的背影,他正趴在柜台上对账单,双腿笔直修长,铅黑色的裤子,杏色的开衫毛衣里搭着一件格子衫,铁灰色的外套挂在一旁的衣帽架上,不用想也知道穿着身上定是好看的。他的双肘撑在台面上,蝴蝶骨凸起来的地方线条分明,他低垂着头,神色认真,笔帽轻轻戳着侧脸像是在计算什么。

    认真工作的男人都是最有魅力的。

    叶修冷不丁的想起这句话,苦笑着摇摇头,抱起汤圆放在了腿上。这两天叶修也算是熬过了赶稿修罗期,闲暇时也不缺这点时间用来打发,而也难得,打发方式能如此安详。

    他决定等周泽楷下班,请他在楼下吃个饭?

    算是感谢这顿对他胃口的甜点。


    


    之后的日子里,周泽楷和叶修打照面的日子也渐渐多了起来。小点一天要遛两次弯儿,遛着遛着叶修就忍不住凑到周泽楷的店门外去了,汤圆跑来欢迎他的速度比周泽楷还快,亲昵地蹭他的腿,甚至有时候会朝他露出白乎乎的肚子。

    叶修蹲下身去揉,周泽楷就端着盘子从柜台后面晃了出来。

    他俩还总是你一顿我一顿地互相请饭,周泽楷的家不在本地,据说是地域特征,特别擅长在厨房里晃悠,叶修有几顿蹭到了隔壁家,吃着特别对味的菜感觉内心满足。

    他俩总是请来请去的还不清楚,但叶修莫名的觉得这样挺好,恰好周泽楷也是这么觉得的。

    春去夏至,晃悠晃悠着就是大半年。

    小点也被叶秋寄养在叶修这里有这么长一段时间了,却也还没领回去的意思。叶修不解,但也不好问,亦或者是不愿意问,毕竟他也只有牵着小点,才能找着借口忙里偷闲赖在周泽楷的店里。周泽楷倒也很高兴他这番不见外的姿态,这半年以来,两人倒是相处愉快。

    叶修偶尔会看着周泽楷的背影出神,但他不知道在他收回视线之后不久,周泽楷也是像他一样,小心翼翼的把目光锁定在他的身上,神色温柔。




    战线不能拖得太长。




    江波涛在某天下班的时点点桌上的台历,给周泽楷拉了警报。

    再过几周就将是七夕节。

    周泽楷心想这八个月简直堪称人生中最快的八个月,他每天都拿着手机跟对方说晚安,还装出一副群发的嘴脸对叶修回来的短信不做回复,每天都在期盼着偶然和不偶然的见面,又在一天的最后期待着第二天。

    叶修有时候会忙得没有影子,但一闲下来就又会出现,晃悠晃悠的过来聊聊天,一起在楼下的包子铺吃早点,或者趁着小点缠着汤圆,上去跟周泽楷闲谈几句。

    可这就已经追了八个月了。

    他不知道叶修怎么想,他唯一能肯定的就是叶修不讨厌他。




    “放心吧小周,相信我。”江波涛好像很了解他的忧虑,他给周泽楷泡了杯花茶,放在柜台下的小冰箱里镇着,“现在坦白的话能成功的几率是很大的。”他比周泽楷更有信心,作为一个旁观者,他把叶修暧昧不明的一些试探看得更清一些也是自然,“不过你要想好,这条路一走,可就没法回头了。”

    他和周泽楷是幼年一起长大的玩伴,江波涛的忧虑周泽楷是最为清楚不过,这都是他一步一步的走过的,最艰难泥泞的路,他本是不愿意让周泽楷也踏足于此,而人生则有命,周泽楷的感情他无法左右,只能给予他忠告和劝诫。

    而周泽楷却只是摇头,语气坚定又干脆。



   “不怕,不放弃。”

   他说他不会因为害怕而放弃。





    可如果这一切本就不该属于他,也许他早就该放弃了呢?




    周泽楷坐在商街中心的茶点等候区,脚边摆着礼品包装的小袋子。他端起咖啡咕嘟一声一饮而尽,就像是八个月前叶修亲手递给他的那一杯一样,可这杯比那杯烫了许多,灼人的热气裹着苦涩的气味,顺着食道像刀一样刮下去,沉沉的落进胃里,激得眼角都晕了一片雾。

    他看着前面一双姿态亲密依偎在一起的人,说不出一句话,仿佛一开口就会被涌上来的气血哽噎到死,无法呼吸一般。

    他确定那是叶修,那张熟悉的脸庞和身影,他穿着正装的样子确实比往日随随便便的样子精神了许多,连头发都是被精心打理过,妥帖而服顺,看得出所下的心思。平时拖拖散散的表情被一扫而空,偏过头笑起来的弧度刚刚好在介点上,温柔得不行,带着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宠溺味道。而他身边栗色长发的姑娘却是鼓着脸挽起他的手,像是在撒娇,小小声的抱怨着什么。

    他只是点头,看着比自己稍矮些许的女孩儿,带着些无奈的样子。




    周泽楷与他隔着数米远,他放下杯子,用手就着空气去勾画他侧脸的轮廓。

    他从没想过他费尽心思去维护的不过仅仅只是从他人手中偷来的一段时光。

    他从钱夹里掏出钱来结了账,提着礼品包就走,走了两步却又忍不住回过头来。姑娘终于绽露出了笑颜,拉着他走进了一家咸点心屋。




    她跟本就不了解他。

    周泽楷的脑子里划过这句话,几秒后又觉得自己特别的好笑。

    ……或者是说,如果是她的话,那样的事根本就不重要吧。




    周泽楷站在电梯上走下商街,路过一楼音像店,听到江波涛前些日子特别喜欢在店里放的歌。

    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就像碳酸饮料的泡泡,咕嘟咕嘟的往上冒,碰到杯壁又无声的破裂开来。

    压抑着呼吸的难受。

    他小声的哼了一句,声音很低,句末打着颤。




    “ことし咲いたひまわり,それが私なんです。”




    周泽楷开门时汤圆正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打呼噜,它睡得很熟,除了因呼吸起伏的肚皮以外,全身上下一动不动,周泽楷把礼品袋放进了卧室衣柜的最底下,这里面的东西大概永远都不会送出去,他想。他回到客厅,抱着膝盖蹲在沙发跟前看汤圆,小家伙睡得无忧无虑雷打不动的样子,周泽楷想扯个笑出来,眼睛却突然红了一圈。

    他伸手去捏汤圆爪子上的小垫子,汤圆无意识的蹬了蹬腿。

    “于你,监护人,有更好的。”周泽楷抿着唇。

    可是于我,也许就不会再有那么合适的了。


    他想起八个月前在楼道里,叶修蹲在他身边露出的温柔表情,眸光闪闪烁烁的,嘴角带着笑。顶灯是昏昏暗暗的黄色,照着斑驳的墙壁显得不那么清晰,可勾勒出的那个轮廓却成了他心中闪闪发光的阳光碎片。


    “眩しく笑うたいよう,それがあなたなんです。”





     叶修发现最近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他还是老时间老地点,甚至一天三次的带着小点去遛弯,别说见到周泽楷,就连走到他店门口也看不见往日坐在榻榻米那块小地方打游戏发呆的人影,他推门进去,只有江波涛站在柜台里面,笑盈盈的看着他,那笑很公式化,不似之前那般热络倒还显得有些疏离,叶修摸不着头脑也不知道自己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

    难道是自己表现除了什么令他反感、恶心的一面?



    他有将近一周的时间没有见到周泽楷。

    那双黑亮的眼睛总是在他说话时仔细的盯着自己,像是会说话似的,开心的时候那双眼睛总是亮亮的,失落时就垂下眼帘遮盖住里面的不满,偶尔逗弄过头会有怒气,但很少,比眸子里不知所措的羞窘要少了很多倍。

    叶修莫名的想念起那个安静的人来,想念每一个午后,他支着下巴朝那个玻璃柜台上看,周泽楷都会趴在那儿一笔一划的算着帐,那个身影就那么安安静静的陪伴了他整整八个月,给予了他整整八个月的安定感。



    可是他现在却能敏感的察觉到周泽楷在躲着他。

    熬过了一面也没有见过的一周,叶修好不容易养起来的几斤肉就又给愁没了,甚至还往回处落了不少数据,他觉得再这样下去人就要细一圈了。

    而周泽楷看到他莫名的瘦削,也只是皱皱眉头,开口又闭上,礼节性的朝他点头,话也不说的与他擦肩而过。

    叶修觉得自己也许有必要要和周泽楷谈谈。




    “死也要死个明白啊……”叶修牵着小点,站在宠物店门口,深吸一口气,推门进去。

     周泽楷站在柜台后面,写病历,看见叶修牵着小点进来,戳戳一边看手机的江波涛,小声的说了句什么,就朝着叶修走过来。

    “啊小周,正好你在,哥稍微有点事想……”

    “抱歉,有事。”周泽楷朝叶修轻轻点头示意问好,而后直接略过他,抱起后边猫爬架上的汤圆,“下次再说。”

    “……好。”叶修看着周泽楷抱猫推门关门几个动作一气呵成,心里狠狠一紧。他回过头看着在柜台上表情无奈的江波涛,定定神开口询问,“我觉得……我是不是应该有必要知道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深夜,叶修坐在电脑椅前敲着键盘,不停闪动的光标处却没有文字出现。小点趴在一旁看他,汪汪的叫了两声,叶修却像是没听到似的,从包里掏出一根烟塞进嘴里又点燃。

    他深深的吸了口,烟味呛进喉咙的肺部,食指和中指夹着烟,他就着这只手,把耷拉下来的额发抹上去。

    小点从看见他点烟那一刻起就不停的叫。

    而叶修却像是没有注意到似的,自顾自的抽着。

    小点的声音越叫越大,他才忍无可忍的杵灭了烟头,转身看着它,语气带了点儿不爽的狠,“再吵,再吵把你炖了吃。”

    小点第一次被人吼,还没能回过神来呢,叶修便蹲在了它跟前。

    “……跟你打个商量啊,你在这儿寄宿了那么久了,就为你房东的终身幸福考虑一下吧,能感个冒生个病什么的吗?”

    它像是看神经病人一样看着叶修,且不说这大夏天要怎么去感冒吧,哪有这样盼着宠物感冒生病的主呢。它从鼻尖里哼出嗤的一声,撇开头不看叶修。


    三天后,叶秋穿着一身得体的装束站在叶修门前,从他手中接过小点的牵引绳,别别扭扭的对这个哥哥表示了感谢,牵起围着他撒欢打滚的小点离开了叶修的公寓。

    叶修关上门,自然而然地去卧室拿烟,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抽了起来。

    他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心中突然升腾起了太多的感慨。


    八个月说快也快,说慢也慢。

    时光是虚的,可二百四十个日日夜夜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日子确实真实无比的。他想,罐子里小点的狗粮还有几把没能抓完,早知道就昨晚给他加餐了,省的他闹腾。小点牙痒咬穿的拖鞋还套在叶修脚上,他本想过段时间穿的不能再破了再买,免得买个新的又来被咬,他的烟灰缸为了怕被小点打翻,特意放在了电脑柜的最顶层,那非得踩着椅子踮着脚才能拿到。楼下年轻帅气的宠物店店长还没能跟他解释清楚说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最有力的一个筹码就被人顺走了……



     叶修靠在沙发上,指尖里夹着的烟缓缓的送到嘴边。

     他想,硬要说的话,果然还是没缘的。

  



     不管是和小点,还是和周泽楷。





—T!B!C!—



倒计时:Day95


    它是HE信我。

    多的剧透不用说了。

    ……不是……我今天头好晕啊,废话我明天早上起来添好不好……。

    晕的难受OTL。


   两句日文歌词都出自BGM。


   我来贴个中文歌词吧


夕阳的光辉将天空燃烧成橘红色

忧伤在我的内心不断蔓延

夏天即将结束 多么希望

你能拥抱着我,让这热情得以延续


有着耀眼太阳般的笑容 那便是你

在被夕阳染红的坡道上

不断摇曳着的热浪

照映着你那夏天绚丽的模样 喜欢你


夏天将至时 悄悄地

不为人知的秘密也多了

为了不再那么得孩子气

比梦更炙热的这份思念

当触碰到你被晚霞晒黑的皮肤时

明明不悲伤却留下了泪水

这是多么地不可思议

若这就是爱 则别无他求

除了你我其他什么也不再渴求


今年已绽放的向日葵 那便是我

黄昏的天空轻抚着晚风

摇曳着逐渐褪去的热浪

只抬头注视着你

闪耀着恋爱的模样 喜欢你


夏天的结束总是觉得心像被掏空了一般

看到一点点被拉长的影子我感到不安

无论如何我都想要见到你

想着即使分开了也不要紧

我却无法做到

请你稍微说我两句也好

这样的话我会变得更加更加喜欢你

变得仅仅只喜欢你一个人


有着耀眼太阳般的笑容 那便是你

在被夕阳染红的坡道上

不断摇曳着的热浪

照映着你那夏天绚丽的模样 喜欢你


夕阳的光辉将天空燃烧成橘红色

忧伤在我的内心不断蔓延

夏天即将结束 多么希望

你能拥抱着我,让这热情得以延续


今年已绽放的向日葵 那便是我

黄昏的天空轻抚着晚风

摇曳着逐渐褪去的热浪

照映着你那夏天绚丽的模样 喜欢你



评论 ( 16 )
热度 ( 92 )

© 槍槍無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