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槍無奏

一个在当地较为不知名的骚话博主


开放画图/转载等各种授权。
可以不用等我回复,自标出处,私信我链接,或者直接at我即可。
只会回复近期更新的留言。
珍惜写手,婉拒在乱七八糟的地方推文。
感谢厚爱。
我也永远喜欢你。











      * To the you that I don't want to lose
      * New Year!2014!贺文
      * 临正/折原临也×纪田正臣/折纪
      * OOC严重/OOC严重/OOC严重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不知道篇幅能有多长








    #0


    “The ice cold raindrops falling from the sky.”
    “They try to melt away all my broken scars.”
   


    “活在回忆里的,只有我一个人就够了。”





    茫茫人海之中,擦肩而过的每一个人都是不同的,幸福的脸。
    茶色头发的少年瑟缩着肩膀,冰冷的手轻轻的贴在咖啡厅的玻璃窗上,隔着一层透明的材质也能看到在冬季寒冷的空气下凝结成的细小雾气,服帖的覆盖,又被淅淅沥沥的雨水冲刷干净。
    少年阖上眼睛,整个世界因此消失,没有去在乎谁的时刻,谁也不会看向自己这个角落。进进出出的人们领取着门口处穿着厚缎裙子的服务生清脆悦耳的一声“欢迎光临”,然后在栗色头发黑色头发亦或者是其他颜色头发——这些工读高中女生——的引领下入座,送上一杯温开水。
    而这名身着单薄的少年面前,却什么都没有。


    少年对面的沙发发出轻微的响动,他抬起头来就看到对面的人,黑色的发丝很有质感,被雨水湿气浸染的零零碎碎的搭在额前的刘海意料之中的有些乱,却又意料之外的不让人感到邋遢。明显的视线直直射向少年,那双棕红色的,如猫眼石一样质地的眸子里仿佛浮动着无法言说的零散句子,与平时衣服吊儿郎当的样子截然不同,但也不知有何不同,或许亦没有什么不同。
    他把淋湿的伞放在桌面上,手上的戒指随着动作上下滑动了一下。
    “纪田正臣。”他开口,语气湿湿的,呼出的气息隔着一张桌子,却让少年感受到了一丝凉。“回家吧。”
    “……”少年沉默了一下,伸出的手越过木质的桌子,悬在空中,捻起男人额前润湿的头发搓了搓,然后撤回手:“阿。回去吧。”
    黑发青年又笑了起来,他看着纪田正臣站起身朝门外走去,白色的棉T在昏黄的灯光下有着不知名的舒适感觉,纪田正臣在门口站定,回头看着黑发青年,眉目间有些不耐,却又没有不满,“折原临也,你到底走不走?”
   “走呀~☆”被唤做折原临也的男人站了起来,握紧了手中的雨伞朝门口走去,还没到门口就接到服务生的一句问候说先生您慢走,折原临也回以一个有些说不清意味的微笑然后走向纪田正臣。后者把手揣在兜里等着他来推开那扇门。




    被推开的门碰到了风铃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纪田正臣闪身而出,望着外面雨水从湿淋淋的房檐滴下,折原临也紧随其后跨了出来撑开雨伞站了出去,他眯着眼睛笑,恶质的表情,他侧过脸朝着纪田正臣:“只有一把伞哦?”
    “那你淋着?”
    “欸~?”折原临也不痛不痒的回过头,把伞朝着左边挪了一下,“你看,这样就可以了☆”
    纪田正臣被噎了一下,伴随着雨淅淅沥沥的声响,他站到了折原临也身边,瞪了一眼笑的开心的男人,口气有些埋怨的凉意:“你到底走不走?”



     折原临也握着伞柄转了一圈,侧过头深深的看了一眼纪田正臣。
    “走呀☆~”
     他笑得眯起眼睛,红色的眸子下却流动着并非笑意的感情。
     或是谎言,或是恶意,也或许什么都不是。







   



    #1.



    纪田正臣突然有些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记忆就一直围绕着这个男人展开,开心的大笑或者难过的恸哭,不知天高地厚的大吵大嚷,转念一想,大概是十三四岁,国中生的自己,在那个不是埋头于学习就是游玩在大街小巷的年纪。直到鞋子踩进浅浅积水坑的声音打醒了他,拉回了他飞去天外的神智,他感觉到有混杂着雨水的风吹开了他额前茶色的发。
    日已落下的冬日,一旁的路灯缓缓亮起,混合着雨水雾气一起模糊了地上的影子,隔着不过几厘米的距离,他好像也看不太清折原临也的脸。路边高低参差的房屋托举着低低压下的黑夜的帷幕,折原临也走在靠里的位置,投在墙上的影子好似重合在一起一样,只剩下那个男人纤细的样子。




    折原临也伸出另一只一直揣在兜里的手,放在嘴边哈了口热气,冷风仿佛能打透他纤细的骨头一样,让他感觉到了一丝疼痛。他侧过脸看着面无表情只顾往前走的纪田正臣,笑着问,“小正臣,会冷吗?☆~”
    会冷吗。
    纪田正臣突然觉得这样的问话太熟悉,熟悉的他说不出任何话。
    像是绷断了哪一根神经,脑海中一闪而逝的念头,空气冰冷的灌进他张开的,却发不出声音的口中,还有瓮动的鼻腔,让他深深的呛了一口刺人的寒气。他摸了摸自己的领口,薄薄的一件套头T恤,他却如同麻木一般感受不到冷。
    于是他摇了摇头。



    “是吗。”折原临也自嘲的,也许是自嘲的,但是纪田正臣说不清他为什么自嘲,本能的告诉自己知道,却又不能知道。只是看着他这么笑了,然后抬起头朝着伞面看了眼,自言自语的感叹。
    “啊,说的也是啊……”
    声音太过细微,后面的内容纪田正臣一个字都没有听清,耳边萦绕的是,雨水击打在伞面上发出清脆的碰碰声响和寂静之中自己放大的呼吸声。
    他好像想起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想起。
    他们正沿着一条人行道缓缓地走着,一直走一直走。仿佛就快变成一条又长又没有尽头的路。




    回到折原临也工作室的时候,纪田正臣脱下鞋子,卷起被雨水溅得湿哒哒的裤腿,打着光脚就踩上了地毯,然后蹬蹬蹬的跑到厨房,打开水龙头用热水对着手冲了又冲,也许是因为冻僵了,太热的水也感受不出什么温度。于是他关了水,客厅里传来折原临也打开电视时,拖鞋啪嗒啪嗒的声响,和电视机里八点档女二撕心裂肺的呼喊着你为什么不爱我的声音。纪田正臣打着赤脚踩着地砖又走回客厅,甩了甩沾着水珠的手,然后一屁股坐进沙发里看着调换节目的折原临也。
    后者撇着嘴角表情似笑非笑,眼神错过纪田正臣走到衣架上扒拉下一件风衣外套,回过头刷拉一下扔到了纪田正臣的身上,而后自顾自的走到厨房里去接了一杯温水,玻璃杯轻轻地落在茶几上。
    纪田正臣磨蹭了半天才把自己套进这件不知道是谁的风衣外套里,军绿色的布料,帽子领口也是一圈绒绒的毛。他朝着立起的领口闻了闻,除了肥皂的味道之外再无其他。
    折原临也坐在他右边,中间隔着一个人的位置。
    他一直看着电视,那里栗色头发的女主播画着口红眼线字正腔圆的播报天气雨转晴。
    纪田正臣用视线棱了他一下,抓起茶几上的玻璃杯一口喝的干干净净,却再无那种充斥口腔的温暖感觉,一切都像是火烧一样,从头到尾不留灰烬的。





    他咂了咂嘴,猛的站起身,朝着二楼楼梯走去。
   “要去哪儿?”折原临也也站起身,不过没有朝向他,而是走向一旁存放资料的柜子走去,好似不经意的询问一般,他上上下下的拎出很多资料夹,开始自顾自的看了起来。
   “……”纪田正臣站在楼梯上往下望,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折原临也的侧影,明亮的白炽灯下却显得有些病态的昏黄。“去睡觉。”
    折原临也抬头看了他一眼,猩红色的眸子里是说不清的感情,浓厚的,密集的,沉淀在一起。只有一眼,他又低下头。
   “那么,晚安☆~”




   “啊。”
    纪田正臣推开卧室的门,一声回应被狠狠的压低,好像不是在回答他。







    折原临也笑了笑,继续翻着手中的资料,恍惚的字里行间他似乎想起了很多事,从他接近这名少年,到自以为彻底的摧毁他,再到他带着自己的信徒逃离,再到他回来语气比之前更为成熟的要求与自己做一笔交易……折原临也想起他在这里打工的第一年,所有的交流都充斥着恶意。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年第三年……
    戴着戒指的手顿了顿,他低下头,额前碎发的影子遮盖了他的表情,原本因为意义不明的微笑而上扬的嘴角往下压了一大截,牵扯着苍白的皮肤变成一条刀刻一样死板的平行线。
    苍白的手指捏紧了那张资料的一角,泛出一丝丝殷红的色彩。



    有水滴“吧嗒”一声砸在平整的纸面上,而后缓慢的,缓慢的晕开了一块不规整的圆形,紧接着又是两声,清脆的沉闷的声响。水渍晕开一片,显得有些脏污。
    折原临也仍旧低着头,伸手拂去了纸面上凝聚在一起的水滴,在纸张上流动过的痕迹如同从圆形水渍中蔓延出的藤蔓一般凌乱。
    寂静里是折原临也放下纸张摇摇晃晃,最后却单手撑在柜子上以求平衡的身影。


    



    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空出的手扶着额头揉了揉,又往下来到鼻梁的睛明穴,却触碰到一片潮湿。他意味不明的放下手摊在面前,声音颤抖。
    “…………啊 咧?……”
   


    被冷落在桌面上的纸张,贴着一名茶发少年的照片,一旁的名字栏,虽被水渍侵染成较深的颜色,而显得有些花,劣质的针墨往旁边晕开一些,却仍能看得一清二楚。
    纪田正臣。




    “The shining after glow gently caught my eyes,”
    “with someone's smiling face hidden deep inside.”
 

 


 


 


 


 


 


 


 


 


 


 


 

-******-

 

三个脑洞词



①再见吧再见了爱
②时光不停
③Do you believe the world of happy endings?

 


 


 

于是我安心的打日常去了

 


评论 ( 4 )
热度 ( 25 )

© 槍槍無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