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槍無奏

“我的一切幻想,归整为和你回家”





开放授权。
只回复近期更新的留言。
时常出现bug收不到at。
私信会看,尽力回复。
我也永远喜欢你。

[折纪/临正] Heartbeat 过速心跳 (短Fin/大概是糖)

HI大家好我诈尸了。





预警:私设私设私设私设比山高

      OO OO OO OO 连C都没有的OOC

      想到哪儿写到哪儿,越活越回去。

      真的是折纪真的是折纪真的是折纪。

      ……看起来是原著向的非原著向,答应我所有的BUG用私设解释好吗。爱过,不约【wei








      已经不知道第几次了。

    “折原临也,”矢雾波江把玻璃杯重重地砸在他面前,双手环在胸前居高临下,“我觉得,你现在非常不正常。”

    “我是该夸你的观察能力超群呢,还是损你的反射神经萎缩?”折原临也单手托腮,指尖拨弄着杯壁上零星溅出的水珠,语气吊诡。“还是你觉得我哪天能称得上你心目中的‘正常’?”

    “……完全没有。”矢雾波江抄走他面前的大堆资料,踩着高跟鞋,哒哒地走开,“只是没有哪一天比今天更像癔症。”

 



    “嗯?”

    “……你一会出神一会傻笑的表情实在是精彩极了,要拍一张给你看看吗?”

    “……”折原临也蹬了下地板,转椅晃晃悠悠的滑去窗边,嘴边的微笑就影影绰绰地投在落地玻璃上,手指拂过微小的,脏污的点,“哎呀……怎么敢劳驾你浪费手机内存呢?”

    “我不会委屈我的手机拍人渣的。”矢雾波江把资料一一归位,拿起被扔在沙发一角的,折原临也的手机,驾轻就熟地解锁,却发现手机界面竟停在折原临也万年不用的记事本上,再定睛一看,便忍不住瞠大双眼,弯腰笑了个痛快。

    直起身来正对上折原临也的视线,后者窝在离她四五米远的转椅里,猩红的眸子里满是难以压抑的不爽。

    




   “这是谁留给你的‘箴言’?”

   “他。”折原临也翘着二郎腿,摊开双手,“刚刚走的。”

   “……”矢雾波江又想笑了,“看来你癔症的治疗,任重道远?”

   “你应该相信你boss的实力才对。”他挑起眉毛,语调上扬起来又下沉,弯弯绕绕的。

   


    矢雾波江把手机递还给他,话语里全是刻意的意味深长:“按他给你的这两个词,你的可能性不大。‘boss’。”

    而折原临也的意味比她更长,他眯缝着一双狭长的眼,视线投在亮起的屏幕上,黑色五号字体推推挤挤,栉比鳞臻,“哦——那走着瞧?”

    


    车站,要被“走着瞧”的对象正两步跳上台阶,他回身望向远处嵌满玻璃的新宿情报屋,撇嘴打了个漏了半截气跑了整个调的口哨。


    五天前,赶巧不赶早的白色情人节,折原临也正坐在池袋一家西餐厅里,口袋里装着录音笔。隔壁桌的小情侣拉拉扯扯的吵闹声让他分外头疼,然而要等的交易对象却仍不见踪影,这不得不让人怀疑,他是否要头一次经历遭人水约的心情。

    他把视线投在远一点的地方,靠内屋的卡座里的那人似乎从一开始就一直在这里,侧影青嫩的少年双手交叠,随意地搭在桌面上,一双修长的腿并着,却并得不那么规矩,左脚背勾着右脚后跟微微跷起。他歪着头,茶色的发丝就柔顺的垂在脸侧。面前摆着一大把艳色的玫瑰,花瓣上抖抖颤颤的露水都因为过于妍丽的颜色而显得俗气。

    折原临也专注的打量他。


    少年的面色稀松平常,仿佛只是在等着上桌的菜肴,而他对面的位置却一直空着。

    


    隔壁情侣争吵的声音骤停,女方甩包起身离开餐厅,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响咄咄逼人,男方手足无措甚至忘了追出去,连伴奏的小提琴都木怔怔地停了下来。

    折原临也瞥眼匆忙结账,又匆忙离去的男子,回头却撞上饶有兴味的视线。

    他就看回去,不偏不倚。

    少年眨了眨一双琥珀色的眼,内里盛着餐厅里暖色的光。他仿佛在笑,有点好奇,像只伸出爪子试探地盘的猫。折原临也看着他,少年的脸颊清秀,耳侧打着银色的环,尚未等及他数清那扣环有多少个,他打量的对象便推开椅子,单手捧起玫瑰站直身体,朝他走来。

    越走越近,折原临也就只有仰头看他,猩色的眸子里全是虚假的软水温山,“你好?”

   “你看了那么久该不会看不出来,我现在不太好?”少年耸肩,将一捧玫瑰塞进他的怀里,“情人节当天被爽约,等同于被甩了不是吗?……我要走了,这个抱着不方便。同是天涯沦落人,算我送你的。”

    折原临也并没有向他解释自己等的,是工作对象而非情人,他仅仅只是接过那束花,把他的鼻子——嗯,它花粉过敏——挪远了些。

   “哦,我需要对这种奇遇表示一下感谢吗?”折原临也侧目,示意他看外面飘飘而下的细密雨水,“伞可以借给你哟。”

   “谢谢。”他毫不客气,握住黑色雨伞的伞柄,拔腿就准备走。

   “等等,”折原临也叫住他,看他无辜又疑惑地转过身来,语调轻快无比“你留一个电话给我吧?这把伞我可用了很久,不物归原主可不行的。”

   “…哈。”少年扯着嘴角笑,声音里带点冷气,寒冰渣子似的,面上却温暖如春,神色都真诚,他拿起点单的笔,牵过折原临也的手,刷刷地在他手心写下一排数字。


    笔尖扫过手心痒痒的,折原临也垂眸看了看,掌中的数字龙飞凤舞却轮廓分明,枝枝干干都直挺有力。他抬头看那个少年,后者也看他,眼角的笑有些这个年岁里应有的天真和狡黠。

   “谢谢了。”他又说一次,而后拿着伞冲进雨幕里。

    折原临也低下头,那束艳红的玫瑰落在他眼底。

    也许应该承认,这花也不那么俗气?


    ……事后折原临也掏出手机,照着手心的号码一字一顿的按下,拨打,收到无数次的“您拨打的电话号码是空号”的提醒后,内心的兴味盎然不由自主地再加深一层,这自然是另外一回事了。


    “然后呢?”矢雾波江甩手弄干水渍,冰凉的水滴溅到了折原临也的眼角,“……失礼。”

    “……”折原临也拭去水珠,回头盯着电脑屏幕,手指在键盘上敲敲打打,难得没有讽刺回答,而是选择沉默。嘴角的笑意刻薄又意图显明。


    茫茫人海,千万人生活的城市里找一个完全陌生——连名字都不知晓的人会有多难?就算对于折原临也——这个最出名的情报贩子而言,那也是要多难有多难的。

    更何况是这样一个除了“有点兴趣”以外,就对他“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折原临也把花插在办公桌边的花瓶里,瓶胆内灰尘肆虐,不到两天,深陷窘境的娇嫩鲜花就开始枯萎,缺水的花瓣焦黄地蜷缩起来,然后奄奄一息的落到地上。

    第五天折原临也蹦进椅子里,一抬头发现花瓶里有四根黑不黑黄不黄的杆,刺被拔得干净,它们就直愣愣光秃秃地戳在那儿,晃眼一看无辜得要死。

    他半眯着眼想了想,把它们抽出来,信手丢弃在了一边的垃圾桶里。


    那包垃圾跟着垃圾车辗转到不知道哪个鬼地方。

    折原临也不知道,就像他不知道竟然还能和那个少年撞个正着一样。

   




    今天天气真好。

    纪田正臣踩着鞋跟踢踢踏踏的从出租屋里挪出来,和楼下花店的年轻少女打了个长达八分钟的招呼,哄得两厢心悦才告别离去,他摘下脖子上明黄色的三角巾,随意的缠在了手腕上。

    他今天需要去谈一个合作,和一个陌生的男人。

    他手里紧攥写着字条的纸片,踏上前往新宿的地铁。




    今天天气真是好。

    折原临也坐在他最宝贝的转椅上摇摇晃晃,矢雾波江吊着白眼从他眼前挪过,语气不善的说他没人型。他仰头靠在椅背上毫不理睬,眯着一双狭长的眼,满脸是吃撑等挠下巴的餍足猫样。

    他今天的合作对象是个全然不认识的陌生人,此刻应该正在路上。

    折原临也为了又一笔的进账和新的“人物”能够进入故事情节而感到无比满意。


    听到门铃声,矢雾波江乜了一眼在转椅里软成一滩稀泥的折原临也,没钱认命,长吁口气,趿着拖鞋去开门。

    少年就站在门外,茶色的发丝柔柔顺顺的,发育期的身高致使他微仰头,眼神不掩天真张扬的笑意。

    “打扰了。”

    “……欢迎。”矢雾波江侧过身让出一条道,礼貌的笑,待他套好鞋套领着他往里去。

    少年乖乖巧巧地跟在她身后,绕过玄关来到折原临也的办公桌前。



   “欢迎欢……”折原临也从屏幕后面冒出个脑袋,诡异上扬的语调被中途截断,变成响亮的口哨,“啊呀,是你啊。”

   “……”少年表面八风不动,沉稳的朝着折原临也投去正直的视线,但却绷不住一瞬嘴角尴尬的抽动。“你好,折原先生。我是来找你……”

   “我知道我知道☆”折原临也打了个响指,示意矢雾波江把一旁的资料袋拿了过来,“我当然不会计较你给我一个打不通的空号的,所以你要是想要这些东西的话呢,最好拿你的名字和电话号码来换哦——”

    折原临也拖得软长的声音终于使少年的表情出现丝丝裂缝。矢雾波江的视线在两人间来回半晌,将资料夹扔炸药一般送上了桌,非常识相地离开现场。

   “纪田正臣,”少年启唇,绷紧的肩膀放松下来,因恶作剧成功的成就感而变得肆无忌惮地弯起了嘴角。绕过黑色的桌子,他俯下身,分撑在转椅的扶手上,躬身时脊背骨骼线条分明的顶出来,他凑在折原临也眼前,琥珀色的眸子明明暗暗,视线仿佛钉在折原临也脸上,梭巡过每一寸皮肤,最后顿在线条锐利的唇上。“只要这两样就可以了?”

    “当然——首客优惠。”折原临也把手里的资料袋举过头顶晃了晃,眼神含笑,他注视着少年的眉眼,神色里的暗示极其煽情,“伞也可以送给你哦。”



    “如果我拒绝呢?”

    “那就双倍收费好了——”



     纪田正臣笑起来,抬眸时方才所有微妙的暧昧都戛然而止,他站直了身子,抬手夺过资料袋扔在一边。

 


   “给我。”

    纪田正臣单手叉腰,另一只手伸到折原临也眼前摇晃,对着不解的人好声好气地重复了一遍:“手机给我。”

    折原临也起身,把手机递过去。他看着少年皱起眉头似乎在回忆,然后拇指飞舞在键盘上,留下字符和哒哒声响。他把打好字的手机放进折原临也的长裤口袋里,指背无意地摩挲过突起的胯骨。他靠得很近,身高差距让他低头就能蜷进男人的怀里。他翻过手腕,掌心隔着手机拍了拍折原临也的大腿,半仰着头低笑,诡计得逞般的,温热的呼吸全部洒在折原临也颈窝。

    折原临也挑眉,抬起的手还没能碰到他,纪田正臣闪身便溜出了他的制控范围。

    



    “有机会的话下次再给我打个折吧折原临也先生,再见了。”

    纪田正臣挥手挟走桌面上厚厚的资料夹,表情里是刻板故意到腻人的期待,他朝折原临也挥手,目光里有野猫捕食和划分地盘时的洋洋得意。

    他消失在情报屋的大门口。



    折原临也双手环在身前,侧倚在办公桌上。

    他看着大门出神,褪下微笑,面无表情。



    半晌他才如梦初醒,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仅这一眼,就让他不顾形象的大笑出声。

    远处的矢雾波江失手打碎了玻璃杯。

    亮起的手机屏,上面仅只有一句“Fuck you ”



    啊,令人心动。

    ❤


       


—END—





     假的。






   “就这样?”矢雾波江挑眉。

   “就这样。”折原临也跟着挑眉。

   “你连他手机号码都没有,还想有点后续发展?”矢雾波江觉得今天她已经累得丢不出白眼,“拜托,你该不会真的相信他还会来吧?”

   “噷……”折原临也把着“你不懂爱”的眼神乜回去,偏过脸给她一个下巴颏的尖削影子,他朝矢雾波江招手,又指了指电脑屏幕,起身端着杯子挪走补充水分。

    矢雾波江不明所以的踱步到电脑后,坐下去研究屏幕。

   “哈?!”

    她惊疑不定的转身去寻找折原临也的身影,满脸难以置信。


    屏幕上是一份档案,详细到身高体重都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

    而左上角的证件照里,五官清秀的少年仿佛从那一头看穿过来,眼神干净。茶色的头发柔柔顺顺的贴在耳侧。

    姓名栏上清楚的写着“纪田正臣”



————————



    世上六十亿人,说不定哪天就和你相遇,这样的阴差阳错会降临到自己身上,想想真是令人心跳不已。   



————————


END

这是真的




   最终临娘当然找到了将军。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什么


   终于日了篇爱玩如野猫的将军,激动得我简直随时要昏倒(电击艾恩挤。

   这个应该不是原著向了,脸被自己打得好疼?(捂脸忸怩

   反正就是又是情报贩子又是钙(?)的临也×有特殊需♂求的将军×没钱认命又想任性的波江姐姐(并没有最后那个

   最后那个二维码是YU总给的。你们扫扫有惊喜。(媚眼(麻溜滚

   #其实这篇应该叫《惹了搞情报工作的就别想走了》或者《情报贩子的爱玩小娇妻》(什????#


   曾经卡折纪,想起就伤心。(别唱

   猫去看美队2了。大家下辈子(???)再见。


评论 ( 32 )
热度 ( 202 )

© 槍槍無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