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槍無奏

一个在当地较为不知名的骚话博主


开放画图/转载等各种授权。
可以不用等我回复,自标出处,私信我链接,或者直接at我即可。
只会回复近期更新的留言。
珍惜写手,婉拒在乱七八糟的地方推文。
感谢厚爱。
我也永远喜欢你。





  #6



“You're falling away.”
“alone I face the night.”



    折原临也第一次醒来发现记得自己梦见了什么。来良学园的天台上风硬是把人的脸都刮得生疼,靠着边缘那一边有两个人静立着,茶色头发的男孩儿扬在空中画出好看的弧度,他仰起头往后靠,琥珀色的眸子里是另一人的影子。
    他醒来的时候面对着墙,墙角有些许剥落的墙皮,掉在衣柜顶上成了一片薄灰,他身边是冷的,他听见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他翻了个身想看窗外,却看见纪田正臣只穿了件衬衫,盘着腿坐在靠窗的那面墙下,旁边摆着一个玻璃杯,里面只有半杯水,雾气还在腾腾的上升。这样的侧影与过去的时候截然不同,,到底是什么增长了,可能连本人也说不清。经验?阅历?或是其他?但唯一确定的是值得让折原临也再一次去审视这样同一个灵魂的里外。


    “你醒了。”纪田正臣歪过头看他。明亮的眸子里有些许不易觉察的倦意。“下雨了。”
    折原临也嗯了一声翻身坐起来,套上衣服后走到纪田正臣旁边,睁着惺忪的睡眼往外看。“是啊,下雨了呢。”
    这片趟过泥泞的土地,终于在雨水的冲洗下消失湮灭了那些腥气。
    和那天一样。雨水冲刷之后,什么都没有留下。
    折原临也下意识的蹲下身,伸手撩开面前人颈后的头发,冰凉的指尖就贴了上去。他想这一块凹凸不平的皮肤大概依旧铭记着那个时候的疼痛,所以纪田正臣全身一颤,最后才握住他的手。细微的动作表明了他仍旧不愿意面对那个伤痕,折原临也这次忘记了嘲笑他的愚蠢。
    “小正臣。”他喃喃道,语调平缓,“后悔了吗,这次。”
    “……”纪田正臣没有说话,他抬起头来看他,“你在说什么,临也先生。”


    他想起折原临也总是停在来良学园的入口边看着,看着过去那个有着同样记忆的少年的身高在多少年之内猛然拔高,在青春的隆重洗礼里蜕变成一个男人。他低着头一直数,从大门的门槛一直到台阶上一共二十二步,折原临也就看着他走了二十二步,然后纪田正臣会侧过身回头望,折原临也那双猩红色的眸子隔得很远又很近。


    “喏。”折原临也站起身,刷拉的一下推开了窗户,指了指纪田正臣的双腿。从圆润的脚趾甲开始,逐渐变得透明起来。窗外的雨点稀稀落落的飞了进来,打湿了折原临也的额发。“这次,和那一次,后悔吗。”
    纪田正臣愣了一下,然后仰着头往窗外看,他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折原临也,你该往前走。”他的声音在清亮中显得有些沉重,好像是哽咽又好像不是。“我从没后悔过。……好了临也先生。”他伸手推了推面前的杯子,玻璃杯中一半的水便摇摇晃晃的洒出些许,抵着杯沿的手也微微透明,“冷了,帮我换杯热的吧。”


    折原临也沉默了,然后弯下腰拾起杯子,杯子里的水就像面前的少年,温泉一样暖的热度,柔和清爽。他平静如初,伸手揉了揉纪田正臣有些乱的头发。
    “啊啊,我知道了☆”
    他说。
    没有怅然若失的情感,因为最后的他和他终将远去。



    折原临也离开后纪田正臣偏过头去看窗外的雨,他想似乎也是这条路的路口,折原临也抻着绵长的细雨站在他面前,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短暂的交谈后脱下外套罩在纪田正臣头上,又把伞塞给他,而后冲进风雨里离开。那一瞬折原临也的眼睛被雨水和时光拉得很远很远,纪田正臣似乎的都快看不清中间间隔多少距离,风越来愈大,吹开他的额发,和头顶外套的绒毛。



    而现在如那时一样下着雨。绵长又绵长。他想冬天是时候要过去了。
    “真漂亮。”他看着路旁的树,雨水打在还没有抽出新叶的棕褐色枝条上。
    “不能停在原地啊,临也先生。”纪田正臣抓起一旁折原临也的外套盖在身上,呼吸间都是折原临也的味道,“你该走了。”

    

    我也是。



 "please disappear, don't want you here"
“I look at you and pray like this”




    折原临也端着热水回到房间里的时候,除了不时溅进来的雨点之外再无其他。房间里干干净净的,没有留下任何一点关于那个少年的东西。他走到窗边,把玻璃杯放回地上,然后拎起地上的外套关上了窗。
    



“But tell me why I can't go on.”
“I'm holding on to you so deep inside”

 


 


 


 


 


 


 

—TBC—

 


评论
热度 ( 14 )

© 槍槍無奏 | Powered by LOFTER